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时事评论员○○说起

中学时很羡慕时事评论员这个职业,比足球解说员容易,看上去神气、正统。以至于有人误解,好像我好多年除了解说政治时事什么都没干。想想真叫人汗颜。

2012年春节,我还在某讲坛解说台湾大选。近两年觉得还是要和时事评论员的思维保持距离:一、时事评论员缺乏政治运作常识,比如,某教授非要说国民党罢免民进党议员和民进党罢免高雄市长韩国瑜的不对等。不对等难道就不作为吗?二、时事评论员常作“事后诸葛亮”,不值得学习。

国际政治学到底是解说,还是预测?相对准确的预测在中国凤毛麟角,解说需要口才、逻辑和知识积累,也不是人人能做好。更何况社会不是靠解说能进步的。社会需要破解难题的勇气,需要实际操作的能力。时事评论员,不就是“红口白牙”的一种类型吗?

最终,我把台湾政局当成电视连续剧来看了。

台湾的政治乱象有点像前几年的泰国了。动不动十万人穿黄衣服上街,过几天穿红衣服的人上街。这两年,我们在党的领导下大力推进依法治国,海峡对岸却为了党派私利天天破坏法治。双方高下立判。

政治家不相信群众,这是有道理的;人民不能相信政客,这个道理不用讲。政治似乎就是在这种“不相信”的氛围中缓慢推进。

选举了,选举了。有说法:2020年c英wen做票了。做票到底怎么做,老百姓不知道。做得好“高”。罢免韩国瑜,韩国瑜就是怎么也不肯在这最后几个月不当君子。94万票,94万愚民?没有做票吗?票、票、票,据说电视剧《人大zhu  ren》里面讲了做票。怎么做票,老百姓不知道,观众不知道。1933年,希特勒也是高票当选啊。小编碎碎念《人大zhu  ren》的图片

政治家过分相信群众,群众相信政客,最后都是悲剧。

海峡对岸,电视连续剧下一集是什么?国民党两岸新论述、高雄市长补选,看烦了,看累了。换台,可是,人无论在哪里,完全不关心政治是不行的。完全不懂政治更是不行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7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