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安徒生笔下的中国和日本

1805年(中国嘉庆十年,日本文化二年),就在地理学家伊能忠敬(1745—1818)制成日本全国地图的前两年,世界文豪安徒生在北欧小国丹麦出生了。那个年代,西方人对东方充满了想象。孟德斯鸠(1689—1755)那样的大知识分子似乎有条件去图书馆查资料,一般老百姓就没时间去、更没必要。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安徒生有自己的朋友圈子,诗人、作家见过一大堆,欧洲的文化中心也都留下了足印。他是鞋匠的儿子,但不是一般的鞋匠的儿子。他的作品《夜莺》是这样开头的:

你大概知道,在中国,皇帝是一个中国人,他周围的人也是中国人。这故事是许多年以前发生的。这位皇帝的宫殿是世界上最华丽的,完全用细致的瓷器砌成,价值非常高,不过非常脆薄,如果你想摸摸它,你必须万分当心。

关键词“瓷器”,无需解说,那个时代的欧洲上流社会喜欢中国瓷器。开头第一句对我们中国读者来说似乎是有趣的废话。可欧洲国家的皇帝、国王,不见得是本国人,至于外国顾问更是司空见惯。比如,俄国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1729—1796)就是奥地利来的。

接下来,安徒生就不厌其烦地描写中国的御花园面积如何大、花如何美,连园丁都不知道御花园的尽头在哪里。于是,欧洲文学中常见的一只鸟夜莺又出现了。英国著名诗人济慈(1795—1821)的《夜莺》是西方诗歌史上的名作。中国人笔下,在晚上鸣叫不止的鸟也就是杜鹃了,别名子规,那个日本俳句作家不就叫正冈子规(1867—1902)吗?

安徒生又写道:

世界各国的旅行家都到这位皇帝的首都来,欣赏这座皇城、宫殿和花园。

于是许多学者写了大量关于皇城、宫殿和花园的书籍,那些会写诗的人还写了许多最美丽的诗篇,歌颂了这只住在树林里的夜莺。

这些书流行到全世界,有几本居然流行到皇帝手里。

安徒生为我们画出了一幅“东西方文化交流图”。不过,这幅图画得有点太理想了。至于这篇童话里的“夜莺诗”,不一定是指济慈的作品。

既然写到了东方,就难免扯上日本。在安徒生笔下,中国的皇帝是好学的,这位好学的君主要读读西方人描写自己国家的书籍。

中国皇帝找到的写夜莺的书是“日本国的那位威武的皇帝送来的”。日本早已成为东西方文化交流的重要一环,那时候,大家相互了解主要是靠知识载体——书籍。安徒生当然不知道日本幕府的将军与天皇的关系,不但他不知道,后来迫使日本对外开放的那位美国总统米勒德·菲尔莫尔(Millard Fillmore1850年3月4日—1853年3月4日在任)也不知道,佩里1853年来航,带给日本的国书敬称就是“日本国皇帝”。

日本国皇帝是“威武”的,中国皇帝是好学的。

日本真的威武吗?武家政权的领导人多数不舞文弄墨。但中国皇帝自康熙以后却不好学。

感谢安徒生,让我们了解了那个时代东西方相互的映像;感谢安徒生,他笔下篇篇都是杰作。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41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