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酒,夜

水泉,可能是我收获最真的情和最好的朋友之地。水泉、一位叫做韩国义的先生,早年和我一样,同为天不亮,就到王家山的井口去装煤。后来,他养猪,赶上前几年的猪肉价比唐僧肉还要贵的好价钱,算是发家致富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作为男人,韩国义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不近女色、对吃,也无过分要求,不饿就行。

 

中国三合之夏,我们相逢在村子人口过万的三合街道,他说我们喝点什么?说完,就从对面的小卖部里买来一瓶啤酒,拿来两只空杯子,用牙齿打开啤酒瓶盖,把两只空杯子,放到路边的水泥台阶上,倒满泛起雪白泡沫的赭色啤酒,轻轻地说:“我们两个,只喝一瓶啤酒,也就可以了”。这是喝酒以来,我喝得最香的一次酒:“处闹中能取静,便是安身立命的功夫”。

 

 

 

 

儿子征征在2021年8月5日夜,回到平川家里。我在8月5日夜的夜风拂面,繁星点点,灯火通明之时,从109线的二十里墩路口,开车拐入家的方向,夜幕中看见一个背着书包,身着深色短裤T恤的、学生模样的男孩子从二十里墩路口,摸黑走向村子里面。天色较晚,车都过去了,看到走路的形态和身材,很像我的儿子征征,我又不能确定。

 

独自一个人,开车到家。家里的妻子还没下班,我用钥匙,打开大门。

 

坐在车上,我在院子有摄像头,有门灯的光线里,用徽信,回复用煤客户。进到厨房,儿子给他切开一个烟筒沟里的翠皮西瓜,端着半个西瓜,走向上房,吃瓜休息。

 

妻子白桦夜间9时30分,一身宽大浅色工作服,匆匆忙忙地从大门进到厨房,问征征吃些什么?妈妈给你做饭。征征说他吃过了,晚饭没有做。

 

妻子白桦这个礼拜,每天凌晨五时起床,一瓶矿泉水,两个干馒头,一路小跑跑到离家两公里的750变电站,她在打工。每天三趟,徒步往返12公里。好多次,尤其是在三年前的冬天,妻子晕倒,独自一人,我把妻子从平川人民医院辗转到了兰州医院,虽然虚惊一场,至今,心有余悸。这些年的重活累活,不能让她干,只想让她去休息。高温天气,背着我,她到750的变电所。这些年,儿子从雪域高原给他妈妈买回藏红花:从塞外的柴达木盆地,给她妈妈买回黑枸杞:从网上订购来的“三七粉”,供她妈妈调理和养生。我也是这样,自己能做的事,尽量不让妻子去动手。

 

还真是,“没有你,那有家”?

 

儿子从高中开始,基本上和我话不投机,没有什么语言交流。孩子负重前行,孩子感恩父母,孩子清莹纯真,孩子满身阳刚,孩子锲而不舍,作为父亲,是不会不知道的。

 

夜色中的平川,见过两次儿子。可能是在九年前的一天黑夜,儿子刚刚大学后的第一个的寒假,他从兰州市的安宁校区,换乘从兰州发往平川的班车。岑寂的夜,寒冷的风,危险的交通,他打电话说他到了新墩路口,我开着拉煤三轮车,去接他。

 

在光刺眼,车危险的新墩高速路口,儿子戴着一顶帽子,背着书包,孤独无助地走在苍茫的色中。

 

孤独无助,长途跋涉,荒野无灯,使我对黑夜回家的儿子的切身感受。

 

感觉儿子在没有安全保证的夜色中,静静地等,默默地走。

 

也是在这路口,看到儿子在夜色中,孤独无助地举步前行。

 

这是走夜路的我的儿子:天道酬勤,孤独跋涉,在夜色中,走向希望的光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29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