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朗朗缀在树梢,一摇一晃,似乎比蝴蝶还轻。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清晨有风,骑车送安安去车站,问她冷不冷?只说不冷。
也许不冷,是凉。
把车子减速,眼睛就有了余光看沿途的田野。

立夏了。
麦地已是金黄。油菜籽也是。感觉现在的农作物都提前成熟了。又或者是现在什么都种得早。

在“拣朴寨”早餐。
我们是去的最早的食客。安安要一碗热干面,一碗汤。我本不想这么早吃,想她一个人吃,陪她,自己叫了一碗汤面。
随后进来的是几位男客。女主人很殷勤,问吃什么炉子?什么卤菜?什么酒?其中一位男人走到卤菜面前,有些惊讶地:“呀,今天有蹄花。来一盘蹄花,嗯,再来一碟牛肉。”他又指着旁边的火锅,说,炖一个炉子。
这自然会消费不少,女主人满脸开花。
这时,又进来一个高高胖胖的男人。那男人进来就与另两个人拢堆了。显然,他们是一起的。
“听说你昨天一天就搞成了万元户。今天是不是买单呢?”有人问。
“万元户算什么?”男人踱开,有些不屑的语气。

我听了,不免看了他们一眼。
一天。一万元。
我忽然明白过来,五月正是小龙虾上市的旺季,男人大约是昨天卖了一万元的小龙虾。
那天听安安同学爸爸说他九亩地,现在一天大约可卖一千多。我问他的小龙虾养得好不好?他说一般般。
“我这九亩地一年才几万块。养得好,可以上十万的。”
我又问他需投资多少?他说自己育的虾种,投资小很多,饲料什么的大约七千块钱。
“现在就是村里没地了。要是还能包得到地,我一个人在家种三十亩是没问题的。”安安同学爸爸说。

我是不懂农活的。但偶尔与他们聊天,心里也是快活的。作为乡下人,我自是希望乡民们收入好,生活好。
不得不说,现在的农民早已不是从前传统意义上的农民。现在的农民不仅需要懂技术,还得踏实、肯干。

从前的立夏爸妈在做什么呢?应是忙着插秧种谷。还有棉花也到了培育的重要时刻。
现在,小龙虾过后就到了晚稻播种的季节。
听说现在稻子的价钱好。

小桥村的很多地包出去了。我看见那些地有一部分种了药材,有一部分养虾种稻,还有零星的一些,就是农人自己摸菜园,种一点黄豆芝麻棉花。
比如我的父母。
他们已经老了,没有能力也没有精力去养虾种稻。他们种黄豆芝麻棉花也是很少的一点。
我想,时代向前,以后的土地会回到年轻人手中,并且是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年轻人。
这让我想到了起初土地转包我听到的庄园、农场主。

回转的路上,但见渠水涨了,渠边,苇草青青,野蔷薇粉白。
再过去的虾稻田里,漂着一只红塑料船,船里,有男人躬身不知在忙碌些什么,他的手中,拖起的是绿色的长长的那种一节一节的笼子。

彼时,布谷鸟飞过,“布谷、布谷”的叫声,很是高远。路边的油菜地里,有戴着帽子的老妇人在割油菜,默不作声。
忽地,我又想到妈妈,有些心疼。转念一想,对她而言,能靠自己的双手挣来自己的生活,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就像这乡间的野花野草,它们实在是极其美丽的景象。

此刻,朝窗外望去,但觉夏意浅淡,绿荫深浓,枇杷树上的枇杷黄了,明朗朗缀在树梢,一摇一晃,似乎比蝴蝶还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319.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