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父亲说我:“瞎汉点灯做模样”

01

小时候六周岁上学,懵懵懂懂,天天去学校就是玩,老师布置作业基本都靠抄,而且绝大部分时间是不做作业的,毫不夸张地说,那时候完全是学渣一枚。

这样玩可以玩五年,但是一旦到了五年级考不上初中之后,就再也玩不下去了。

两条路横在面前,一是留级,而是直接回家干活。

我明智地选择了前者。

11岁那年,用自己砺的狗皮草种子卖的钱付了留级的书本学杂费。

从此之后,决定洗心革面,好好学习。

老师布置的作业不管早晚,我都会完成,当然有时候也会稍微拖拉一下。

02

记得那是刚留级不久后的一天,白天我除了干完父母指派的活计之外,又溜出去和小伙伴们大玩特玩,以致于到了晚上,作业还没开始做。

父亲有打牌的喜好,那几天正召集了几个人在堂屋的饭桌上打牌,平常我写字的大桌子旁也站着看牌的人。

这外间不仅吵,还没地方写作业,我就搬了个杌子和小板凳到里间,关上门,拉开电灯,把书和作业本放在杌子上,然后坐定在小板凳上,开始写作业。

至于外间吵闹的声音,我全然不在意。

刚写了没多久,父亲响亮而又严厉的声音从外间的牌桌旁传来:“里屋的那电灯怎么还开着?”

父亲一定通过里间门上方的那个小方玻璃窗看见的灯光,我扬起头来大声喊道:“我在写作业。”

父亲厉声说:“大白天不写作业,到晚上了才写,你这不是‘瞎汉点灯揍(做)模样’吗?!”

父亲知道我学习一直吊儿郎当,估计也从没指望我能学习好。我留级后除了小测验,也没怎么大考过,平常他也不过问我的成绩,因此我留级后的成绩他当时也不知道。

他这时更担心的是他的电费吧。

要知道在那个穷年月,很多人电灯都不舍得用,有很多孤寡老太太吃过晚饭后,会去邻居家串门,一是想看电视找人聊天,二就是为了省点电钱。

父亲看我独自一个人开着个电灯在里间,无疑也是心疼电钱的。只是,他那时候并不知道,我其实早已经改邪归正了,学习在班里也可以拔尖了。

要是按留级前,我才不会做作业呢,可现在作业是一定要完成的。

03

为了让父亲不再说我,我干脆熄了电灯,找出平日里只有停电时才点的煤油灯,擦了根火柴,点着了煤油灯。

我气愤地想:我用煤油灯,电灯不用了还不行吗?

其实现在想来,当时父亲除了心疼电钱,更重要的原因是没有寄望于我能学好,觉得我这个“瞎子”就是在“点灯做模样”,并不是真学习。

从小就听父亲讲他小时候上学的光辉历史,说他有多聪明,题目一看就会,还是班里的学习委员。

他最反对的是死学,他认为学习就得靠脑子好用,上课好好听讲,死趴趴地学习的人是没出息的。

我一直是个逆反心理比较强的孩子,别人越说我不行,我越要证明我能行,你不是说我是做模样吗,那我就好好学学给你看看。

可能也是长大了,开始有自己很多想法了,当然更知道学习的重要了,另外,如果学不好,这样浪费电岂不是真是做模样了,是得做出个成绩给父亲看看了。

就这样,玩我还是会玩,但是上课我会特别集中精力,当然作业考试也会认真对待。

到年底几个村连成的学区统考,我考了班上第一名,学区第三名,拿了好几个奖状回家。

父亲看到我拿的奖状,虽然没表扬我,但从他的表情看,还是高兴的。

当然,从此以后,他再也没说过我类似的“做模样”的话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272.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