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弹指挥间,仿佛昨日

今天的这篇文章来自鲁大爷。快要退休的他,唯一的爱好就是打麻将教育人。为了让他把注意力从牌桌上挪开,我一直鼓励他做点其他事儿,其中之一就是写作。这不,他来交作业了。

鲁大爷是78年参加的高考,是wen ge后恢复高考77、78、79级“新三届”学生。他一直感谢高考,从小给我灌输着“知识改变命运”的毒鸡汤。

今年也正逢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就让我们一起走进四十年前的高考吧!

(新闻联播即视感)

——鲁羊羊

四十年,弹指挥间,仿佛昨日

作者:鲁大爷

经过40年前那场高考,于1978年10月16岁的我从四川偏远的小县的区中学来到了现今位列第4直辖市的全国重点大学里求学。在这以前足迹从未超过雅安羌江大桥以东,没见过丘陵与平原、不识足球和排球、也不知文艺复兴和莎士比亚、更听不出斗牛士和蓝色多瑙河,从一个一无所知的未脱奶气的少年转眼就变成了略知一二快将退休的大爷,高考前后的经历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

1978年入学时的资料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我们所在的县比较小,全县分为4个区,区为县的派出机构、1个区管辖数个公社。当时全国县级以下的行政设置与现今对应为:公社=乡镇;大队=行政村;小队=村民小组。区所在的公社有简易的街道和市场,每周日可赶场(北方称为赶集),相比其它公社要热闹些。带有高中的中学就设置在区所在的公社,较小的公社连初中都没有,所以全县仅有4所设置有高中的中学,除县城的中学外,3所区中学规模都比较小,我们年级高中仅有2个班,100多名学生。

那时县级以下的学制是小学5年、初中2年、高中2年。初中毕业后如不能继续升学、参军、招工等,城镇户口的每个家庭可留1子女保留城镇户口外,其它儿女均要下放到农村接受再教育和谋生。下放政策的要求是看户口,不管你的居住环境,像我们这样从小就随父亲在偏远农村学校流动的、没感受过一丝城市气息的乡下城镇居民仍是下放对象,而居住在城边的农民子女仍旧贴近城市生活。我们家的免下证已办给了我大姐,如政策一直不变,她以下的各位就需到农村去谋生了,很感谢父母的远见,结果,我们家没有一人下放农村。不像很多家庭,总想把好处留给小的,那知后来下乡政策取消,大的冤枉到农村苦几年。所以,对待任何事物,都应有发展的眼光!

北京一声惊雷

77年我高一暑假时,下乡政策还未取消,父母就开始联系他们小学所在的大队书记,准备我高二毕业后就近下乡,方便照顾。高二开学后数月,北京一声惊雷传来——大学招生政策改革,取消推荐、恢复考试。全国上下、工农兵商,从六五至七八级的应往届生发了疯一样备考,期望通过考试改变自已命运,大学同学中有一位贵州来的老大哥,他们一家三口同年考入不同城市的学校,这应该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人生演绎。

此前,从小学开始,我们几乎就没怎么学习自然科学,学习中经历最多的是批林批孔、评论水浒、反击右倾等几大运动中抄写大字报;开批判会念发言稿;向伟人写决心书。记得初中毕业时,由于家庭无背景,担心个人影响力不够而不能被推荐上高中(我姐已是先例),效仿报纸报道的向伟人表达“一颗红心、二手准备”的决心,用毛笔誊写成大字报张贴于学校主席台上,受到师生关注。

我要改变命运

到高二获知大学招生恢复考试时,物理不知牛顿定律、化学不知元素周期表,一切均需从零开始。每天心无旁骛,如饥似渴,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77年底正在备考时,小说《第二次握手》、《少女之心》等手抄本先后流传到我校,同学们争相传阅。从小学四年级第一次阅读《矿山风云》长篇小说开始,我对看各种小说是很疯狂的。一旦得到书后不分时间的看,上课看、下课看、上学路上看、放学路上看,回到家做家务事时还看,为此,因看小说还闯了不少祸,也多次吃到了皮肉苦,但依旧未改变。对小说如此痴迷的我,此时同桌在看时已无一丝兴趣,心中只有一个信念,考上大学!远离此地!不下农村!当时文化生活极度贫乏,唯一新鲜的是驻地部队放坝坝电影,但从开始备考至高考结束,包括春节在内,没有看过一次电影,佩服当时自已的自控力,为已点赞!

要在几个月内准备考试,我认为数理化更容易得分,语文只能靠平时积累,而我的语文教师恰好是班主任,所以从备考开始班主任的语文课我基本不上,到室外空地上去学习数理化课程。结果在毕业考试时,他让我的语文不及格,需补考,于是就上演了母校本届学生中唯一的考上大学者与一群学渣同室参加高中毕业补考的荒诞剧。认清主次,把准方向,忽略影响、全力向前,就一定能到达彼岸!这就是我的信念,也期望奋斗中的人有所借鉴。

一举成名天下惊

77年高考是在78年元月举行,当时高二学生是经学校推荐可参加77级考试的,我们中学有2个名额,推荐了2个女生参加,落榜后我们又一同参加78级考试。那一届,我们中学100多人参考,我是唯一进榜的,其它同学后来又复读参考,直到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时仍有同学在复读,但都再没有考上大学者,考入中专的倒有数人。如果当初学校推荐我参加77级考试,结果是…。我认为教师对学生的评价受自身的认知所限,很难做到客观、全面。所以教师对你孩子的意见既不能全部认同,也不能全盘否定,仅作参考而已,这是我后来当家长的观点。

那年我们中学还有一位高姓老师与我们一同参加高考,四川省的体检线是290分,重点线是320分,他考了310多分,被川师录取。我的总分是336分,其中语文是57分、政治是51分、数学是77分、物理是60分、化学是91分。这个分数也说明我的特点:靠理解的掌握好些,靠记忆的掌握差些

有志不在年高

78级高考全县应届生考上了4人,其中3人是县城中学的,另2所中学无一人考上。此前,像我这样出身卑微、贫寒的孩子不仅无人理睬,甚至被人鄙视。成绩单先是通过公社传递领取,后来的分数线及体检名单是通过公社广播通知的,消息一出整个公社都引起轰动。记得我去理发时师傅们对我都特别友善,第1次听到“有志不在年高”的赞扬。走到街上背后总会有人指点和评论,以前面对的冷漠也换成了热情,家人也迎来了世人的微笑和恭维,后来还冒出了不曾有过的同学和老师,这就是世态!毕竟众人具有攀附心理乐于锦上添花,只有智者具有远见才可能雪中送炭。

人生苦短,四十年弹指一挥间,回想过去,年轻时奋斗是必须的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66.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