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深深的话,浅浅地说,长长的路,慢慢地走。

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人倚在姥姥家门框边,眼神黯淡,嘴唇微颤,欲言又止。我的小手紧紧攥往姥姥的衣角,另一只手下意识地取下挂在墙上的笤帚。还沒等他开口索要,姥姥已迅速给了他,甚至多给了一个隔夜的二面馍。那人接过去,迅速塞进胸前露着破洞的布兜里,欠了欠身,转身走了,腿明显有点瘸。姥姥的果敢以及帮助人家的时候那种忐忑不安,怕人感激的神态,我始终忘不了。

“好好念书,不然大了总是没吃没喝的。”姥姥转身对着我重复过N次的道理。我早已扔下笤帚,追出去,想探寻那乞人出门后的影踪。万成舅正在牲口圈边给毛驴添草,他黝黑的肌肤与微笑时露出的齿白形成明显反差,他身上总是有使不完的劲,有从不抱怨的忍耐力。姥爷是个肚子里有墨水的人,“种地苦还是读书苦,种地的说种地苦,读书说读书苦”,大人们之间常常讨论这样的问题。我是个学生,姥爷的话对在读书中煎熬的我,是一种难得的抚慰。

小院里,那个黑色有斑点的老母鸡,孵了一窝漂亮的小鸡!那么小那么红的嘴!那么黑那么圆的眼睛!那么好那么软的一身毛!一群刮风似地在小院里自在觅食,遇到惊吓,母鸡便展开蓬松的羽翅,小鸡们迅疾集结钻入,永远不会有读书的烦恼,更不会遇到老师那具有杀伤力的眼神。

我似乎懂事了,常常拿起书本摇头晃脑地大声诵读,惹得姥爷侧目,无法眯缝起眼,安静地听广播。姥姥起身下炕,扎了扎脚踝间裤口的绷带,拍拍裤管上的浮尘。“小点声,蝎子都惊出来了”,姥姥甩了一句话,往外走去了。

暮春时的瓦窑头,邻居家的院里开满一树的槐花,送来阵阵清香。我和小伙伴攀上高枝,坐在树叉间,满口咀嚼着洁白的花瓣,心香四溢。后来,听见天空中荡漾起姥姥的呼唤,便屏住呼吸,生怕暴露行踪,以免引皮肉之苦。趁机溜下来,爬上邻居家的房顶,再悄悄从姥姥家窑顶上顺着梯子回到小院。

夜晚,当我躺在姥姥怀里,她用粗糙的手在我的发际间拔弄,然后两手大拇指对挤,“咯嘭”,姥姥嘴巴里故意作出枪毙虱子的夸张声响。屋内满是欢喜的语声。瓦窑头承载并见证了温暖的阳光,朴实的亲情,善良的教养。我懵懂的意识中渐渐懂得了“施恩莫念,受恩莫忘”的教诲。不论何时,把心装进一个童年的摇篮。深深的话,浅浅地说,长长的路,慢慢地走。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287.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