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小哥

认识阿光也是在这座大厦后门值班的这几天,大厦物业明确规定,外卖员不能上楼。也是有道理,一个高大上的写字楼,外卖哥来回穿梭,那和菜市场也什么两样。于是,后门保安的值班桌子,也成了外卖哥放外卖的地方。在午饭高峰期,满桌子的外卖堆积如山。匆匆忙忙的外卖哥放下外卖拍照打电话,便匆匆忙忙小跑步离开,有点还要对着手机拍照,眨眼睛,摇脑袋。也有个别刁钻的人非要求把外卖送上楼,我便对他说:你就说,保安不许外卖上楼。外卖哥也乐意,免得等电梯浪费时间。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外卖哥多数是年轻人,只有阿光年龄较大,才引起我的注意。那天下午两点钟,阿光送来外卖,也许这时订单不是太多,阿光索性坐下来,点燃一支烟,烟雾从嘴里喷出形成一道烟柱,在风中散去。他先是询问在这边当保安的情况,然后又感慨道:年龄大了,工作不好找,只好跑外卖。跑外卖虽然收入可观,可是风里来,雨里去,半夜三更有单也要跑。午夜回到出租屋,累成一团泥,栽倒就睡。阿光说:路线熟悉了,一天跑五十多单,一个月也能挣七八千。

阿光今年四十四岁,七八年生的,属马。驻马店人,高大魁梧,浓眉大眼,快人快语。早些年,在附近的电器厂上班,后来工厂搬迁到外地,由于孩子在一家私立学校读书,阿光便留下来,跑外卖供孩子读书。提起孩子读书的事,他似乎有一肚子话要说。这位城市有很多所公立学校,外地孩子想进公立学校那可比登天还有难。各种条条框框的规定,很难满足。要有居住证,学位房,纳税证明等等。以前,居住证办理收费的时候,治安队三天两头闯进工厂让你办居住证。现在,居住证办理不收费了,社区又以多种理由拒绝办证。再说学位房,那就太坑了。这边房价已经涨到三万多,一套房子少说也要三百多万。一个打工人三辈子都买不到一套房。无奈之下,只有选择进私立学校。只是私立学校学费太昂贵,一个学期学费生活费也要一万多。为了让孩子不要输在起跑线上,阿光选择了跑外卖,妻子在酒店洗碗。

后来的几天,见到阿光也没来得及说话,他提着外卖小跑步跑到后门,匆匆忙忙放下外卖消失在风雨中。

这座城市发展速度飞快,商业园区的高楼大厦越来越多,越来越高。与园区隔着一条马路的旧村子,全是低矮的楼房或者瓦房,街道弯弯曲曲,房子显得杂乱无章。本地人都住进崭新的高楼大厦,有的在外做大生意,旧房子便出租给外地人。低矮潮湿的旧瓦房出租价格相对比较低,深受拾荒者,外卖哥,快递哥,工厂员工的青睐。一个偶然的机会,在狭窄的巷道再一次见到阿光,他一家就住在一间不足十五平方的瓦房里。门前的巷道,停靠着阿光的电动车,电动车后架上是那个有着醒目颜色和标志的外卖箱。

在这座城市的旧村落里,生活着许许多多外地人,他们住着廉价的出租屋,吃着简单的饭菜,干着又累又脏的活,挣着微薄的工作,却养着一家老小。普普通通的人,做着普普通通的工作。平平淡淡的生活,体现着平平淡淡的人生。这现在就是这样,要活着,就要努力。不遭读书十年罪,必受生活一世累。不同阶层的人,有不同的活法。不论从事任何职业,工作有高低贵贱之分,人有三六九等之别,但是,人格与尊严都是平等的,每一个人辛苦付出都值得我们尊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33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