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与一位耄耋老人聊天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与方阿婆邂逅是在医院的病房里。

那时母亲腿疼住院治疗,我在病房陪护。

“我和你母亲同岁!80岁了,职业是老师。”方阿婆一口普通话,慢悠悠地说。

我一惊 ,对面的方阿婆,长方脸,头发花白,皮肤白皙而光洁,虽瘦小却精神抖擞。怎么看也不像个耄耋老人,顶多也就六十岁。

“您是哪里不舒服?来医院了……”我试探着问。看她旁边也没有人陪护,也不像有什么大病。

“我是去年的时候,摔倒了,说是心脑血管疾病,后来治好了,现在是常规检查。”她依然慢悠悠的,每一个字好像要经过滤才能吐出来。我这才发现,方阿婆确不像六十岁,说话行动已经迟缓了。

“去年的时候,我那天早上起床去上厕所,突然间就那么倒下去了,腿软,我使劲扶着床站起来,往前走了一两步,又倒地上了。我就给儿子打电话,儿子儿媳赶来说:‘那是病,得去医院……’我不愿意去,说休息一下就好了!孩子们不听,非要来医院。我说得花多少钱?孩子说,这个钱还是有的。”看得出方阿婆心情很好。

方阿婆停了一下,又接着说起来:
“等住了医院,我问那大夫,治疗后我能恢复自理吗?如果不能,就别治了,我才不愿意动弹不得,吃饭都得别人喂……”

看着方阿婆,那么干净利落,一定是洁身自爱,怎么受得了依赖别人来照料自己。在她的眼中,独立比生命更重要。她很清楚怎么样对待余生。

“后来出院后,孩子打听别人吃那种800元的丸药,吃三粒就好了,必须在太阳刚升起的时候吃!我吃了一粒,第二天儿子就打来电话,妈!好了吗?呵呵……你说,哪能那么快!我给儿子说,没什么变化。这兔崽子!不过三天后,就真的能下床走几步了……后来,就慢慢地坚持锻炼,每天到公园里慢走,现在能走上二里地了!”

看着方阿婆那得意的微笑,那缕缕白发在阳光里都满含笑意。她很健谈,看得出,她很愿意把自己生活中的乐子分享给别人。我正好是一个倾听者,她的这些唠叨也恰好让我在病房里不再感到孤独。

“真好!您恢复的真好!”我说,也为方阿婆的坚强而叹服。

“可不,你看我脚上的鞋子,可舒服了,又轻巧。900块钱,儿子给买的。”

“您儿子真孝顺!几个孩子?”

“三个。仨儿子。一个在上海,一个在天津,一个跟着我。都出去了。孙子上班了,也在天津!孙女儿刚从英国读博回来,在北京工作。人家说,她工作的地方就有好几里地大。很大的公司。现在是试用期,等将来转正式了工资能再多一点儿。这个孙女儿啊!每次回家了,就让他爸给买东西,吃的,用的,可着劲花她老爸的钱!呵呵,专门的……我看着孙女儿,可有趣了。”

“那您平时在哪里住呢?”

“我啊,愿意自己住,自己住方便。孩子们给我买的房子,买时我说不要买大的,一室就行了,孩子说不行,得两个室。平时都是自己住。天津那里,专门给我留着一间卧室,向阳的。我也不去那里住。偶尔去了,住俩月就回来了。在那里待不住,每天起床后,家里没人,儿媳早早上班走了,儿子常年在外地工作,我一个人在家。待不住,就出去遛弯。遛弯时间长了,就跟那些遛弯的人熟识了,一个老头儿,儿子来时,说老人住的地方挺好的,老人生气地给儿子说,就这房子也是政府给的,你小子还在银行是什么的,也不给老爸买个房!说得那个乐啊!还有一次遛弯,俩车在路上杠上了,互相堵着,谁也不让,围了一些人,俩人还吵呢,我说,都让一让不啥事都没有了吗?吵啥呢?都像你们这样,咱和谐社会啥时候能实现呢?……呵呵,他们可能看着我一个老太婆都有这样的觉悟,各自有点惭愧,就不吵了,也笑了……”

这方阿婆!

“方阿婆,您就是有福气。那您孙子在哪里呢?不回家吗?”

“孙子放假时在家,那时,他在家里学习,就我俩。他说,奶奶,您去我二叔家住吧,他家里有人,在这里万一您晕倒了,家里没有人,多怕啊……我说,我才不怕晕倒呢,都这大岁数了 晕倒就是福气,你们也不用受累……说得他也乐了……”

“听口音您不是本地人,您……”我问。

“娘家在山东,后来去包头打工,在包头结婚了。再后来跟着工厂四处奔波,我在工厂的子弟学校教书,再后来,咱这里建分场,就定居到这里了。”

“回老家多吗?”

“基本上不回去,有事情了回去,也是那些年。父母过世后,我说我再也不回去了,但是有一大家族人呢,那年侄女儿打电话让回去,谁娶媳妇儿。我说还让我回去干啥,都这么大岁数了。非要回去,那你们先给我买好车票啊,一趟好几百块钱呢……呵呵”

突然间就觉得身边的这个人是老人还是小孩子?那么任性可爱!

“娘在的时候,每次回去都给娘钱,娘90多岁了,没钱,但娘转脸就把钱给了弟弟妹妹的孩子,我看到娘这样做,哭笑不得,说,走,我带您打工去,娘说,咋了,我说,跟你孙子挣钱去啊!说得她啊……就是,我的钱给娘花,行,我不花也让娘花,但是别人,就算了吧,我没有那个能力,再说了,我孙子还不得花钱吗?”

老人那么风趣,无论多么重大的话题,到方阿婆这里都那么轻松。

“您这一辈子苦吗?经历过战争吗?”

“依稀记得过兵,是国军,那时我就四五岁吧,看那些国军在吃饭,他们向我招手,我过去了,其中一个人给了我一碗面,还有肉,排骨还是啥,可香了。”

“嗯,人,大都是善良的啊!”

看着方阿婆不说话了,大概累了。

过了片刻,方阿婆又说:“天津那里办丧事可隆重了,一道街的人都给逝者送葬,回来,一道街的人在一起吃个饭,就是说送了一程。”

原来方阿婆想起了这件事。她接着说:“我跟儿子们说,我死后火化,人国家领导人还火化呢,咱就不能火化了?之后,你们什么也别往回拿了,费那些事儿,没意思。我到时候就从烟筒里走了。”

这番话又把我逗乐了,我说:“你走了,什么也不让留,咱国家清明节专门放一天假,让回家祭奠呢!那您让孩子们到哪里祭奠您?”她想了想说:“也是啊!”又说:“也就儿子,孙子,最多重孙子念叨念叨你,往后谁还记得你啊……”方阿婆的话颇有人生虚无之意。

我接着说:“那您来世上走一遭,什么也没有留下……现在不是修订家谱啊啥的成风,家族谱里一定有您的名字与事迹,好歹也有您在世的痕迹。”

“这个,我同意,建祠堂也不错啊……”

在这个午后,在病房里,方阿婆轻松地说着那么多过往,好像生活中的乐事都让她遇到了。连身后事都那么乐观。

我不知道为什么讲这个故事。只是感到生命的顽强与乐观,她的人生路上好像满是花儿!生活中有几个这样平凡而快乐的人呢?这也是方阿婆长寿的原因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78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