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间 / 保安大叔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奔驰 宝马 劳斯莱斯
不管什么车
在我眼里
就是个车

富豪 白领 都市丽人
不管什么人
在我眼里
就是个人

早上好 中午好 下午好
不管什么好
在我心里
就是个问候

不要拿自己当回事
也不要拿别人当回事
你就是个保安
一个连自己都保不住的保安

图片

自从穿上这身保安制服,弯曲了几十年的腰总算直起来了。儿时,总是拿硬纸片做的肩章,企图用口水粘在肩膀上,尝试了多少次,都未能如愿以偿。知天命之年,有幸谋得地下车库的保安一职,总算生活有了着落,不至于流落街头。混到做保安的境地,也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上班前穿行在偏僻的巷道,以免被熟人看到,下班躲在路边的绿化带,换上平常衣服,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自卑与失落。

自从穿上这身保安制服,满大街的环卫工,保洁员,保安都点头问好。保洁保安人不亲行亲,都是生活在这座城市的最低层。“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都是为了生活,迫不得已的无奈之举。

在地下车库的日子,清晨潜入地库,笔挺站立,问候测体温。晚上举手敬礼,目送车辆渐渐离去。在富人的眼里,就是一个千篇一律的保安。没文化,没技能,没素养的行尸走肉。黑咕隆咚的地下车库,微弱的灯光显得有些惨淡。汽车轮胎在地坪漆拧转,发出杀猪般的惨叫。这就是地下车库保安的日常工作,单调乏味而又漫长,早晨八点交接班,晚上八点交岗。只有中午半小时吃饭时间,可以浮出地面,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就连去洗手间也要顶岗,晚饭到八点半才能吃上。工作谈不上辛苦,但时间长,连续十二个小时,中途没有休息时间。

车辆稀少的时候,坐下来陷入沉思。这座城市,正在悄悄地发生改变,有钱人越来越多,楼房越来越高,而穷人却越来越少。二十年前的制造业吸引了来自各地的农民工蜂拥而至。现在城市转型,昔日的工厂被迫搬迁,商业圈子与商住小区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试图留在这座城市的外地人,只能从事服务行业,以求生存。环卫工人,园林绿化,保洁保安这些行业,成了这些年龄大的农民工安身立命的最后一根稻草。

人到中年万事休,上有老下有小,正是最艰辛的时候。放下所谓的尊严,以最艰辛的工作换取最低廉的酬劳,苟且偷生。越是在低谷,越是明白生活的不容易,也明白许多生活之道。每一分钱都来之不易,花钱也要小心谨慎。死要面穷大方,完全没有必要。

这座摩天大楼有三十层高,巍峨耸立,直插云霄。保安有十多个人,负责这座大厦的前面大堂,后门货梯,地库车辆出入,收费岗亭的日常安保事务。最艰辛的莫过于巡逻打更点,乘坐电梯到三十层,再从消防楼梯走下来,南北两个消防楼梯,上下两趟。地库负一层,负二层也有巡更点,犹如地下迷宫,搜寻每一个隐藏的卡点。整个一趟下来大约五里路,消防楼梯不透风,酷热难耐。

队员们来自不同地方,素质良莠不齐,神态各异。有些拽兮兮的,走路大摇大摆,神气十足。有些油腔滑调,实足的老油条。有些故作矜持,自命清高。我不仅失笑,都沦落到如此这般田地,还牛什么牛,拽什么拽。

在地库半个月,终于被调到后门。空气新鲜了,眼界宽了。匆匆忙忙的外卖小哥,疲惫不堪的送水工,来回穿梭的快递员。还有一群年已花甲的保洁阿姨,绿化大叔。他们整天乐呵呵的,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很是令人羡慕。无论到什么时候,沦落到什么境地。不管生活有多苦,工作有多累,生活还得继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301.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