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太阳花与太阳花居住的小巷

1
穿过清香的芝麻田,到了老街头。
落花沾着露水,雨点般迎头盖脸地砸下来,从发间滚到脚边,一地碎黄,细致,轻巧,口中念着栾树花开了,仰头望,羽叶摇翠,见不到花,并不刻意,踩着落花进了小巷。
小巷,古朴,悠长,勤劳的人见缝扎针种多样蔬菜。山药藤爬墙,缠绕一帘绿荫;茄秧立墙根,紫花、紫叶、紫枝、紫果,一身高贵的紫;丝瓜爬到青瓦房顶,花朵明艳得,赛过屋缝挤过来的一缕晨光;辣椒秧,青红尖椒盈枝,馋人,勾起想吃故乡鲜椒蘸酱就麦饼的情怀;在我眼里,这些鲜灵健康的菜蔬,比及繁华闹区地段的绿化带好看,亦是一番景致。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几个妇人,端着饭碗,边吃着早饭,边瞅瞅南瓜妞,再比划着嫩豆角的长度,再摸摸滚圆的香瓜……闲聊着话,有意无意地瞧我一眼。我举着相机,欲要拍绿叶里探出来的半截苦瓜,一女子骑着自行车从巷外栾树下行过来,停于苦瓜架旁,我拍好了一朵满意的苦瓜花,她迅疾地扭了二三条青溜溜麻鼓鼓的苦瓜,笑吟吟地装车篓,蹬车扬长而去。我呆呆地立在苦瓜架边,有些惆怅,专门来看太阳花,种花的主人变得现实了,开始种蔬菜来了。记得每年夏天,这个巷子里,太阳花铺天盖地,沿着细溜长的巷子,千娇百态,吸纳清凉。每夏得空我总要来探花拍图,向主人索要各种颜色的花枝扦插。似乎没有太阳花的夏天,不成夏。

2
太阳花,学名大花马齿苋,马齿苋科马齿苋属,品种繁多,颜色绮丽,茎叶肉质。别名,半支莲,松叶牡丹、龙须牡丹、洋马齿苋、太阳花、午时花、日照草。名字各有特征,其品其态,蕴含于名,形象逼真,浅显意会。
挚友晓燕称其“死不了”。去年她种了一盆两色重瓣,洋红瓣子镶粉边,绿萼细黄蕊,娇艳华贵,仿若小牡丹,却无牡丹高冷娇贵,遇土则活,见日则怒放,亲民,谦逊。她时时显摆晒圈,视频、微距、全株照,整个得把入俗的村花端出稀罕物来,乐在美在其中,可见她心有花枝,纯净、清澈,品如花草。
记忆里,太阳花是土生土长的村花,像穿着鲜色花衣裙的淳朴村姑,村落随处散落俏丽多姿的花影,单调粗俗的村子,纯美而有意思了。
太阳花,身材娇小,宜盆栽。先是院中墙缝,或丢屋檐下积了泥的旧碗和破瓶渣子,或墙头顶,或好久不用的猪食槽,这些角落处常出其不意冒出零星的太阳花,清瘦的,却精神抖擞。伏天,午睡,蝉鸣聒噪,起身寻望院中泡桐树,想见蝉趴在哪片叶下时,余光瞥到好几处太阳花,笑脸迎烈日,那一刻心即刻静了,清凉了,蝉鸣如歌了。

于是,爱种花的祖母,掐了枝,黄、白、红、粉、橙、紫,扦插于破脸盆、旧坛子,家后池塘挖来的黑淤泥,松软、潮湿,弥着泥腥气,暂时无需浇水,施肥,更何况太阳花耐贫瘠,耐旱呢。
次日,枝上带着的花苞照常开放,顶蕾出新芽,烈日当空,花开不绝。朵子秀丽,瓣质薄软,风一吹,轻轻颤,极像美人身着飘逸的高档真丝衣衫,淳朴中透着华丽气。那么娇嫩,那么薄透的瓣呀,暴晒不蔫,小而顽强,令人起敬。
数天,院子便是太阳花的天空了,晴日,满院子朱朱粉粉,花影窈窕,却让人习以为常。
祖母每日忙碌,偶得闲,还是蛮心疼太阳花的,便掐掉太阳花结籽的枝,好让多分新枝。其花泼皮,也不用多细致以待,祖母简直是在薅,很快修理完了。大抱的花枝,扔烈日下不管了,然而,肉奶奶的花枝晒蔫了,依然寂寂开着小花,鲜艳故。
太阳花边开花边结籽,籽多惊人,小巧的籽房,不及绿豆粒大,装着数不清的针尖大籽粒,据说一克重有八千多粒籽。不仅是村花中生命力繁殖力超强的花儿,也是村庄随手可采的药材,《校正本草纲目》记载”此草开紫白色花,草紫红色,对结对叶,七八月采用”。治咽喉肿痛,伤,跌打刀伤出血,湿疮。咽喉肿痛捣汁含漱,其他捣糊外敷。
一般情况,不计其药用值,以观赏值为主。在我眼里地道的村花,如今也成了街道、园林,出色的观赏植物。如同出人头地的村姑,时潮风光了,比人能守得住初心,骨子里的坚韧与朴素,依然。

3
想着太阳花,不觉走到小巷尽头,太阳从青瓦房露出火红的脸,风从小巷那头吸溜过来,一股沁凉穿透衣衫,扑打肌肤凉酥酥地,又涓涓沁入骨肉,舒爽透了。忽闻犬吠,一只小黑狗雄赳赳地站在门前,穿花围裙的女主人,立在初开的太阳花间晾着衣服,吆喝一声,小狗摇摇尾巴跑到菜园子追刚醒的蝴蝶蜜蜂。“吱溜”声,石榴树蝉鸣启奏,那个清脆呀,像刚用露水漱喉。小狗蹭从豆地跑回来,勾着脖子冲石榴树,天真地汪汪叫,像个无邪的孩童,有趣得很。大门前盆盆罐罐,太阳花开得恣意,吐气清凉,披着初洒的晨曦,闪着绮丽的光彩。我看这朵,看那朵,看来看去,看来看去,羡慕死女主人,门前有如此宽敞的地方种花,比过祖母的太阳花。女主人晾好衣服,对我莞尔,亲切温婉,像一朵太阳花。

太阳花还没看够,太阳已光芒万丈,路边的菜园子蔬菜精力旺盛,茎叶爬满细腻的露水珠子,闪着银光,如清远的月色。趁着凉快,有人趟着露水拔草,摘豇豆,摘茄子和辣椒,有人给南瓜人工授粉……从小巷通往繁华街面的小路上,远远走来一女人,拎着大包小包,走到我眼前的篱边,对着绿泱泱的菜园子,长吁一口气,这儿凉快,没有空调排热气,野青苋菜在她脚边摇着嫩叶子,她逮到几棵,拦腰呼哧薅了,说是回家开水焯下,凉拌绿豆粉,消暑。我目光带色,看她攥着透绿的苋菜,露水刚洗过,透着潮湿的绿意。
太阳高过巷头的栾树梢,光芒笼罩万物,预示今日尤热,快要离开小巷,碰到满架豆角花发呆时,下田的人陆续归来,或挎着满篮子喷香的瓜,或提着野草捆绑的一撮嫩南瓜茎,或抱着鲜灵灵的长豆角,或扛着沾泥的锄头,彼此擦身而过,抖落田野带来的清凉气息,拉起丝丝凉风。身边的豆花美若紫蝶,在小风和阳光里跃着清冽的紫光。
且有诗意:豆花篱下过,迎面好风吹。
小巷,以植物的清凉,自然度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11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