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青荷传

青荷出生在乱世,1947年6月8日,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时候。而棕墙黛瓦却将她牢牢拴住,看不到是否有蜻蜓立上小荷的尖角儿上。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低屋、老树、竹林、菜地、打倒地主乡绅的乡村。青荷从小住在这里。她从不压抑自己的聪明勇敢,也不像女孩子那样害羞腼腆。上树掏鸟,下河洗澡对于童年的她更是家常便饭。

“女孩子不要跟过来!”

“咦,青荷怎么跟来了?”

男孩子嘴上嫌弃却开心的跟着青荷上树。

“青荷,你爬慢点!”

青荷远远地甩下男孩们窜上了树梢,洒下一片银铃般的笑声。

到了读书的年龄了,家里没钱,青荷只能到学堂外旁听。“青荷,下课去掏鸟蛋!”几个学堂内的男孩子朝她低声说,青荷则听先生讲课一脸认真,毫不理会。先生在黑板上写下算术和生字,学堂内鸦雀无声,青荷很快说出了正确答案。先生看着女孩灵动的双眼,决定与她的父母谈谈。终于,门外的女孩坐到了门内。青荷很开心。十岁的她开始了正常的学生生涯。

很快,青荷便以自己的聪慧连跳二级,直接升到了五年级。她不光是孩子们的学习榜样,更是老师的得力助手。抄题、擦黑板、发作业、大扫除、照顾小同学处处都是她的身影。她俨然成了学校里的小公众人物。

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无忧无虑的童年戛然而止。一切来得是那样的匆忙。

“嗯,就这样定了吧。”双方大人都点头后,青荷的终身大事定了。

她笑容不在,只因为她的“未婚夫”—-一个老实巴交的青年农民去学堂找过她。“原来青荷都要结婚了呀,怎么还好意思来上学呢?嘻嘻……”女孩受了两天的嘲笑后被迫辍学。

十六岁的青荷出嫁了。带着一丝怅惘,一丝无奈,但更多的是对新生活的向往。

婚后的青荷,衣着朴素,日子清苦,可是她的面庞依然红润,身形依然矫健,生活的艰辛遮掩不住她的清秀和锋芒。

成为妇女队长后,算账、开会、谈话等等,村里的一切公务活动使得她抛头露面的机会多了。她又一次成为村里的公众人物。

“一个妇女家成天出去开会记账,和男人们打交道,成何体统!从今天起,立即辞去公务,回家安心种地,要不然就打断你的腿!”公公的话如雷贯耳,一顿棒喝。青荷呆住了,半晌回不过神来。委屈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不服。第二天,她依旧去村里开会记账,夜深了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归来。

“咦,门怎么推不开?……爹,开门呀,是我”

“你还知道回来?死外面算了!”……

接下来的几天,青荷失去了自由——她被爹关在了家里。

青荷怀孕了,生活的重担使她妥协了。接连四个孩子的出生,家里三个老人的过世,青荷彻底成为了家庭妇女。她容颜早衰,背已微驼,可是她的声音依旧洪亮,做事依然风风火火。家里家外她都是一把好手。

随着农村包产到户制度的落实,种菜收粮,她比谁家都收的多。她家第一个买了脚踏三轮车,第一个买了彩色电视机……….很快,她家成为了村里的“富裕户”。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青荷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孩子们的身上。别的孩子放牛割猪草时,她的孩子早早进了学校朗朗读书。他们很少下地干活、洗衣做饭,唯有读圣贤书。孩子们也不负众望,一个个都考上了中专、大学。青荷欣慰地笑了。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如今的青荷已是古稀之年了。

“轩儿,钊儿,你哥俩在外可要照顾好自己,上那么好的大学可不能辜负国家的期望啊”

“昱儿,涵儿,你兄妹俩要向哥哥们学习,将来也考个好大学啊”……

“外婆,知道啦……祝您老人家生日快乐,永远健康长寿!”

青荷布满皱纹的脸早已笑成了一朵夏天里盛开的月季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4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