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万水千山走遍|七月,去一座孤岛

在离开舟山去宁波的路上,我才发现,原来舟山也是一座岛。在舟山和宁波之间,有一条很长的大桥连接。睡得迷迷糊糊,我忘记了这座桥的名字。

我还突然想起来,舟山还有著名的舟山渔场。舟山,舟山群岛,是离陆地最近却和海打交道的地方。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上岛的过程非常漫长,先坐了一夜的火车到宁波,从宁波汽车南站到朱家尖码头,再从码头坐船上岛。朱家尖码头与好几个岛屿通航,普陀岛是人流量最大的一个岛。普陀岛上很多寺庙,很多年前,一群僧人来到这里,慢慢把这里发展成了一座佛教圣岛。我没有机会去普陀岛,却在码头看到了几位僧人。他们穿着僧袍,虽然可能是职业僧人,但身上仍有一种超脱于世俗的气质,尤其是在一群全副武装的游人中间。

 

我去的是东极岛,东极是大陆最东的岛屿,太平洋的第一缕海风吹向这里。东极并不是一座岛的名称,而是四座岛的总称。我去的是主岛庙子湖岛。

从朱家尖码头出发,全程大概两个小时。因为晕船,我们一直在甲板上待着。游轮驶离码头,海水还是浑的,带有泥沙的黄色。几只海鸥在头顶盘旋。开了一会儿,海水渐渐变成碧绿色。再过一会儿,海水变成深蓝色。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看见大海。

虽然还在陆地附近,但还是身处海洋了。四周全是海,除了偶尔路过的游轮,远处只能看见一条线。人处在中间,感觉孤立无援的。我站在船上,我喜欢这片海,因为它美丽。我又畏惧这片海,因为它太大了,随时可能吞没我。

 

登岛天色尚早,太阳很晒。岛上的每座民居都面朝大海。因为第二天可能停航,我们打算在岛上多住一晚,第一天傍晚便没有环岛,只在民宿的院子里坐着休息。民宿老板告诉我们,滩涂上退潮了,可以去玩水。我们便去踩水。海浪一波一波往上拍,打在腿上的感觉,非常神奇。我们发现了一种绿色透明的石头,兴冲冲捡了半天,最后终于发现,那不过是啤酒瓶,被海浪磨得非常圆滑。

 

晚上看了日落和荧光海。那时风已经很大,掀着海浪,一层一层往上卷,拍在礁石上。漆黑的夜晚,依旧能看到白色巨大的海浪。海上的大风,是非常可怕的。但我们很安全,我们在一座岛上。即使到了晚上,这里将真正成为一座孤岛。如果第二天不通航,这里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很多物资也会短缺。是的,这是一座为游客设计的岛屿,每家民宿,每个景点都设计得很文艺,几乎家家户户在做生意。年纪大的老人,守着卖鱼竿的摊子,招着手,来呀,美女,来看看呀。若干年前,他们还是辛苦的渔民,在惊涛海浪的海上讨生活。让他们过得更加安定,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岛上人来人往,已经不再是过去安静的生活。这里商店有限,能吃的东西有限,只有诊所,没有看到学校。本地的年轻人非常少,除了在开民宿或者开饭馆的,想必都出去了吧。如果没有游客,也许这里已经是一座只剩下老年人的孤岛。

 

第二天去环岛,去寻找网红灯塔。我看到了更广阔的海,更原始的海。大风,大浪,大太阳。我无法说清楚我的感受。路上,我还路过一片墓群,那里埋葬着生在这个岛上又死在这个岛上的人。而现在,更多的人,如我,只是来这里拍照打卡的过客。

我们对于这座岛,只有短暂的感情。

通航以后,我们迫不及待要离岛了。这里非常美,但是不适合生活。我们最终还是要回归到平常的生活当中去。而很久以前生活在这里的人,他们每日忙于生存,每天睁开眼就是大海,也会有人突然想离开,去往外面的世界。但即使他们走得再远,也割不断与这座海岛的联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11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