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保洁大姐,绿化大哥

在大厦后门值班的这几天,与保洁大姐和绿化大哥混熟了。后门保安值班的桌子正对着垃圾房,保洁大姐和绿化大哥也在里面休息,上下班都从面前走过,渐渐的话多了,人熟了。他们来自不同地方,操着不同地方的乡音,有广东粤西的,湖北荆门的,湖南衡阳的,四川内江的,还有庆阳镇原的。初次见到他们,看见他们年龄大,头发花白,干这些又脏又累的活,心里隐隐作痛。后来在几天时间混熟了,他们生活处境竟然让我惊诧。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衡阳李大叔

李大叔应该是这些保洁绿化大姐大哥里面年龄最大的,平时沉默寡言,不善言辞。李大叔是湖南衡阳西渡人,今年六十七岁。与他熟悉后,便打开他的话匣子,虽然衡阳口音很重,我依然能完全听懂。他的童年赶上三年自然灾害,经常食不果腹,衣不遮体。后来赶上大跃进,修公路,修铁路吃尽苦头。再后来,他开起铁匠铺,与妻子一起打铁为生,妻子能抡起八磅的铁锤,打得铁器火花四溅,这一坚持就是三十年。后来,包产到户农业机械化,用铁器农具的人越来越少,只好放弃。村里建新房的人多了,李大叔便做小工,供子女读书。苍天不负有心人,辛苦总算得到回报。李大叔的儿子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航天大学,毕业后留学墨西哥,现在在广州军区工作。儿媳也非常优秀,是名法官。儿子儿媳年薪超过五十万,在这座城市买了房子车子,有了小孩,便把父母接过来看小孩。李大叔是我见过意志力最好的爷爷。以前在工地做小工,一天要抽两包烟,烟瘾很大。后来带孙子,吸烟影响孙子健康成长,索性就把烟彻底戒了。我说:像您这样的生活条件,完全没有必要再出来做事了,该安度晚年了。李大叔呵呵大笑:孙子上学了,他失业了。在家看老婆看了六十年早都看腻,看手机又不会,看电视又无聊,不如出来找点事做,人多热闹。不图挣多少钱,只图开心。

 

荆门王哥

出门在外这么多年,可谓阅人无数,只要你开口,哪怕只言片语,也能准确无误的判断出你是哪里人。可是遇见王哥我彻底翻车了,他个头不高,留一个时髦的锅盖头,上门牙向外突出,有点像《功夫》影片中的龅牙珍,抿紧嘴唇,牙齿与嘴唇有吻合的完美无缺。王哥操着浓重的河南南阳口音,我便断定他是南阳人,结果他说是湖北荆门人。与河南南阳交界,自幼在河南南阳,后来搬迁到湖北荆门,乡音一直没有改变。王哥负责园区的绿化,浇水剪草,修枝剪叶。虽然是在骄阳下,一顶草帽便可遮阳。他是这些保洁大姐,绿化大哥中的开心果,插科打诨,笑声不断。遇见领导批评,他总是点头哈腰,笑脸相迎。一片空地,几棵樟树,树荫下的空地,扦插新苗总是活不了,三番五次,都没成功。被领导劈头盖脸数落一顿,王哥脸上的微笑有点僵硬与无奈。中午休息时间,戴着草帽,骑着单车,走访了周围的绿化工人。得到经验,樟树下扦插比较难活,必须在晴天,枝条在多菌灵中浸泡。王哥照着做,果然成功了。那天,王哥给领导做检讨,说自己经验不足,没虚心学习。领导乐了,王哥头低过裤裆了。周围的人也笑了,王哥恨不得造个老鼠洞钻进去。

 

镇原大姐

在地库的日子,几乎与世隔绝。从地库客梯出出进进的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个个非富即贵,有些假惺惺的慈眉善脸,有些板着脸看都不看你一眼。午饭时间,地库相对比较清闲。这时一位大约五十多岁的,个子高高的大姐打扫地库。自言自语,忽然觉得这话非常熟悉,便直接开口问大姐:您是庆阳哪里人?大姐没反应过来,便应付着说是西安那边的。我再次问大姐你是庆阳哪里人?我说我是宁县人。大姐大吃一惊,她说她在这座城市,从来没见过庆阳人。后来,与大姐攀谈,知道她是镇原上肖人,爱人在镇原县城机关工作,现在退休了。大儿子与儿媳在这座城市工作,薪资不菲。孙子上学了,大姐闲着无事,做保洁纯属找乐子。二儿子与二儿媳在重庆工作,工作稳定,薪水很高。大姐先前在西峰买了一套房,几年后买了净赚二十万。二零一六年在这座城市买了一套房,最近房子涨价,净赚百万。大姐的爱人,早上开车送孙子上学,下午开车接孙子放学,其余时间,拿着手机不丢手。大姐做保洁,纯粹是找乐子。

肇庆阿姐

阿姐是肇庆人,六十多岁,属于粤西地区,经济相对欠发达。肇庆我去玩过一次,山清水秀,风光旖旎。其中七星岩与鼎湖山最为出名,盛产砚台,中国四大名砚之一端砚便出产于此。另外,肇庆的裹粽也是闻名遐迩。阿姐有着南粤人的相貌特征,高颧骨,厚嘴唇,皮肤黧黑,眼睛黑扑扑的。阿姐的家在粤西山区,出行不方便,农产品也卖不出去,于是举家到这座城市谋生。爱人做环卫工,八小时,工资不高。阿姐做保洁,工作相对环卫比较轻松,不用日晒雨淋,就是工资低得可怜。儿女们都在这座城市工作,工作稳定,收入可观。阿姐是个热心肠,热情话多,每次都把保安的桌子擦得一尘不染。知道我们没有午休时间,容易犯困打瞌睡,于是拿一瓶话梅给我。下午六点,下班前,知道我们没有吃饭,便拿几块面包给我。月底因为身体原因,短暂的二十几天保安工作画上了句号,也没来得及与阿姐道别。

让我诧异的是保洁大姐绿化大哥多数不是为了挣钱而工作,而是,忙碌了一辈子,到老了也闲不下来。闲下来浑身不舒服,找点事做,浑身舒坦,让我自叹不如。年纪大了,没单位要的老男人,做保安却是为了养家糊口,在夹缝中艰难的生存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316.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