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黄金峡懒人床

儿时,经常听父母亲提到一个特殊的地名——懒人床。懒人床在哪里?它是个什么地方?不得而知。只是随着年岁的增长,个头的增高才渐渐地认识了它的全貌,乃至终生留下深刻的记忆。
原来,懒人床位于黄金峡江段下游的代阳滩和荞麦滩之间的汉江河岸,也就是高家河坝和高白沙两地之间。这里,群山夹岸耸立,乱石嶙峋,树木葱茏,众鸟啁啾。江水从上游的锅滩处踅个弯倾泻而出,宛如一条愤怒的蛟龙,咆哮奔涌,张牙舞爪,狰狞可怖。行进中,它抖身摆尾,在高家河坝处掰开紧紧拥抱在一起的两座山峰,冲刷出一处开阔地,将河床一分为二,划做两半,然后一路向南,毫不留情地肆虐而去,身后便永久性地留下了两块亘古不移的风水宝地:河床西边为石洞坝,河床东边则是懒人床。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石洞坝是一块宽阔的滩涂地,上面砂石混杂一起,编织出一块巨型地毯。突出地面的大大小小的卵石,星罗棋布,密密匝匝,如同白布上洒满了蚕卵,遍布河岸。滩涂中间很少有生物,只是偶尔间长出几块零零星星的菅草丛,多多少少给这里带来些许生机,让人不觉得那是块不毛之地。
河床东边,则是江水穿越的河道。河道中间有块暗藏的礁石,唤做“门槛石”。河水跨过门槛石,性情比起以前明显温柔了许多,流速大大减缓,清清泠泠,滔滔不绝,浪花翻滚,不时卷起一堆堆白雪。岸边是笔陡光滑的石壁,石壁上岩石错落,龇牙咧嘴,不免令人心生寒意,望而却步。石壁上有一条沿江而下的羊肠小路,就在一个转拐处,有一块巨石,挡住了去路。这块巨石从石壁中突兀而出,半截伸向河面遮盖住了河水,远看活像如来佛的巨臂,一挥间要喝阻江水停止继续流动。巨石上面则是长约5米,宽不足1米的仰面向上的瓦片状石槽,石槽上面又是伸出的一块盖状石板,样子像蚊帐一样,真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张石床。
这里过去是渭门与金水之间联通的必由之路。人们沿江而上或顺流而下三五成群出外办事,早出晚归,肩扛背挑,手提怀抱,长途跋涉,步履维艰,体力消耗颇大,极其容易困顿疲劳,每每经过这里,都会身不由己地停下来歇歇脚,抽袋烟,缓缓力气,更带劲的是平躺在石床上浑身舒展清凉,还能倾听江水的涛涛声响和小鸟清脆亮丽的叫声,尽情享受大自然带来的幸福。人们见此情景,常常以为躺在石床上的人要么是懒汉要么是懦夫,或者是四海为家,天作帐篷地做床的叫花子,故而称此石床为“懒人床”。我们小时候来这里游玩,也会乘兴躺上去,体验懒人床的感觉。懒人床依山傍水,因势而居,背后是巍峨高峻的大山,植被繁茂,树木遮天蔽日;下游不远处有一条沟,相距不过50米,既深又长,野蒿丛生,荆棘密布,便是石洞沟。
“懒人床”初听起来,名字十分不雅,可是久而久之名声远播,十里八乡家喻户晓。
这里景色优美,自然资源丰富,是个令人向往的地方。
春天,大地复苏,万物呈现出勃勃生机:小草在春风的吹拂下,悄悄钻出地面,染绿大地,给大自然穿上新装;山坡上迎春花、山桃花、野菊花、牛网刺花、葛根花、桐子花等竞相开放,争奇斗艳,把漫山遍野装点得分外妖娆,让人陶醉;空中弥漫着醉人的香气,引来各色蝴蝶和蜜蜂,翩翩起舞,袅袅婷婷,令人艳羡不已;河边的柳树借着明媚春光,抽出一绺一绺的纤细柳枝,在微风中摇摇曳曳,姿态妩媚,醉煞行人;河水清澈见底,赶走冬日的寒冷开始转暖,招徕无数鱼鳖虾蟹,在水中悠闲地游来游去,偶尔冒几个泡,或者弹起水面激起几朵浪花,给平静的河面增添无限生机……这一切构成了一幅繁花似锦、生机勃勃的景象!
夏天,艳阳高照,烈日暴晒,两岸青山褪去了春日的繁华,不再多姿多彩,花花绿绿。山坡上树木舒叶展臂,仰首挺胸,显得更稳重更成熟,树叶颜色由浅变深逐渐浓郁起来,苫蔽了所有裸露的地块。不知名的各类鸟儿躲在树叶下面,亮起嗓子一呼一应地唱响了优美动听的抒情歌曲,声音悠扬和谐,回荡在山谷间,河道里,甚至更远的地方。知了似乎不知疲倦,扯起大嗓门不停地叫喊,奏响了大自然独特的交响乐。水中游鱼更是肆无忌惮地使出各种表演绝招,玩起了水中杂技,时而在水中群鱼竟先,划起一道道水痕,时而露出圆圆的嘴唇吐出一串串水泡,时而跃出水面,翻几个跟头又扎进水里,激起一团团浪花。好一派热闹的景象!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秋天的懒人床,秋高气爽,天高云淡,别具一番特色。一江两岸的黄栌树叶子红了,从山麓一直红到山顶,染红了山山岭岭,宛若仙女从天宫里扔下一块巨大的红绸,将所有的山岭都包裹了起来,又像燃起了熊熊烈火,烧遍座座高山,把整个天空都映红了。蓝天上,一排排大雁列队翱翔,不时变幻化出各种队形来,一会儿变成个“一”字,一会儿变成个“人”字,一会儿又变成个“W”字,似乎在进行空中阅兵,尽情展现飞翔的姿态。大雁边飞边叫,声音清脆响亮,传出几里地远,在山间、河道不停地回荡,常常逗得行人驻足观望,一睹大雁芳容。江面上,出现了许许多多打鱼的小舢船,有的撒网,有的放鸬鹚,有的把船固定在河中央,静静地等待时机,准备炸鱼……忙得不亦乐乎,期盼能够收获更多的希望。
冬天到了,懒人床的雪景更是令人美不胜收。“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鹅毛般的大雪掩盖了茫茫田野。群山,河道边,山坡上,沟渠里披上皑皑白雪,如同盖上了厚实的棉被。站在高处眺望,眼前如诗如画的壮阔景象,会让人情不自禁地高声吟诵毛主席的千古不朽诗篇“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同时,更想放声歌唱“我爱你,塞北的雪,飘飘洒洒漫山遍野……”借此来抒发心中对雪景的万般感慨和千种赞美。
懒人床虽然一年四季都有美景相伴,但对农村人来说美景是不能当饭吃的。这里植被茂盛,野生资源繁阜。人们更看重的是它怀抱中蕴含的这些自然资源,因为它无私地给当地百姓提供了生存的条件。这里天然林木之多,有青杠树,桦槳树,光光树,辣槳树,怀香树,野椃树,黄栌树,狼牙刺等等,这些树木混杂一起把整个山坡包裹得严严实实,几乎密不透风。青杠树上会结出青涩的果实,这些果实人类不能吃,但它是松鼠的美食。包裹果实的外壳叫橡壳,又叫橡碗。到了秋天果实成熟了就和橡壳一起掉落下来,蹦蹦跳跳的滚落满地,人们可以捡拾回去卖掉换钱。
山林中有一些屡见不鲜的动物出没,野猪啦,狗獾啦,麂子啦,野兔啦,应有尽有。它们的行迹经常会引起猎人们的注意。农闲时节,当地爱好打猎的人们或三五成群,或独自行动,带上猎狗抗上猎枪来到这里寻踪觅迹,捕杀野物,借此改善全家人的生活。
树荫下,到处生长着索草,因它的外形与龙须神似,所以书本上把索草叫做龙须草。索草顺着山坡一溜儿朝下,像绿色的地毯罩住了地面,也给山林做出了衬托。它有着极强的生命力,就像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一茬,生生不息。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别看这些不起眼的橡壳和索草,那可我们上学时期的救命稻草。
懒人床既给我们提供过方便,也曾给我留下过一段痛苦的记忆。现在,每到这里,心情难免会像打翻了五味瓶,五味杂陈,极其复杂,难以言表。

 

我们是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那时,家家户户日子过得皱皱巴巴,十分酸溜。缺吃少穿,是每个家庭的共性。一件衣服,往往老大穿过老二穿,补一补后老三老四接着穿,直到实在没办法再补了还要裁成布条做鞋用,更别说上学指望大人给现成的学费了。在我的记忆中,就没有出现过大人给学费的历史,全是靠自己挣;如果有,那简直就是奇迹。暑假割索草,寒假捡橡壳是我们挣学费的主要渠道。记得,我刚上初中那会儿,大约十二、三岁,学校放了暑假,我们要一如既往地及早动手准备下学期的学费(当时橡壳一斤单价1角,索草一斤单价5分)。一天,我和二哥、二姐还有几位年龄相仿的本家叔叔约好,打算第二天去懒人床割索草。翌晨,当人们还沉浸在香甜的酣睡中,我们却被大人叫醒了,只好揉揉惺忪的睡眼,咬咬牙关一头就从床上爬起来收拾爬坡的行头,一会儿磨镰刀,一会儿找酒瓶装水,忙得不亦乐乎。母亲给我们做好了早饭,还为每个人准备了一个火烧馍。我们几个草草吃完饭,就急匆匆背起行囊和叔叔们一起摸着夜路出发了。黎明前的夜晚,万籁俱寂,显得格外黢黑,整个夜空如同墨水泼洒过似的,伸手不见五指。我们手拉手凭着直觉,摸索着前进,好不容易才来到河边找到了小船。待我们几个坐稳后,二哥操起船桨,借着水波上下翻动的亮光朝着目的地进发。二哥是个划船高手,操桨平稳,用力均衡,且行进迅速。我们坐在船上不会担心把我们丢进河里。船桨轻轻地击打着水面,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打破了夜的寂静,偶尔有几只水鸟被惊吓,便扇动翅膀噼噼啪啪逃走了,身后留下了一圈圈粼粼跳跃的水波。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有人尖叫起来:“到了,懒人床到了!”原来是二姐。
“小心点,先把船拴好,再下去!”二哥吩咐道,生怕我们出点岔子。
大家听从二哥的指挥,七手八脚地行动起来,拴的拴船,拿的拿行李,一起跳下了船,然后勒勒裤腰带做好登上山坡的准备。幸好,这时东方开始泛起鱼肚白,基本上能看清周围的一切。
眼前是一条崎岖而又险巇的弯弯小路,要爬上去实属不易。二哥人大,由他带头拽着,我们几个小的手拉手结成手臂链条,踩着他的脚窝向上攀爬。每爬出一步,都十分艰难,宛如红军翻越雪山,步步惊心,让人心脏剧烈跳动不止。
来到半山腰,见到了索草,大家就放下手中的行李,从腰间摸出镰刀,然后“一”字排开,便热火朝天地大干起来。  
其实,割索草是件极其劳累又十分危险的活路,动手割草的时候得先顺着草的长势向下捋一捋,捋顺后用左手攥住索草的根部,右手用镰刀使劲拉动才能割下,常常干上一整天会把人累个半死。索草叶片又细又长,边沿上长满了细小的锯齿,割草的时候稍不留神这些锯齿就会把手指划出老长的口子,鲜血汩汩外流,痛苦不堪。想必,当年木匠祖师鲁班发明锯的时候,就是受到索草的启发,才完成了这一造福万代的创举。不过索草根部的白色粘膜那可是止血的良药,随手掰下一片摁在受伤的部位,马上就会停止流血,也会止痛。有时候,镰刀也会把手指割得鲜血直流,甚至留下终身残疾。至今,我手上就有这样一块疤痕,那可是最好的见证。每割一把,就捡个略微舒缓的地方把草平放地上,待割上四、五把后,抽出一撮较长的索草把根部牢牢捆扎起来,然后两腿一叉夹在裆部,再把尾部分成三绺,编成小姑娘的辫子就算完事。每完成这样的两捆,把草尖拴在一起就是一联。这样,连续割上四、五联会把人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我们从早一直干到中午,再干到太阳偏西,已是精疲力尽浑身乏困。不过,看到自己的收获心里还是暖洋洋的。心想,这些索草晒干后准能卖上几块钱,下学期的学费可就有指望了。我们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这些索草上。于是,大家强忍着饥渴,互相吆喝着,收拾东西打算启程回家。我们把所有的草辫拢在一起,从山顶一直拖拽到懒人床河边附近准备装船。

 

就在这当口,一件令人终生难忘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上游的高家河坝处顺水飘下一只半大小船,那船随着荡漾的波浪一起一伏,由远而近,由远而近。船上站立着一位三十四、五的中年汉子,两手紧握着一根丈八长的竹篙,一左一右的划动着小船,朝着我们奔袭而来。此人留着猪鬃般的半长头发,清癯黝黑的瘦脸,窅陷的双眼,嘴里叼着旱烟袋,看上去一副凶神恶煞的架势。“是谁叫你们来我们这儿割草的?”他大声呵斥着。我们见势头不妙,都不敢吱声。
“我们自己来的,割草挣学费。”二哥开口回答道。
“不行,都给我装船上!”那人蛮横地吼道。
说着,便动手把我们所有的草辫统统没收,装上船逆流而去。我们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干着急没办法。
我看着被洗劫一空的草辫,辛苦一天的劳动成果霎时间被打了水漂,再望着滔滔流淌的江水,内心好像有千万根钢针在猛扎,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哗啦哗啦流了下来,难受极了。
那时那刻,我内心陡然升腾起一股愤怒的火焰,真想用手中的镰刀杀了他。可是,想到自己人小,力不从心,只好隐忍作罢。从此,这个人就成了我终生最痛恨的人。
后来,才了解到,此人名叫申某某,是高家河坝的生产小队长。他仗着身强力壮的优势,欺负了我们一回,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长久的难以磨灭的伤痕。

 

不过也罢。光阴荏苒,岁月流逝,转眼已过去几十年,而今我也有幸成为一名人民教师,而他呢早已作古人世。对此,我心中早已不再有什么怨恨和解不开的结。假如我会遇见他,一定会当面向他说声“谢谢!”,因为那一次的经历,是他让我变得更坚强更成熟。懒人床在我心中也就成了永远抹不掉的记忆。
星转斗移,时过境迁。迄今,懒人床已不再是人们记忆中的懒人床。它摇身一变,脱胎换骨,变成了另外一种模样——黄金峡水利枢纽工程所在地。当地人亲切地称为“懒人床”水电站。这是陕西省重点水利建设,引汉济渭工程的发祥地。一座威武雄壮的跨江大桥横亘在汉江河上,桥东头正好占用了懒人床的位置,懒人床为此付出了代价,也永远隐去了自己的身影。一条宽阔混凝土大路从石床上面经过,车辆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大桥上游便是规模宏大的拦水工程,建设者们如蚁蜂筑巢忙忙碌碌,各种机械如雷鸣般轰响,清澈的江水被一点点阻断……目前虽然这项工程还没有竣工,但它的建设一定会和懒人床一样功在千秋,利在万代,泽被后世。
如今,想要寻觅懒人床的踪迹,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前几年我陪伴同事乘船游赏时,无意间用手机拍下了一张懒人床的原始照片,可以自豪地说这张照片成了人间绝版,闲暇时翻出来欣赏欣赏,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啊!更值得一提的是,前些日子我和同伴去高白沙开展教育扶贫工作,经过黄金峡大桥时触景生情,心生感慨,拍摄下了几张懒人床水电站的建设盛况照片,回校后发到微信朋友圈里,并附上拙诗一首:  
凭栏展目
滔滔汉江河,巍巍拦河坝。
昨日滩涂地,今朝神变化。
得到了多位网友的点赞,我心中感到无比自豪和兴奋,同时还有一些小小的成就感。
我相信,懒人床的前身已不复存在,但它的后世必然辉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4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