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门“选择性必修课”的展望

教育改革越来越深入,我有点理解什么叫“选择性必修课”了。

学日语用的方法几乎都失效。俄语发音难,语法难,更没有汉字的提示,不过,现在的网络比过去发达太多——不愁听说类学习资源。

我想写些单词小条,俄语的“门”就粘在门上,俄语的“研究生室”就贴在小教室门口,但一直没有动笔,静不下心来。今年正式开始学俄语,希望三年成功,根据形势变化,看看能否去俄语圈的国家再走一走。那时候,我会更底气十足地发表自己的学说。

目光如果总是局限在本省本村和亚洲,就容易陷入僵化。年轻一代,要多学外语,我算不上榜样,我只是在尝试和努力。梁启超(1873-1929)流亡日本多年,日语自然是能说能读,他也提倡中国人学俄语——在《新中国未来记》中借小说人物之口。

最近背了俄语的十二月、数词、季节等等。看了《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俄语版(中文字幕)——很好的电影,人物关系微妙有趣,32岁的瓦斯柯夫准尉早已离婚,照顾他饮食的女房东看见上级派了那么多女兵来,说话没好气儿,动作也粗鲁了不少。让人浮想联翩。两个防空班的女兵充满了活力,还流露出为异性争风吃醋的迹象,但这不比东亚某些国家军队里曾经发生的性侵犯或淫乱要好得太多吗?丽塔,出身于苏维埃政权的“阶级敌人”家庭,她从军的过程充满坎坷。改建宿舍的时候,男长官的几句问候,美丽的脸庞就多了会心的笑容。其余几个女兵也个性鲜明,战斗、生活,一切都是有喜有悲。

到底是战斗民族,这些女防空兵打起仗来一点儿不含糊。那速度、那配合、那勇敢,并非替父从军,但每一位欧洲版的花木兰都是一首诗。

日本学,日语、韩语,赋予我们的是东方区域格局,但是,国际视野必须兼顾东亚与欧洲,所以,学习英语以外的欧洲语言是不是“选择性必修课”呢?背单词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只有二十六岁。

什么时候可以看俄语版的《战争与和平》?三年后,儿子就上大学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397.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