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我不是斗风车的人

有一个微弱的声音告诉我:你们北大、你们南开,有义务学术创新,因为你们曾经有一个共同的名字——西南联大。西南联大的历史,西南联大的精神,着实热过一阵子,白热啊?

 

2021年夏天,热,多雨。梦想着去武汉旅游呢,这梦要醒啊,是不是还要继续寻。

孩子的中考严酷得让人没办法松一口气,每日这么熬着,熬出几个杰出的句子来,又有什么用呢?

焦虑的时候,

摘几朵蒲公英吹。

这是我在生命广场的感受,也算是一首俳句。阳光好的时候,我中午在生科院门口的长椅子上休息。最近,夏雨连绵,很少看见太阳。

每日,如果能看俳句,最多译出七八句,少则四五句。高滨虚子的作品描写银河的有不少,银河是运动的吗?银河有流动感吗?五谷不分,银河更是没见过,于是,银河俳句就不敢下笔。最近,有高校物理教授直接投奔了基础教育机构。我们也该多做一些实事,减少一些空谈。

我要细读《坎特伯雷故事集》里“学生”的形象还有“学生”的故事,研究一下近六百年来英国的知识分子。不知他们与中国的同类究竟有什么不同呢?

要澄清一下,我不是斗风车的人,也不想斗风车,但之所以这么累,就是因为一直在坚持做好几件五年以后才能得益,才能看见效果的事情。是啊,需要勇气,需要毅力。堂吉诃德身边总还有个仆从桑丘,但我却连一个蹩脚的科研助理都没有。

诗歌翻译五年、

《小新求学记》写了将近一年、

教儿子读古文七年、

………

理解这些事长久意义的人太少,乐观其不成的人有很多。

四十多岁了,才知道自己脱离实际。不晚,赶紧总结教训,摸索前进。《诗歌翻译与研究丛书》不过是一份学术答卷。其他的答卷,还没有做完。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019.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