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的血光

这季节,扔帽子照相的人到处都是。
还是从那本貌似难懂的小说谈起吧。《儒林外史》写了中国知识分子的所有事:丑事+义举。义举——救人、救穷,大阵仗祭祀先贤、长时间孝顺父母。丑事恶事就多了:冒名顶替、停妻再娶。怕丢脸,就不再一一列举。小说里描写的惊心动魄的替考,初中文化的读者依然看不懂,不如《水浒》里时迁偷鸡好玩。
知识分子圈儿的事,《儒林外史》有几方面没写:一是重度精神疾患;二是自我了断;三是对人行凶的血光之灾。先说第一个,范进是轻度间歇性精神病,很快救治过来了,我代表读者感谢他老丈人。而重度精神疾患,鲁迅老爷子写了,这也是他的一个贡献——作家不能回避问题,只要他想到了。具体来说,小说《白光》里,书生陈士成最后彻底疯掉,第二天从河里捞上来尸体,衣服早就没有了。
知识分子的自我了断,按照文革术语来说叫“自绝于人民”,属于某学科研究的范畴,此处不谈。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而血光之灾,也不在少数。首先想到的是徐渭徐文长(1521—1593)杀妻——不是吴起(前440—前381)杀妻,也不是唐代的张巡(708—757)杀妾。徐渭病了,病得不轻。手无缚鸡之力,但是,刀子捅向了女人。
第二想到的是上海邯郸路大学那位教师杀掉自己的同事。这件事新近发生,震动不小,几乎让人无法直面。震动,不反省,过后又是一片繁荣、热闹。在6月7日高考开始的第一天,生计陷入窘境人到中年的姜老师——当年的数学竞赛精英、高考的胜利者,终于在各种压力之下丧失了自控能力,用最激烈的方式,挥刀刺向照章办事看似毫无过错的上级。
您看懂了吗?这不是小说,这是现实。严重的血光之灾,这血光竟然让我对欧洲的匈牙利民族的敬意油然而生,是啊,这么烂的学校,凭什么去欧洲办分校?果真是诗人裴多菲(1823——?)的后代,有骨气抵制邯郸路大学。
从南到北,各大附中,包括邯郸路大学附属中学都在加速理科竞赛培训——其实就是诸多“敲门砖”的一种。成绩、帽子、荣耀,高歌猛进,雪片一样的题,很快遮住那一地鲜血。这是百年邯郸路大学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高歌猛进的竞赛,最终培养出随时可能失业的数学教师,科学,不,学科的尊严又在哪里呢?
那些笑着走出考场的孩子、家长、老师,沉醉在对未来大学生活的想象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81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