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学到底是乏味还是多彩——东师专业课小记

五月底的课程一定要总结硕士生答辩的经验教学。好多人只看到照学位照的那些人的帅气和漂亮,没认识到求功名之路上的泥泞、险滩甚至血和泪。
关于本课程讲授的专业问题,有同学提出:战后的日俄(日苏)关系比战前更有研究价值。这是非常有意义的想法,好久没找到“教学相长”的感觉了。战前,日俄两大国敌视、勾结、妥协,互派间谍。战后,两国关系远远不是这么单调,除敌视和互派情报人员外,有意识形态的软对抗,多彩的文化交流还有捕鱼区苏联边防军的枪声。
我早就意识到《西伯利亚的罪与罚》一书的价值,向学生推荐了。这是一本研究战后苏联扣留的日本战俘的书,作者是北京师范大学张建华教授的学生,曾经在北海道大学留学。北海道让人向往,西伯利亚的冬天听说很恐怖。
政治学上的宗教信仰自由,归根结底是公民精神独立与国家政治统治之间的关系。作为普通中国公民,为避免陷入宗教的漩涡,追求精神世界的富足是必要的,可以免去很多窘迫和人际冲突。政治学资料积攒了很多,但是我不能迅速清晰地解释英国的国教问题,对德国基本法也只是道听书说。中欧专列登不上,欧洲语言不熟悉。
这几次课,我偶尔会提起2005年以前阅读的中文的国际关系理论的一些轮廓,没必要找原书、照本宣科了。记住大概,在课堂上抛出去有些概念和话题,同学们就有所回应。比如,什么是国际关系中的“干涉”?干涉包括哪些层级?大家都谈起“文化渗透”。在境外可以使用的抖音被某些国家抵制。
在校园里还是要慎用抖音,浪费时间。
“条约法”是太难了。李浩培先生的书已经被我转让出去。但内容基本还都记得,政治学的很多结论不容怀疑:比如《开罗宣言》的法律效力等等。1956年的《日苏联合宣言》和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都是标准的条约,而1978年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因为缺少关于权利和义务的规定而不像个条约。政治学到底是多彩呢?还是乏味呢?反正空谈,尤其空谈政治是没用的。空谈误国,在任何时代都是。
拒绝空谈从今天做起。我年轻的时候,一看“历史学不是科学”七个字就吃惊不小,现在,才意识到“历史学是一门艺术”这个命题的价值。“历史学不是科学”的话题,在历史系没有人爱听,但这个重大理论问题不能回避。转眼就到五月底了,上课很累,但是要坚持上好。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652.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