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我慢慢爱上多肉

如今,我迷上多肉,绝不是跟风。是日久生情,经过了漫长的情感孕育。
我对于新事物的认知与接纳,总是比别人晚好几步。比如,很多年前,我住在狭小的出租房里,养了几盆诗情的绿植,记得很清楚,翠玉玲珑的金枝玉叶,魁梧肥壮的绿玉树,垂影如绿帘的牡丹吊兰,还有一盆葱郁结不出果的珊瑚樱,随意地安置在电视机旁,却长得很好。清新的绿色点缀着小而沉闷的居室,明亮而诗意。普通如草的花,我当做宝贝,看着几盆绿,心情总是愉悦的。
有一回,我正快活地哼着歌,把几盆花搬到外边吹风晒太阳,它们沐着阳光时的样子,焕然一新,绿泱泱的,像刚睡醒抱出屋的婴儿,惺忪着清澈的眸,贪婪地享受着从巷子里吹过来的风。我看着知足,欢喜,美意。这时,邻家女子手里举着一朵绿,风风火火地跑过来。送来一朵肉乎乎,叶形如莲花的植物,说是多肉“观音莲”,再细细地看,叶形一圈圈紧致地排列,十分像西游记里观音菩萨的莲花座。这是我破天荒地初听到“多肉”这个词语,若是婴儿的昵称。我并没像如今,拿到每种植物,研究其生长习性,就那么毫不了解地胡乱地把“观音莲”栽于金枝玉叶的盆沿。其实,如今才明白,多肉是一类草本植物的统称,茎、叶、梗,有其一储存大量的水份,可在失去外界供应养分的环境下自生很久。我养的那些绿植也属于多肉,只是科属不同。
金枝玉叶越来越茂盛,小巧的叶儿油光发亮,而与它共居的那朵观音莲,却缩小了,默默地腐烂死去。
邻家女子的观音莲,爆盆,朵朵似莲花,可好看了。我无动于衷,以为多肉如吃饭挑食的小孩,不好养,引不起我的兴趣。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后来重新租房子,去看房子,是冬天的晚上。当主人打开出租房房门,开了灯,入眼的是大堆稻草。女主人在我惊诧的目光里扒开稻草,我瞪大眼睛,愈加惊诧。稻草里盖着盆盆罐罐几百盆花草,叶儿都饱满肥厚,真可谓千姿百态了,或妩媚如美人,或绚丽如彩霞,或苍劲如古松,或古雅如旧画,或萌哒如孩童,或嫩如婴儿指,或娇如少女腮,是诗是艺术品。后来我才知道那些盆花都是多肉。
房子我没有租成,女主人的老公不同意,他要房子放多肉,冬天多肉怕冻,必须放屋里,一冬不用浇水,待到开春搬出去,丝毫不影响生长。
这是我头回对多肉有一点点了解,同时内心揣摩着养多肉的男人一定好脾气,但仍无养一盆多肉的想法。如同,女友穿了再好看再时尚的服饰,我从没想到自己也买一件穿,因为别人穿了美,不一定适合自己。
从初次听到“多肉”这个词语,就觉得是婴儿的昵称。那时我的孩子还小,乖巧听话,像和煦的阳光里含着露水的嫩芽,欣欣向荣。在我的老家,深情的母亲,常把幼小的儿女叫“心头肉”。我用心发现过,有的小孩摔跤,或者生病,母亲喃喃自语叫孩子“心儿,肉儿”。记得我小时候生病,母亲抱着我忧心忡忡又温情地叫我“心,肉”。我也这么温柔地叫过孩子,如今,我的孩子已经不再是领情我叫他们“心头肉”的年纪了,他们长大了,开始用我爱他们的方式来爱我了。
而多肉这种植物,可以说已经风靡全球。生活中凡是养花的绝少不了养几盆多肉。
我常无意识听到一些人,热火朝天地讨论“多肉”,他们眼神明亮,喜悦,骄傲又嗲嗲地突出“肉肉”这个昵称,像是讨论自家的儿女。我仍固执地以为多肉再美不如养开花的植物美,自顾沉迷养爱开花的植物。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那日风轻云淡,下班有意绕路从村子里走,想领略田园风景,刚走到小桥头,便望见河边有户人家的小瓦房上爬满了莲花状的多肉植物。老桩错落似网,像古代女子点缀着绿玫瑰盘头的包网,古韵,优雅,繁盛而苍劲,十分壮观。看样子,曲弯,遒劲,露出艰难生长的痕迹,布满旧时光的味道。瓦屋有了古迹的历史风韵,像古老的建筑物,引人驻足沉思,遐想,回味。
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急切地跑到花店买了棵与瓦屋上相似的多肉。尽管心里对它充满了爱与希望,却不知了解这棵多肉的生存习性,也不知其名,路边挖了土,自以为很当一回事爱意浓浓地栽下了。极像我对孩子们的爱,不体贴孩子的内心,一味地按照自己的方式与习惯去关心,到头来,孩子嫌我烦,误会我的爱不是关心,是管制。
我不知这棵多肉喜阴喜阳,适合哪种土质生长,一心巴望着长出艺术性的老桩来。
可它始终不长,保持最初的模样,令我束手无措。后来得知,其名叫“蓝色惊喜”。这么惊艳的名字,又增我对其的情感。我在高温期,以爱其的名义,不顾一切给其换土。简直如同要病重修养的人,被我逼迫跋山涉水赶路,车途劳顿,身心俱损。蓝色惊喜,悄无声息地死了。
自此,无论身边亲朋好友如何疯了般养多肉,我都是置若罔闻。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3张
直到去年,看到诗人好友钦丽群,在朋友圈晒她的多肉,我也不由自主地爱上了多肉。
她把多肉养成了艺术品,路边捡来的旧坛子旧罐子,树林里寻到的树根树桩,瓦片,河蚌壳,皆居入多肉。或一二枝老桩诗意地斜于高坛子口,或一群莲花状的热闹地坐于大口的泥盆,或枝枝蔓蔓大群老桩缠绵地垂于悬崖钵,或一巨大的莲花座婀娜地端坐与精致的小花器,或几茎随意挺立于古旧的泥瓦罐子,或一高一矮恩爱地立于瓦片,或一二片出芽的叶悠然地躺与河蚌壳……远观古朴自然,形态各异;近看,而色艳态妖,而叶萌茎憨,而株枝虬髯,无不呈现出时光磨练时沉寂之后,绽放出的热情与美。
她的多肉,养出她诗歌的唯美与深邃。
那个秋日,乌桕叶斑斓如花,我拍了乌桕叶发圈,她拍多肉红宝石发圈,璀璨如黄昏后的晚霞,压逊了如火苗的乌桕。我发消息给她,赞美她的多肉太美。她是有名的诗人,我以为她不会回复我消息。出乎意料,她居然回复我,语气如她的多肉淳朴亲切,容易接近。她还一口气如数家珍,与我说出了那些多肉的名字,多肉的名字特别诗意,比如:姬胧月、玉露、初恋、花月夜、秋宴、红之莲、蓝苹果、紫乐、紫雾、静夜等等,养好了也跟名字一样美。
这些名字,听起来,像《笑傲江湖》,《小龙女》,里女子的名字,有诗,有画,有故事。
于是,去年隆冬,我捡了同事扔在公司门外,快要冻死的几棵多肉小苗。弄清楚它们的名字,绿羊榕、紫羊榕、日本小松、白牡丹,水蜜桃等,再一一了解习性,满怀深情地栽于复古的盆中。
没想到,今年春天她们出落地如此迷人——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4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30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