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监考时,我这样打发无聊的时间

在我看来,度日如年这个成语就是为监考老师量身打造的。
 
第一排有个男生,我每次把一组7人的卷子递到他手里,他接过后都会说一句“谢谢老师”。发卷子是我的本分工作,这个男生好有礼貌啊。
今天考三科,每科三张卷子,也就是说,他对我说了9次“谢谢老师”。
礼貌的学生谁不喜欢呢?我看着这个埋头答卷的男生,遗憾他怎么不是我班里的学生呢?
 
不过,我带的班里也有让人欢喜的学生,而且不少。
就说昨天下考时,我让后排同学把本组的卷子按座位号由小到大收上来,五个同学都做得很好。李任哲两次收上来后,都站在讲桌旁又检查了一遍,确保准确无误才交到我手里。
认真的学生最可爱。
我监考时没事就看看李任哲,真是越看越讨人喜欢。
 
我拿着讲桌上放着的考生名单,瞎琢磨:男女比例,差不多;戴眼镜和不戴眼镜的,已经对半了;单名不吃香了;名字是越来越讲究了,不过讲究得有点单一,34个人的考场,高频用字“昊”就出现了4次,同音的浩还有2个。
看着看着,目光聚焦在一个学生的名字上,我灵感一现,编了个谜面:文房至宝,打一班一同学名字。
这个谜面,我越看越觉得贴切,越看越觉着高级,越看越觉得能猜出来的人一定是个有文化的人。
还是我来揭晓谜底吧,张墨函。
“函”有盒子的意思,“墨函”不就是墨盒吗?文房四宝是笔墨纸砚,这个大家都知道,但旧时人们用来装盛墨汁的文房用具墨盒,是被称为文房至宝的。
是不是还有点意思?
学点语文,猜谜都有优势。
第一次见到张墨函这个名字,就觉得挺有书香气的,只不过我也没想到我监考时还能编出一个不错的谜语,有点小小的得意。
表扬一下张墨函。这次期末考,默写有16分,全年级只有两个人得满了,张墨函就是其中之一。除了她的认真,不知跟家长起的名字有没有关系。

 

我拿起保温杯,打开,把茶水倒进杯盖中,端起来慢慢抿着。
茶是专门为监考泡的浓茶。监考无所事事,容易打盹,喝点浓茶提提神;但又不能多喝,虽然有机动监考老师,可这个不太有保证。考场不能离开人,想上厕所又去不了难受着呢,还是少喝为妙。
我边喝茶,边扫视了教室一圈。咦,有个考生的水杯和我一模一样:粉色的杯身,灰色的盖子,颜色毫无二致。
不会也是同一个牌子吧?
我看了看自己水杯杯身上的商标——以前从没关心过,慢悠悠踱到那个考生旁边,还真一样啊。再仔细一看,我还是发现了两处不同:我的水杯杯盖上的绳子是粉色的,跟杯身一样;学生的是灰色的,跟杯盖相同——看起来都很协调。不过我的水杯比学生的高一些,容量自然也就大一些。
这么小的范围,还能英雄所见略同,选了同一款水杯,这也很是难得。
 
下考还遥遥无期。
讲桌上有高二剩下的语文试题,闲着也是闲着,我从粉笔盒里捡了根笔,做上了。
等我做完再抬起头来,看了看墙上的表,心满意足。做题太投入,一下子就过去了二十来分钟。反过来一想,一份完整的卷子,除了作文,我全都做了,怎么才花了20来分钟呢?如果一下子过去了一个小时多好。
下考后,我还真找来高二的答案对了一下。语文老师嘛,全对也没什么好骄傲的,那是本分。小说阅读中有一道题,答案给的一个小点我没写出来,但我写出来的一个点答案没有。再三比对,反复思考,我的结论是我答出的点要比答案给的那个点更合适。
今天高一考政史地。我也齐齐做了一遍,感觉历史最有把握。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考试规定不能提前交卷。很多学生早早就写完了,或者说,早早把会的写完了,就坦坦荡荡趴在桌上睡觉了。
我就在心里对着这些学生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不作妖,不对,是不作弊,这是做学生的底线,好样的。可是,时间这么充裕,你就不能把你那一把乱草样的书写,一笔一划写得清楚些?权当练字也成啊。再说了,这样也好打发时间啊……
 
至于教室犄角旮旯贴着的有字的东西,我全都看了不止一遍,还捎带着复习了一下教室黑板一角用英语写着的课表,还好,所有的科目我还都记得是啥。
如此天马行空信马由缰牛头不对马嘴地胡思乱想……在你感觉再也忍不下去的时候,下考铃终于响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4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