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碎碎念 | 时常微笑啊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我也不确定能不能写完,因为昨晚一位老师预约今天早上要来加斯顿看看,她也许十几分钟后就会到。
然后,9:30之前魏智渊老师会到,先跟艺体组的小伙伴教研,再听怡斐和我的课,结束后12:00,课后还要教研……
注定又是忙碌的一天。
我盼着晚上到来,我能安心地好好睡一觉。
因为早上4:00就起床了。

闹钟是4:00响的。睁眼,穿衣,洗手,开空调(坐时间久会有些凉)……坐到电脑前准备点开没做完的PPT时,是4:08。
心无旁鹜,开始备课。
6:30,备到最后的解读环节,尽管感觉自己解读得不透彻,也一定有更好的例子可举,但还是被并不高明的解读击中了,从合上电脑到整个上班的路上,我都在问自己:原儿,你是不是叶公?
我不敢面对这个问题。

昨天下午放学,一位老师来访。我从楼上下来时,看到穿着浅粉色风衣的她站在我办公室门口。
进门,落座。
她说:“我看着你们的孩子就非常羡慕,我们的孩子太可怜了。”说完眼圈一红,泪就落下来。
我有些吃惊。
“我们学校只有一二年级,教学楼的走廊也挺宽,但是教室门是相对的,空间比较封闭。孩子们下课不许跑,不许大声喧闹,而且课前3分钟要为下节课做准备,也就是说,孩子们下课只有7分钟时间,基本上完厕所就得回教室。操场也挺大的,但孩子们根本没有时间玩儿……”她边擦眼泪边说。
“平时学习和会议特别多,但一点用都没有。我连着四天下午要出去学习,学习完后还要求拍照发美篇,但实际上什么也没学到。”她继续说。
尽管我一直在劝她不要轻易跳出体制,这条路也许远比她想的艰难,但当我听到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我还是希望她不要再过这样的生活。

“你不是颈椎这一块儿的问题。”医生说,“就像你们一个班级,一个孩子出现了问题……”
“其实是整个班风不好。”我接道。
医生笑了:“对,你要从整体上调理,增强免疫力。建议你喝些中药。”
“好,我喝。”我老老实实地说。
“把舌头卷起来——颜色不好。有些劳累,一定要注意休息。来让我把把脉。”劳累?有点。但我绝不承认是工作多,主要是因为我还不够优秀不够强大,如果能力很强,工作就会举重若轻,就能兼顾健康……这就是我惯常的思维。一切不完美都要让“我还不够优秀和强大”来背锅。
我知道,这不好。
所以,需要放过自己。
我常常这样劝伙伴,也这样劝自己。
有效果。
“量个血压吧!”我把胳膊伸出去。
血压基本正常,但心率只有54,太慢了。
哦。
“以后要把自己的身体放在第一位。”回家后给H先生汇报,他在电话里说。
“好。”我说。

一个刚入职两个月的姑娘打电话,跟家长发生了一些矛盾。她一定是很生气,也很无助。
说话时声带会紧张,所以时时停下来咳几下,清清嗓子。
我听懂了来龙去脉,告诉她接下来要如何做。
一个小时后,收到她消息,问题解决了。
她说,你说的办法好管用,太厉害了。
我回:无论面对学生还是家长,多站在对方的角度思考问题,能理解对方就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再加上真诚,绝大部分问题都能解决。
这几年跳了多少坑,没白跳。
做老师难,做新老师更难。希望她有坚持下去的勇气。

“不要让天天太优秀。”听他的语气,一定喝了些酒,“在我们身边不好吗?让然然飞吧,她想飞哪儿飞哪儿,能走多远走多远,天天不必太优秀。”
“嗯。”我不跟酒后的人争辩,这是智慧,从实践中来。
“为什么非要优秀呢?为什么非要承受那么大压力呢?……”后面的话我没听清或没记住。
“那如果天天有能力飞得很高很远呢?我们总不能不让他飞吧?”我问了一句。
“能飞就飞,绝不限制他。但是不飞也挺好。”他说。
好,这个说法我接受。
于是,早上想起这句话,忽然觉得在对待天天的态度上,更平和了。哪怕是回到小县城,也没有关系。平凡,幸福,挺好。
年轻时,总想飞得高一些,远一些,总想通过各种方式获得优越感,人到中年,很多东西看得越来越淡,还会继续淡下去。

任何灾难面前都可以加一个“更”字。
无论外围环境怎样,守好自己的田地,做个快乐并且健康的农夫。一切都会水到渠成。
时常微笑啊!

咦?竟然写完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27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