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却被笨手误

准放假模式开启。

早上醒来,带着可乐下楼溜达。反正不用赶时间,只要可乐愿意,溜达多久都行,我不会像平时那么催它。

可乐还是很容易知足的,溜达一大圈后,它就主动往家跑了。

喂过可乐,不慌不忙地拉着小车去早市买菜。

路上,看到有人手里提着一个细长的塑料袋,里边装着我爱吃的金黄色的膨香酥,脚步不觉加快了。

只要遇到膨香酥,我必买无疑。可是,膨香酥可遇难求,有时候,很久很久都见不到影子,今天总算可以饱饱口福了。

我无心买菜,注意力都在膨香酥上,沿路随便买了几样菜,在市场最里头,终于看到膨香酥了。

一辆有些年头的面包车,车身斑斑驳驳的,后盖掀开,一个简易的喷头正在不停歇地往外喷吐膨香酥。比大拇指稍粗的中空的膨香酥源源不断地往出冒,旁边一个圆弧形的小刀片匀速地转着圈,每转一圈都会跟膨香酥来一次亲密接触,不动声色之中就把冒出来的膨香酥拦腰刮断,膨香酥疼得蜷了起来,扭曲成等长的圆弧状,跌落在下边的不锈钢大容器里。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车盖旁边挂着一块纸板,上边歪歪扭扭用马克笔写着几个大字:一袋四元。纸板下边贴着微信和支付宝付款码。

没想到摊子前居然还有七八个人排着队。

老板是一个中年男子,正利索地扯过一个细长的塑料袋,递给顾客。顾客张开袋子,等老板往里装。老板用一把塑料铲铲起膨香酥,装进袋子里,直到装满为止。每个快排到跟前的顾客,都提前举着手机扫码,付款后,接过老板的袋子,人人都配合默契,没人说话,也用不着说话。

我最烦排队了。

旁边的桌子上还整齐地码放着十多袋装好的膨香酥,随便拿一袋不就行了,冷飕飕地干嘛非得排队啊。我远远地扫了码,准备提一袋就走。

桌子旁边正排着队的一个大妈,扯扯我的衣服,低声说:很快的,用不了多大功夫,还是排队买新鲜的好。这些没准是昨天剩下来的。这东西一搁就不好吃了,不酥脆了,皮了。还有,你看,新装的比袋子里的多多了,拿这个太不合算了。

我一看,果不其然,张着袋子的顾客,每装进一铲子,都会抖抖袋子,每个人的袋口都扎不起来了,因为装得太满啦。桌上的就不一样了,袋口扎得严严实实,还留出两个小小的耳朵,方便顾客提。可是,这得少装多少啊。

大妈的第一个理由更有说服力。如果真皮了,口感就差太多了。好不容易碰上了,当然要吃最新鲜的了。再说我又不用赶时间,着什么急啊?

我赶紧站在大妈后边,也排上队了。

还真不慢,很快就轮到大妈了。我看到大妈张着袋子,上下抖抖,左右晃晃,里边的膨香酥严丝合缝,老板也实在,袋口的膨香酥都溢出来了。我暗暗庆幸听了大妈的建议,这次不说占便宜,起码不吃亏了。

轮到我了,我也张开袋子,我也抖了抖袋子,可是,老板还没怎么装呢,就已经溢出来了。后边的人笑我:你看你,里边全都支棱着,把空间都占满了,没装进多少。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老板也笑了,又给我加了半铲子。我赶紧抱着袋子站到旁边,别耽误了后边的人,讨人嫌。我想系上袋子,不然没法拎着走啊,可是,袋口一点余地都没有。旁边有人也像我一样,人家站着先吃几根,空出地方好系袋子,我还没有人家这么坦然,不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之下吃东西。一着急,我往下一按,上边的膨香酥碎了,小片连同粉末顺着缝隙往下落,我的黑色羽绒服的衣袖上也落了一层粉末。我低头一看,袋子最底下的两个角是空的,中间果然是支棱的。

放心,都是早上装的,我来得早,人少,我就先装了几袋。

老板忙里偷闲,给一个跟我抱着同样疑问的顾客大声解释道。

我手里这袋子装进的膨香酥,远没有桌子上的袋子装得多。

我的手太笨了,我也高估了自己的本事。

唉,早知道还是提一袋算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42.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