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蒲月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德林伯与德英妈坐在门口扎艾蒿,菖蒲。他们的旁边,摞起扎好的一堆,小山一般。艾蒿灰绿,覆着一层绒毛。菖蒲碧生生的,像一柄剑刺向天空。
“妈妈,我记得我小时候你还用艾蒿烧水给我洗澡。”芷涵说。
“嗯,奶奶说用艾蒿烧水洗澡了对身体好。水烧开,还得喝一碗。”
说这话时,我的嘴里似乎泛起那股子艾蒿的气味。其实,就是一种药香。
我是那样喜欢艾蒿、菖蒲这样的字眼。
蒲月宜蒲。
小时每年端午,总是妈妈带着我去砍艾蒿、拔菖蒲。乡下河沟边的菖蒲辛辣气很强烈,而且菖蒲的根生在水石里非常坚韧,小孩用力不得法,一拔拔断,人会仰天跌一跤。我却不恼,只呵呵直笑。
通常,母亲把一早砍来的艾蒿、菖蒲分一些别在门楣上,剩下的洗净烧水喝。我爸那时还拿了柴刀去斫来黄经草,一大把堆在庭前燎烟,也是一股辛辣气味,除蛇虫百脚的。
现在似乎不见那样的草了。
“明日恁那们卖俏货去呀。”我笑着与两位老人招呼。
“俏货哟。”德英妈笑,“哪个知道俏不俏?”
“肯定俏啦,明日端阳节。”
“妈妈,我们要不要买一把?”安安小声。
“买么子呢?拿一把去啦。”德英妈说。
“这怎么行?恁那们这大年纪了,弄都难得弄。”
“没事,我们自己种的。”德林伯笑,“我们栽菜园里的。你们等会转来就带一把回去,也不值几个钱。”
看着德林伯笑眯眯的模样,我忽地想起他顶着他女儿在路上故意摇摇晃晃走的样子。
儿时的我是顶羡慕叶美的。虽说她比我大,但她不仅有两个哥哥哄着,还有爸爸惯着,真真是平常人家的心肝宝贝。只是叶美有叶美的好,她不张扬,低温,安静,知足。
那时,叶美和我亲热,要好。我们经常一起玩。
“明日叶美回来不?”
“回来。我们两个老家伙还在,她肯定要回来啦。”德林伯停下正在扎艾蒿的手,一脸的柔和。
想来,姑娘归省娘家应是人间最好的人情味。
我离得近,平日里爸妈想吃什么自会买一些,可想到明日端午,还是忍不住买了几十个皮蛋分赠两边父母。
明日早晨煮粽子、包饺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839.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