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我家有群燕

昨天晚上,隔壁嫂子打电话告诉我,说我家的那几对燕子又回来了,在房檐下的电线上落了一溜溜,进不了门。
我一听,高兴得不得了,一宿没睡,那燕子可是好几年没回来了。
隔壁嫂子说这几对燕子她认得!
掰指算算,我正式离开家在外漂泊八个年头了,这几对燕子在我家安家也十几个年头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九十年代初,我和爱人还年轻,身强力壮的,靠着家里那几亩地过日子。麦子收了种玉米,玉米收了种麦子,所得收入除供两个孩子读书外,省吃俭用攒了点钱盖了新房。
盖房的时候我请了风水先生,风水先生拿着罗盘在我家的庄基地上搭过来搭过去的,又看了看庄基地后边的南岸坡。说拿罗盘上看,我这块庄基地是正南正北,一点都不差。
这南岸坡远看就像一只蓄势待发的雄狮,还说这个南岸坡的坡势特别好。从南岸坡的坡势来看我的这块庄基地,这块正在相上,是块宝地,说以后我和爱人能享清福。
我不知道阴阳先生说的“相上”是哪块。我想风水先生可能是害怕我不给他看风水钱,故意朝好呢说,也就没在意。阴阳先生,就是长了个阴阳嘴,哈好都能说,照客下面。有时朝好了说能挣钱,有时往哈了说也能挣钱。
大多数人叫阴阳先生,花点钱,就是求个心安理得,借先生的吉言,寻个心理安慰。
我想我也是。
房子盖好后第一年春天,花儿开的正艳,下了一晚的春雨,这场雨下的很及时,从去年秋天种了麦子到现在,一个冬天连一丁点雪的面都没见过。
记得那雨下的很柔,很稳,不大不小,不紧不慢的。真是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农人没过多的要求,只求个风调雨顺。有个好收成。
下雨了,便是农人的休息日。
那天吃完早饭,爱人便端着她的针线蒲篮坐在房檐底下给孩子补补丁,两只燕子便飞进了我们屋里,在屋里打了几个转,便落在了屋里的电线上,晃着小脑袋,眼珠子滴溜滴溜乱看,啾啾啾啾的像是说着话。爱人急忙叫我,说家里来燕子了。
对于燕子,很小的时候,我婆就说燕子是好虫,吉祥,飞到谁家就能给谁家带来好运气,所以总是盼着有燕子能在我屋房檐下垒个窝。
每次去耀强家,看见耀强呀房檐底下那一窝燕子,我就想这燕子咋不把窝垒到我屋去呢,再把窝垒到我屋,我屋也能跟耀强呀屋一样,就有白馍吃了,耀强呀屋是财东。
虽然我不知道是耀强呀先成财东后家里有的燕子,还是有了燕子后家里才成了财东的,但我跟我婆观点一样,总认为家里来燕子就有好运!

听见爱人的话,我急忙走了出来,蹑手蹑脚的,害怕惊动了这黑色的精灵。但它们并没有害怕我两,依旧在那电线上东瞅西瞧的,像是在寻找安家的地方,俨然它们就是这的主人一般。
记得我爸曾经想让燕子在我老屋垒窝,给我老屋那个楼檩上钉过一个小木板,说燕子来了垒窝方便,可那个木板钉上几年,也没盼来一个燕子。爱人也盼燕子,她让我在我屋东北角的墙上像父亲那样给钉个木板,我不知道这样行不行,会不会失得其反,管它呢,属于自己的,怎么赶也不走,不是自己的,不管怎样也留不住。
爱人给我扶好梯子,我就学着父亲的样子,钉了一个木板。我钉,那两只燕子瞪着圆眼珠子滴溜溜的看。
奇怪的是,我搬掉梯子的时候,那两只燕子就飞了过去,落在了那木板上,叽叽喳喳的,在上边跳过来蹦过去的,看样子对我钉的这个木板很满意。
两只燕子很勤奋,它们也没歇着,我家门前有条渠,渠水经常清清亮亮的,渠边有淤泥和青草,两只燕子从渠里衔着淤泥回来,不停的来回往返着,有时从泥里刨出有虫子,它们你让给我,我让给你,十分恩爱。
临尽傍黑的时候,它们就把自己的窝修建好了。第二天,它们又嚼回鸟毛和一些比较柔软的东西回来,舖在窝里,爱人说这燕子可能是要下蛋生儿子了。
果不其然,近一个月过去后,就有小燕子叽叽喳喳的叫着出世了,我一数正好j九只,张着黄色的小嘴,等着燕妈妈捉虫子喂在嘴里,家里有了这窝小燕子子,也有了生气,儿子女儿那时还小,有这窝燕子做伴,他们也多了好多欢乐。这一年快到秋季,家里的一窝燕子已经分成好几窝了,如同人一样,长大了,羽毛丰了,就各奔前程了。
到了秋天,气温低了,它们陆续的飞回南方去了,我曾担心它们明年还回回来吗?
也曾想象它们在南方的那个家好吗?
甚至怀疑那家的主人回不会虐待它们?
会不会那家养着一只猫会伤害到它们?
……
那年秋季,玉米和黄豆长的特别的好,我心中想象可能是家里的这群燕子带来的福。
一连几年,那几窝燕子都是春天来,秋天走,家里的粮食也是年年大丰收,风也调,雨也顺。
最后几年,儿子和女儿相继上了大学,我想也是家里那几只燕子带来的好运的。再后来,靠那几亩地的微薄收入是解决不了孩子上学的费用和日常的开销问题了,于是受燕子的启发,不适应生存了,我们就如同大多数人农村人一样,就得找一个适应生存的地方继续下去。
也可能这个地方就如同我想象的我们家那几窝燕子的另一个家一样,有没有威胁,是不是也藏着一只狰狞的猫?
我离开家的那几年,我锁了家里的门,开了一扇窗,我想着,他们回来了,还会有个温暖的家,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回去看一下,它们确实是回来过,只是小住了一会,因为它们每回来一次都会给窝里加点铺垫的羽毛,我想,它们也许和我一样,觉得这里没有了人间烟火气,但不舍!

但愿这一次,我打开家里的大门,希望它们能像过去一样,能多住一段时间,一直住下去。
但愿我们的那个家不再是我们和那几只小燕子的一个客栈!
也不知道这些吉祥的小精灵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好运气!
但愿能像我婆说的那样,燕子到家,福气到家。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40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