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一篇特殊的工作计划

少时就默默不闻。我自知水平不如“三苏”中的苏洵(1009—1066),所谓大器晚成也与己无关。最近一段时间帮学生修改错字和论文排版,俳句翻译没有新成果。想来想去,只能把要做的工作加以梳理和计划,才能避免浪费时间。
《日本诗歌史》肯定难写,难写也是要写的,那么多艰难的工作都完成了,《日本诗歌史》也就有了一百个完成的理由。从体例上,我不是大学问家,写“史”,不管是文学史还是通常说的“历史”,对“史”的取舍标准不离谱就可以,不回避难点。自己不懂的东西不硬写。不离谱这个要求是不是太低了?这本书的体例当然还是章节体,注释不必追求太多,也不必追求每首诗全采用“钟译”。
内容怎么逐渐成型呢?我想起了小时候读过的陶宗仪(差点写成《水浒》里的九尾龟陶宗旺)写《南村辍耕录》的故事,他在若干陶罐上贴好分类标签,写好一条就扔到相应的陶罐里。可以用类似的办法,日积月累。写作过程中,时刻提醒自己:对所有的亲人都不要忽视。油、盐、酱、醋,然后才是诗、词、歌、赋。
《东北师范大学日本诗歌翻译与研究丛书》第五本肯定是要做的,而且确定就做“俳句”。2022年底是最佳出版时间。至于有没有第六本,您自己猜。
《新中国未来记》被我归到“政治小说”了,作者梁启超有好多有趣的地方:他设想中国国富民强的时候,在南京召开国际会议,好多国家的领导人到场,其中有俄罗斯大统领。梁启超为什么认为将来沙皇会被推翻,而英国和日本皇室就没事呢?这部小说的第一章《楔子》写道:
(2062年)恰好遇着我国举行祝典,诸友邦皆特派兵舰来庆贺,英国皇帝、皇后,俄国大统领及夫人,菲律宾大统领及夫人,匈加利大统领及夫人,皆亲临致祝。其余列强,皆有头等钦差代一国表贺意,都齐集南京,好不匆忙,好不热闹。
梁启超借小说中人物之口提出:要学俄语,研究俄国;不懂俄国,必受其害。他学没学俄语呢?我估计没学。俄语难。梁启超在去日本的船上学会日语的事可能有点夸大。提到梁启超的这本“政治书”,一本厚重的《国际政治教学法》,还要不要努力?
中国的文言文要抄起来、读起来。废纸自然随意用,写满算环保,也要用好纸抄一份,比如欧阳修的《秋声赋》、李斯的《谏逐客书》和苏洵的《六国论》等。一是文科教师本来就应该会这些东西,第二,孩子中考结束以后,还要在语文阅读和积累上继续拼一拼。
对于学生,当然是淡化日语要求,好好指导。这和毕业答辩的难度无关,这是导师的责任,也是现实的任务。淡化对学生的日语要求,十五年来,我都是如此。
减少空谈,尽力让自己成为服务型教师。此篇工作计划乃千字文,庆幸没有虚度一上午。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527.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