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讨厌与怀念

我很难忘记初三时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很丢脸的事。那时候中考需要进行预选,一个学校总会给那么几个名额是要被预选掉的,比如我们那一届一共42名即将毕业的学生,上级教育部门就只给我们35名可以参加中考的名额。这多出来的七个人被筛选下来以后就没有机会参加中考。凡是不能参加中考的学生,学习成绩基本都是很谦虚的,所以这个结果无论发生在哪个学生的身上,都是很尴尬的,读了三年的初中了,吃了那么多粮食,临上战场了,卷着铺盖回家,怎么给家人说?说自己成绩不好被刷下来了吗?怎么张开那个嘴呀?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一般进入初三的第二学期就开始准备预选了。我们的班主任是数学老师,说话慢腾腾的,不喜欢笑,但是笑起来很含蓄,笑的前奏往往是红色的牙床先露出来,有点不雅但这是特色,我们慢慢也就接受了。老师姓魏,三十多岁的年纪,满头的黑发却提前退休了很多,呈现了“地中海”的初步雏形。自进入初三以来,每天上午放学后,上最后一节课的老师刚一离开教室,魏老师就不慌不忙的进来了。课本往讲台上轻轻一放,清理两下喉咙,两只深深陷下去却异常有神的眼睛迅速扫一下教室,“同学们,先自己看看书,十分钟后我找人背诵或者默写各种公式和定律。”就这一句,绝不废话,为什么要默,默哪些什么的。然后就走下讲台,顺着课桌两边的过道来来回回的巡视。

每天的那个时候,是我们最饿的时候,不下雨的话,我都是回家吃饭的,因为在学校不敢吃,一吃就“冒号”,回家能敞开肚子吃。中午一共就两个小时的时间,学校离家6.7里路,来回都是11路,有时候家里人忙,还要自己做饭,想想都着急呀,可是魏老师不急。所以我那时候经常是吃不上饭的,他会搬个凳子拦住门,谁会背去门口找他背,背会就走,背不会就继续背。他的口头禅是 : 不要急,慢慢背,老师陪着你。我偏偏就背不会,现在对初三数学的内容我都有阴影。看着大家一个一个都走了,最后还剩那么几个,眼都急红了,说心里话,那时真想上去咬他两口。看看实在没头绪了,他走进教室,很认真的数着还剩下的几个人,接着来一句 : 行了,刚好了,省的预选了,我看就你们几个了。

我就想着,看来我参加中考是没戏了,当下最重要的是怎么给自己留个脸,我在心里设想了很多种方法,装病,拿石头把自己头砸烂,和同学打架,被学校劝退或者开除……都不行。眼看就要到跟前了,心一天比一天的慌,也更加着急,后来我终于想到了一个好法子:玩失踪,偷跑,往哪跑呢,跑我大舅家。于是我早晨起床跑过操趁同学们去吃饭的时候,我就跑了,临走还在黑板上给同学们写了一首告别诗。14年我们初中同学聚会,还有一个同学说,那首诗他到现在还记住,还给我们背了几句。

大舅家离我家还有15里路,从学校去我大舅家要经过我家,要是遇到熟人怎么办?我又犹豫了,但我马上又坚定了信心,破釜沉舟,大不了被抓住,那就破罐子破摔,丢人就丢人吧。很幸运,我一路跑到了大舅家,大舅和大舅妈很疼我,看我去了,啥也没想,左一句乖乖右一句儿的稀罕了半天,好吃好喝的随便吃,那是我这半生来最受宠的一天。

第二天,我父亲母亲找到了大舅家,天还没亮,我在舅妈怀里正做着美梦。就记得母亲一把把我从床上提了起来,大舅妈进来也没阻止得了,我母亲从小提我都是抓住两只脚头朝下提的,那一次她又想那样提我,却没有提起来,她忘了我都长大了。母亲气急败坏的把我拖下床,一边哭一边数落 : 我们都好找翻天了……回去的路上父亲给我详细说了,昨天魏老师在我们家呆了一天,一个庄的人把附近的水塘都捞了一遍,最后没辙找人算了一卦,说孩子往西跑了,没跑远……我也从那一次开始相信这个算命的,还真准。

魏老师正倚靠在我家的门东旁,一个歪扭斜八的小板凳快要被他压死了的感觉,几条腿都倾向了同一个方向。看到被父母押送回来的我,喜出望外的迎了出去,那殷勤那关切我永远忘不了。
“饿了吧,快给孩子弄点吃的。”魏老师的慈爱是我从来没有见识过的,我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说出来的话比轻风细雨更加温柔。

“遇到啥事了,和同学吵架了,告诉我,我回去给你处理……怕啥呢,有我呢,有任何解决不了的问题都可以跟老师说呀,老师也没吵过你呀,你看你学习那么……”魏老师说到这里,看了看准备做饭的父母亲一眼,接着说“有点不理想,我也从来没有凶过你吧,每天中午给你们补课,不想你们任何一个落下,你怎么说跑就跑了呢?你可知道,你要是出了啥事,老师这饭碗就丢了……我昨天一天都没吃饭,学校给我下命令,三天之内必须找到你……”

魏老师还说了很多,我发现他嘴角都起沫沫了,还在说。我不知为啥,心里有点高兴,他越是说自己受难为,我越高兴。最后我来了一句 : 你昨天中午没让学生背公式吗?现在想来,我真是欠揍。后来我说不想回去,想把家里的粪坑填上,魏老师说不行,今天必须跟他回学校,马上预选考试了,一天都不能耽误。看,他又提那该死的预选考试了,我马上又犟起来,说啥也不去,哪怕父亲说要打断我的腿,我也不松口,按理说,魏老师现在可以不管了,孩子找到了,交给家长了,没他事了,可是他没走,甚至在我拿起铁锨的时候,他还帮我背起了粪箕。

跟魏老师回去之后,离中考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顺利考上了高中。这是一段几乎被我忘记了的记忆,我从来没有写过魏老师,因为我一直很讨厌他,他一切的表情,样子,我都讨厌。讨厌他头顶的几根头发还老是梳的那么整齐,讨厌他一节课下来嘴角冒起的白沫,讨厌他永远熨烫的笔挺的涤纶裤子,讨厌他坐在门口不让我们回家的样子……可是今天,我深深地怀念他。

后记 : 昨晚散步回家,打开手机看到《收获》杂志刚刚发表了格非的一篇文章,题目是 :《记那些让我没当成木匠的老师》,我认真的回忆了一下,觉得我也有一位让我没只当成初中生的老师,认真读了一遍,很有感触。记下来,留作纪念!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06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