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梦想,一旦错过就不再

这个冬天,纱裙成了时尚。
打底裤外边罩一条轻飘飘的纱裙,自然不为御寒,纯为养眼。
裙子,本该是夏天的标配,没想到现在跟春夏秋冬四季都结缘了。
而我跟裙子的缘分,始于十八岁。那年,我已经上大学了。
 
在我的生活中,裙子曾是非常洋气的服装,和我中间,隔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雪白雪白的颜色,泡泡袖,腰部细细的,裙摆大大的,与之配套,发型得是可爱的娃娃头,或者扎两个高高的羊角辫,脚下穿一双白色的凉鞋。
这是我能想到的最最公主的打扮。
有朝一日能穿上裙子,这是我十八岁之前无数个梦想中的一个。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十八岁上了大学,终于有了穿裙子的可能。大一那年春末夏初,天气一天天热了起来,校园里的很多女生都换上了裙子。我们宿舍除我之外的同学也都打开箱子,换上裙子,婀娜地走在楼道、水房以及去教室、去食堂和去一切地方的路上。
而我的箱子里,是没有裙子的储备的。
周末,一个最要好的舍友陪我上街买裙子。
我怀揣着自己所有的家当,那也不过十来块钱,其中还有用饭菜票换来的几块钱,心脏一路上蹦蹦蹦地跳着,兴奋,期待,一个十八年的梦想马上就要实现了,让我如何淡定得下来?
那时候这座省会城市购物还没有像现在这样严格地分成三六九等,那几个大型商场的商品也不会把穷人吓得不敢涉足,比如我,虽稍有忐忑,也敢跟着舍友进了离学校最近的大商场——解放商场(已经被开元取而代之了),买了我生平第一条裙子。
那年月的服装,哪能跟今天琳琅满目的服装同日而语啊。我们转来转去,犹豫不决。舍友真是好舍友,为了帮我省银子,出宿舍前她把我有限的两件衣服扒拉来扒拉去,觉得可以买一条短裙配我的那件白短袖。我们最终选择了一条格子短裙,稍稍带点小喇叭,花了我六块大洋。
回校后,全宿舍都认真参观了裙子,一致认为不错。我还想装矜持,脸上的表情淡淡的,似乎毫不上心。她们却不依了,逼着我马上穿上。其实这正中下怀,买回来不穿不等于衣锦夜行吗?我装着不太情愿的样子,换上了白短袖和格子裙。
那件裙子的长度到膝盖,十几年来小腿一直裹在裤子里,现在一下子裸露在外,心理上产生了没穿裤子的感觉。我下意识缩着身子,想把自己藏起来。加上张开的裙摆,我觉得凉风吹遍了全身。其实,宿舍里闷热异常,没有一丝丝的风。
她们命令我站直了,别缩着。我慢慢直起腿,紧张地盯着她们,观察她们的反应。她们连连点头,我心里也踏实了,因为她们就是我的镜子。
那个时刻,我觉得我和她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缩短了不少。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大一的夏天,就是这条格子裙伴我度过的。晚上洗,早上穿,一点不误事。
暑假回到老家,为了显摆,我带回了这条裙子。
在校园里,习惯了穿裙子后,长及膝盖的裙子一点也不觉得短了,可回到老家,我一下子觉得裙子短得无法上身,两条小腿都裸露在外边,这也太不像话了吧?环境真的会左右人的想法。顾虑让我压根没有胆量在老家穿上这条裙子。
当然也上身过一次。我关上前门,换上裙子,一个人在后院洗衣服。这明显是想显摆又怕人看见的矛盾心理。不巧,还真有人敲门,我手忙脚乱地换上裤子,跑出去开了门。邻居疑惑地看了我半天。也是,在老家,谁家有人在家会关门呢?这能不让人怀疑吗?
也罢,那个暑假,我再没在裤子和裙子之间切换来切换去了,嫌麻烦。
不过,以十八岁的高龄,公主裙的梦想是再也没有机会实现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5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