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延风与《远山古道》

李延风先生从上海寄来的《远山古道――秦岭行走笔记》,如前几天西安秦明先生寄我的《远村行走》一样,令我心潮起伏,不忍释卷。
李延风1964年生人,乃大龙,我步他后尘来世晚一年,做了小龙。延风祖籍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区,和我是货真价实的同乡。真论起缘分,一点也不牵强。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作为文学同道,我是草根,延风乃留洋博士,美国夏威夷大学东亚语言文学硕士及博士,曾在美12年,在美国常春藤名校宾西法尼亚大学任教4年,是汉中为数不多的高端海归学者。
归国后供职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再从高校离职进入上海市作家协会专职从事文学创作。1998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散文、小说收入《蓝色夏威夷》《北美华人作家作品百人集》等,散见于《文汇报》《边疆文学》《文学报》《上海文学》《解放日报》等。华语文学网、豆瓣网专栏作家,获2015“禾泽都林”全国散文二等奖。另著有连载小说《永远的夏天》,散文小说集《微江湖》。《远山古道》与出版社签订了三部曲协议,第二部《寻找汉水女神》已完稿,预计2020年3月前后出版发行。
《远山古道》对我来说,是迟到的书。延风兄因丢失了手机,一度失联。
这部以我的家乡洋县境内的傥骆古道为主要描写对象的长篇纪实散文,是他历时1年实地采风、考察完成的。2017年9月,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受到读者的好评。之所以能让读者在阅读中迸溅火华,思想上获得碰撞与共震,缘于其文风的幽默,内容的精湛,作家既是以一个乡人,也是用外方人的眼光,回望家乡,解读陕之南这座秦岭南坡的山水地理、人文历史,这种从城市寻梦到家乡寻根的家园情怀,岂能不引起像我这样长期在外漂泊的游子的共鸣,必然也将引起更多生活于斯的汉中人、陕西人的关注,从中受到触动与启发。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延风在汉江边出生,到海外求学发展,再归国选择了大都上海生活,事实上他就是一个游子。
书名中的远山,在受访媒体时,李延风说,这远山指的就是秦岭,从地理位置而言,秦岭是大自然赋予中国的南北分水岭,在华夏地理史上有其特殊的意义。从历史文化背景上来说,秦岭是华夏龙脉或者脊梁的象征。西安贵为13朝古都,有八水绕长安和长安自古坐拥龙脉之说。
书名中的古道,指的既是古道路,也是古人的生活之道。因为秦岭分南坡北坡,有4条著名的古道穿越其间,连通了汉中和关中。它们分别是子午道、傥骆道、褒斜道和陈仓道。傥骆古道,最靠近秦岭主峰太白山,也是最险峻的古道,蕴藏着诸多不为人知的历史遗迹与文化传说。
傥骆道从洋县到周至县,南北240公里,其中北麓的一半在周至县境,著名作家叶广岑写过一本纪实散文《老县城》,而南麓洋县境内的一半,却没人写过,这也许是李延风选择以洋县写远山为突破口的明智之举吧!其实,洋县段的傥骆古道文化底蕴非常深厚,比如傥骆道沿线,分布着发明造纸术的蔡伦封地龙亭,世界珍禽朱鹮在洋县是唯一的野生群体,还有国宝大熊猫与金丝猴、羚牛等秦洋四宝,都很值得写。
这条从盛唐走来的傥骆古道,使洋县在远古时代就处于交通要塞,水运有汉江,陆运有傥骆道。到了近现代,这两条交通线都己废弃,但县境内却留下大量的古镇、古村、寺庙、道观、戏楼、传说、民间故事,这些无声的宝藏,都是值得挖掘的文化瑰宝。
李延风从洋县开始他的徒步行走,开始他的写作。他的笔下有洋县的老街,县域各镇的重要寺庙及历史遗迹,主要集中在县城到北部华阳间的重要寺庙村落,华阳镇的山水风物、历史文化,以及从华阳古镇越过无人区进入国家级的长青自然保护区,到达秦岭深处的周至境内的老县城。
远山古道呈现一幅幅画面,徐徐为读者打开。如一扇窗,让我们看到中国城镇化的迅猛进程也波及到秦岭,许多山地的村庄在逐渐消失,要寻找昔日的山水田园,只有去更远的山里。而远山还有多少可供我们寻觅的家园与古道呢。
《远山古道》在城市化时代出现,让我们更加清醒地认识到,我们进了城,也不能失去或不该忘记在乡村的传统生活。

 

难怪李延风说,他写这本书,于他而言,是一次肉体与心灵的回归,纯粹而温暖,又是一种精神上的反哺,那就是如何让我们的生活一边有山川风景可看,一边有文化传说慰藉乡愁。这确实是一个令人深思的社会大课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31.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