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海螺男孩

1
至今,她仍然忘不了二十年前的那个早晨。暖暖的阳光,从窗台照了进来,落在了课桌上。
老班重新排了坐位,她前面坐的,是一个很干净的男孩子,他有个很彪悍的名字-关羽。她忍不住笑了,真是名不符实,在他的身上,哪有一点关羽的气质?他看起来,是那么的沉稳,那么的安静。
彼时,她是班里的语文课代表,作文经常被拿来当做范文,写得一手好文章。
排好坐位,老班又风风火火地走出去了。在这个当口,他回过头来,冲着她微微一笑,”王华,多教我写作文。一写作文,我就恨不得撞墙。”
这一番话,逗得她也露出了笑容。
花季青春的少年郎,又是这样健谈和明净。和他的相遇,就像在静静的湖水里,丢了一枚石子,荡起了层层涟漪。
2
十几岁的少年,也有苦恼。
现在想来,那些烦心事,和之后要面临的生活相比,真是不值得一提。可是,在那些青春岁月里,那些小的烦心事,真是如蟑螂一样,在她的日子里神出鬼没,折磨得她身心俱疲。
数学,一直是她的短板。她实在是不明白,那些出题的人,为什么要出那些稀奇古怪的题目。任她想破了脑袋,考卷上仍有几个触目惊心的红叉。
快下课的时候,他回过头,”哎,辛苦遭逢起一经的下一句,是什么?”她想了没想,就把答案告诉了他。
他点点头,随口说道,”谢谢啦。”他的声音,有一种磁性,很好听。
第二节课,是数学课,可能要发卷子。她心里一紧,想着如何应付这恼人的成绩。发试卷时,数学老师喊了一声她的名字,她觉得从座位到讲台,仿佛是在刀尖上走。每走一步,就觉得生不如死。
数学老师盯着她,”王华,我就奇了怪了,讲了三遍的题,你怎么还不会,你脑子里装的什么,糨糊?”不知是谁撑不住,笑了起来。这笑声,引起了连锁反应,全班哄堂大笑。
低着头,从老师手里拿过试卷。她看到,上面写着鲜红的四十五分。她抽噎了起来,转过身不敢看同学们的眼神。败军之将,败军之将。
有那么一瞬间,她看到了他的眼睛。他没有笑,迎着她的目光的,满是鼓励。
放学回到家,她拿出文具盒,想着赶紧写作业。她慌慌张张地打开,却发现里面藏着一张纸条。她的心怦怦直跳,上面写了什么,谁给她的。第一次收到这份礼物,她简直不知道手放在哪里。
她颤抖地打开了,上面是硬朗的字迹:”华,别灰心。有不会题,可以问我。”下面还写着名字,果不其然,就是关羽。
她的心情,瞬间粉红起来。
她再次拿起那张纸条,看着那熟悉的字迹。他是懂她的,懂她心里的苦痛。他没有看她的笑话,反而,想帮她一把。
3
第二天,她早早地来到了学校。碰巧,他也在。两个人的目光交织在一起,他和他会心一笑。
那种感觉,就像在一杯水里,冲了一点点红酒。这红液体在白液体里泛布叆叇,做出云雾状态,顿刻间,整杯的水变成淡红色。
有了不会的题,她就不客气地问他。他很耐心,一点点地给她讲。讲题时,他的气息毫不客气地扑面而来。她的眼睛,不敢直视他。
放学后,他和她故意延宕着不走,趴在课桌上写作业。等同学们都走了,他就开始当小老师。
他不客气地站在讲台上,认真地从头讲起。作为唯一的学生,她也听得很认真。只是,这个学生也会走上讲台,告诉老师,自己哪里还不太懂。
接触的多了,她发现了他的一个爱好。他很喜欢画画,在写完的本子后面,他画了好多。有盛开的月季花,铅笔画出轮廓,拿蜡笔描出色彩。哪朵花是浅粉,哪片叶是深绿。在她看来,他画得很好。
“还有呢。”他变魔术一样,拿出了一张纸。”这张送给你,喜欢吗?”她羞涩地接了过来,只看了一眼,她就忍不住笑了。
纸上,画了她的侧影。衣饰婉然,只是画中的她,作愁苦状,仿佛望着黑板发愁。下面,写了一行小字:送给小笨笨。
那张画,她仍然保存着。
因为他的悉心指点,她成绩突飞猛进,连数学老师,都在上课时夸她。她的心里美滋滋的,想着如何来报答他。
她用攒了很久的钱,给他买了个杯子。
接过礼物的那一刻,他的眼里有光。
4
五一来临时,班里要演一个话剧。角色都订好了,关羽和她,还有另外一个女孩,丽丽。
上午的最后一节自习课,老师让她们到操场上排练。丽丽是个很开朗的女孩,学习好,悟性更好。许多难解的题,对他来说,都是小意思。有时,她也会怀疑,丽丽的脑袋里,是不是装了台计算机?
排练的间隙,丽丽和他坐在水泥台上,讨论着一些小细节。她坐在一旁,有些失落。她也说话,发表意见。只是,她分明看见,关羽看丽丽时,那赞赏的眼神。
此后的几天,她都不想再说什么了,只想快点排练好。关羽注意到了她情绪上的波动,笑着问她,”怎么了?”她淡淡地说,”没事,有些头晕。”
下课时,关羽转过头,问她今天的作文怎么开头。她讲了个大概,看得出,他听得很认真。
她突然插了句话,”关羽,在你心里,喜欢什么样的女孩?”他想都没想,随口说道”当然是爱说爱笑的女孩。”听到这个答复,她的脸上还挂着笑。
其实,她的心,已经是冰凉冰凉的了。她的个性,是喜散不喜聚的,也不喜欢热闹。更多的时间,她在想一些事情,或者看书。
她,是a型血,不愿意改变自己的性格。就这样,随意一些,不好吗?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他。好像,又确实喜欢和他在一起。懵懵懂懂的感情里,她不占上风。
如果这也算是一段感情,那接下来,要如何维持呢。她觉得,这份情,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慢慢垮塌。她眼睁睁地看着,却无能为力。
她,变不成爱说爱笑的女孩。她,在不愿说话的时候,宁肯保持沉默。
所以,在更多的时候,她的脸上没有了笑容。
排练结束后,关羽和丽丽,交往多了起来。他们一起读高中,一起学习。甚至,关羽考上大学后,落榜的丽丽,仍然陪在他的左右。
她没有痛哭,没有掉一滴泪。在那伤心的时刻,她想起了一句诗,名字就叫《海螺男孩》,她只记得最后一句是,”只是,我找不到吹响你的方式。”
是的,不是你的,留也留不住。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73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