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童年点滴

这两天,看了《澧水河》两位作者对童年往事的回忆文章,也引发了我对童年的点滴回忆,想一吐为快。

记得我读二年级时,也是当年的儿童节到来之前,被班主任伍春德老师安排并导演了一出“提泥鳅”的少儿节目。

整个节目,由一男一女两人完成,另一女演员还是我的同卓邱凤玉同学。

因为我从小性格内向,很少与女同学接触,特别是对节目内容很不理解,整个剧情表达的是我在捉泥鳅时不小心把衣服弄破了,在我束手无策时,是女同学帮我补上的。

也正因为这样,我内心很不情愿接受这次演出,但又违背不了老师安排而不得不接受演出任务。

好在当年我校与邻村望水寺小学举行的庆祝六一儿童节的联欢演出中获得两校师生和家长的高度好评。演出结束后,望水寺小学的赵玉球老师还特意把我拉到她身边交谈了一会,问我叫什么名字,有几岁了…等等。

还有一件事,也是我终生难忘的,那是读五年级时的事,记得是星期六的上午,班主任郑少灼老师在别的班听课去了,布置我们自习,我与另一男同学因玩劣而互砸粉笔坨,事后被一女同学告发,于是被郑老师喊站起来后非常严肃的大骂了一通,并在我们的小学生手册上各写了五个二分,也就是不及格的分数纪录,意思是让我们回家后再接受家长的教育。当时我的心紧张的胸口直跳。

因为是星期六,只有半天课,放学前各班需要把全校卫生打扫一遍(各班划有卫生责任区),当我班学生在进入责任区之后,郑老师又把我俩喊回了他的办公室,进办公室之后我的心比当时受训时更紧张了,心想这次老师还不知要如何更严历的惩罚我俩。但接下来的却是完全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情景。老师先是让我们把小学生手册拿出来给他,然后通通改写成了四分,并话重心长的对我俩说,他和胡术老师都还没有孩子,其实我是最喜欢孩子的,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顽皮,我还是会喜欢你们的。说完,让我们提前离校回家了。哎呀,当时我真的象一级战犯获得国家特敕令一样兴奋。

至今,郑少灼老师那慈父般的高大形象在我心中依然熠熠生辉。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726.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