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翟村东有片白杨林

南翟村东有片白杨林,这片白杨林还是大集体时候一个叫老薛的驻队干部,从外地弄回白杨枝,发动群众剪短扦插栽植而成。树林本是村的老坟园,翟家村的先人安息之地。但在过去,农村没有活动场所,于是这里就成为村里小伙伴们玩耍的乐园。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夏天,白杨树林高歌蝉鸣高歌,树根上爬着许多蝉壳。一放学,村里的小伙伴们就到树林里去捡拾,慢慢攒多了,再拿到县城药材公司去卖,有了钱首先买本诸如《雷锋》《黄继光》《邱少云》《红军不怕远征难》之类的连环画,其余的钱全部交给母亲,积攒新学期的学费、书本费。
白杨树下坟头上,生长着茂密的刺条之类的藤蔓植物,这些枝尖最高处飞舞或暂息许多蜻蜻和蝴蝶。那时候,家家住着祖传的土墙房,房间灰暗,晚上蚊子横飞,咬的人遍体鳞伤。听说蜻蜻吃蚊子,于是,小伙伴们找来长竹竿,杆头弄个竹圈,在房檐下打些蛛网,然后到白杨林里去沾些蜻蜻,晚上放飞到家里,全家人就可以安枕无忧了。
母亲是高中文化,每天晚上躺在床上,就教我们姐弟三个唱歌。《我爱北京天安门》《义勇军进行曲》《红军不怕远征难》《学习雷锋好榜样》《小小竹排向东流》等等歌曲,许多励志歌曲贯穿我们整个人生。
白杨林的再东边是翟家庙,庙东边有一个大池塘,一亩见方,池塘边也栽植着一圈白杨树,树梢金蝉高歌,高大的白杨树把长长的根须一部分扎进泥土,一大部分扎进水。夏天放了暑假,正午小伙伴们就脱光衣服,跳进池塘,手里紧紧抓住白杨树根,用脚拍打水面,学习游泳,时间一长,熟能生巧,就放开树根自由飞翔了。当时的标准是:谁能游到池塘对面,才算会游泳了,才有资格到村子前面的汉江河里游泳。
1976年毛主席去世,当时天降大雨,一下就是40多天,同时伴随着唐山地震,为了防地震,生产队给每户发了一张塑料纸,晚上不准在家里住,于是,村东边的白杨林成了村里人搭帐篷的好去处,一家挨着一家,祖先坟园又成了群众的避难所。
1984年冬天,天气特别的寒冷。正月一开春,阳光明媚。那时我初中刚毕业,一个偶然的时间,在人民日报上看到湖南省作家协会《新创作》文学院招生。好像是卖了一袋玉米,一咬牙我报名参加了函数学习。记得初中班主任王海珍老师多次说过:你在写作上成绩显著,好好坚持下去,将来必定有所建树。坚持就会成功,坚持就会胜利。每次收到学院函数教材《作家摇篮》就心潮澎湃,爱不释手,能记就记,能背就背,烂熟于心。古华、莫应丰、韩少功等等一大批作家、诗人,占据了我整个身心。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贯溪文化站、洋县图书馆的一架架大本小说,部分古今中外,历数借阅。雨果《悲惨世界》、列夫托尔斯泰 《复活》、高尔基《童年》、巴尔扎克《人间喜剧》、泰戈尔 《飞鸟集》、荷马《史诗》、但丁《神曲》、塞万提斯《堂吉诃德》、马克吐温《汤姆叔叔的小屋》、欧亨利《麦琪的礼物》等等,特别是巴金的激流三部曲《家》《春》《秋》,一代朦胧诗领袖北岛的《朦胧诗选》对我印象最深。人生到底是为了什么?或者说我们为什么要生活?既然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在我心里生根开花,优秀文化激励着我勇往直前。
四十年过去了,村东那片白杨林一直在我心底茁壮生长,夏日金蝉高枝,哨音如歌,响彻云霄,在秦岭白云之上,激越生命的蓝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39.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