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

与其说是写了陡城砂河,还不说是写了爱情。

 

砂河,一古老的砂河。

 

爱情,一个熟悉的话题。

 

陡城砂河,给我带来不一样的温情。生活的压力,使我到陡城砂河看山看水的时间不是太多。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最近一次,还是拉煤。想起几年前的傍晚,我的一车煤,卖不掉,踏夜回家。就在陡城砂河的泉水边上,夕阳照着斑斓,一中年妇女在洗衣服,她见我的煤车,灿若飞霞般地向我走来,卖了我的煤,使我终身难忘她的解人之危。

 

这些年,每每走进陡城砂河,我会情不自禁地想到这位买我煤的洗衣女。从她身上,我能看到水,可以折射光芒,也可以映照善良。仅此一年,第二年,这位妇女从陡城砂河搬到了京城,她的儿子在北京,开办公司。

 

仔细一想,我和陡城砂河,已无故事可写。前日落霞,蛙声一片,城墙如血,我把镜头对准遥远,一位白衣女子问我陡城的夜景在哪里?我说:就在脚下。

 

 

 

修改完散文《陡城砂河》的下午6时,妻子从长征市回到家里。她是今天上午给表兄送杏子,进门,她说饿得不行了,在街上,没有舍得去吃饭。我想她还没有看到我在《陡城砂河》中写到她的美丽与善良。

 

永远爱她,一如陡城砂河,天荒地老。

 

 

早 晨

 

井下恢复通电通风,才能看到今天可否有煤?多余的时间里,我在车上吃了几口武家拐的馍馍。这个馍馍店,每天有人进店倒油、放糖、揉面,做着各式各样的面食,如牛角号、猫头鹰、虾兵蟹将式的烤馍馍,食客络绎不绝。小时候,喜食冬麦馍馍,都由母亲亲手和面,它是世界上最好的面食,现在依然。最爱吃的面条饭,还是妈妈的手擀面。如今天妈妈的手擀面条臊子汤,成了我的原始股,助我走天涯。

 

 

我醒来,她醒来,给我交待家务琐事。有事说事,多余东西她不说,真真切切最动人,平平淡淡思长久。

 

车出二十里墩,踏上109线的一刹那,都能看见一方绿得不能再绿的草坪,随风起舞。不刮风的清晨,亦能看见晶莹的露珠,湿漉漉地挂在草尖上。每一天,踏入车轮滚滚,拥堵不堪的装煤路,这片绿染灵魂,绿染身心的草地,对路的焦躁,起着宁静作用。

 

感谢这片碧草,濯我征程,祈我安康!

 

武家拐,总能看到小武。他今天早上在修一辆有着40个轮胎的超大货车。小武一边忙着修车,一边和我打招呼,心情愉快!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167.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