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小池清水与波浪式美声——净月校区半日游

还没看清小蔡老师短袖衬衫上的图案,练歌就结束了。真不知这音乐时光是快,还是慢。小蔡老师教得真好,而我努力地唱也唱不出所谓的律动。音乐,不是你努力的事。
你来干嘛来了?三十多年没上音乐课,凑什么热闹?七一大合唱啊,学、练,理气健身,新的体验,唱的不好,老师还不点名批评。合唱队女多男少,阴盛阳不衰。女声合唱确实好听,自己的声音,我没听着。
小蔡老师中等个头,黄色蓬松的中分头型,圆脸,一双拢音的耳朵比上次课多了耳坠。不变的是对我们的表扬、灵活的教法还有波浪推送一般的美声,请原谅我这么说,三十年没听见真人不拿话筒唱歌了。没见过世面,小蔡也确实不错:课程幽默、语言形象,我估计好多人会觉得从繁琐的办公室工作中短暂解脱出来了,放松了一个半小时。
听不明白?总有听明白的时候,就是学得慢。渐渐地还听懂了合唱的一点噱头和些许奥妙。你哪个声部?哎,别以为滥竽充数容易啊。
净月停水了,让人想起去年雪灾时的断电。停啥别停水,停水不停歌。
净月图书馆前的宽路是校园中轴,这宽路的中间部分有一排清水小池,由高到低,次第相连。没有时间去寻找清水的源头,但痛痛快快地洗去了手上的秽气。这次来,才发现新树立的郑先生的雕像,那是对着法学院大门的小半身像,底座太大了,不过,真正的先生永远不会显得渺小。
花、草、树没有了春的生机,也没有夏的活趣,草坪上,小黄菊和蒲公英都不多。这平凡的停水的中午,连打印论文的气息都不够浓烈,其实是人累了。距离练歌还早,我最终在外语楼一楼敞厅尽头大书架旁的蓝沙发上躺了两分钟,够宽不够软,适合午睡,睡不熟,就抬眼看那书架上的排排英文书,好多有用的、见过的、没见过的。现在,师生都不缺书了,这大书架是敞厅的点缀。蓝沙发旁边就是135报告厅——临时练歌房的门。
那敞厅是办外语类文化节的地方,停了两年了,疫情已经一年半。
本来想给侄儿借一本《小兵张嘎三维动画设计》,但听说那是一本计算机编程书,哎,素质教育无门,缓慢提升乏力。六月是儿童的六月,盼着多看孩子,分数也见点希望。硕士研究生减少了,工作成绩、生活亮点不能少。我侄儿很爱看小兵张嘎。
净月校区不到半日,最难忘的还是那小池清水和小蔡的波浪式美音。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65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