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活

北方冬天,夜幕拉下的格外早,直至最后一丝光亮被吞噬。张老太摸到灶膛前,“刺啦”划亮一根火柴,颤颤巍巍点上煤油灯。
铁锅里还有一丝热气冒出,张老太透过仅有的一块玻璃窗向外看,漆黑一片,只有风呼呼地刮着。
张老太的心突然揪紧了,想开开门,却被一股强劲的寒风推了回来,煤油灯的火苗左右忽闪了好几下,抗住了。
张老太重新坐回到灶膛前,往灶膛里填了一把剩余的柴禾,看看快到底的煤油,站起来要吹灭,想了想却又缩回了脖子。
“咣当”一声,栅栏门突然被人推开,张老太赶紧去开门,风裹夹着一个人撞了进来。
“风真大,冻死了。”
“咋才回来,没借着?”张老太太看看儿子空空的双手,从炕上取下笤帚帮着小儿子拍打身上的黄土。
“道不好走,耽误了。”
张老太从铁锅里盛了一碗粥,筛了筛,还是清晰见底。她把仅有的两个玉米饼子,放在儿子面前。
儿子狼吞虎咽地吃着。
“妈,恁咋不吃?”儿子刚拿第二个饼时,发现老妈没有动筷。
“妈先吃了,你快吃吧。”
儿子掰了一小块放进嘴里说:“我饱了,就是渴。”
儿子放回饼子,连喝了三大碗清晰见底的粥,还努力打了几个饱嗝。
张老太端下饭碗,叹了一声,转身抬起衣襟抹了抹眼睛。
“他们没借给你?”张老太又问。
“借了,我没要。”儿子闷闷地说。
“为啥?”
“妈,那是给嗷嗷待哺婴儿的口粮呀,我能要。”
“啊!”张老太赞许说,“是呀,你爹虽然救过他们的命,但咱们也不能借此趁危来求报。”
“妈,你别着急,明天我再出去跑,看看能不能找回点吃的。”
张老太摇了摇头说:“难呀,家家都揭不开锅。”
张老太看着柜子说:“卖了吧。”
“妈,那件祖传玉不能卖。”
张老太也不想卖,她活够本了,可孩子们得活命呀,小儿子,大儿子一家都要活命呀。
“东西呢?”张老太看着空空的柜底吃惊地问。
祖传宝贝不翼而飞,张老太脑袋轰的一下差点晕倒。她缓过神来稳了稳心绪,仔细琢磨起来,没外人来家呀,再说只有家人知道,前些日子大儿子给他们送过几次饼子,难道……张老太不敢想了,可还是不甘心,她沉默了良久,从灶台拿了两双筷子。
张老太和儿子各拿一双筷子,筷子末端顶在一起。
“对好,顶上,拿稳,手别颤。”张老太吩咐。
儿子满脸狐疑地抓起筷子。
“筷子神你显显灵,如果祖传宝贝让大儿子拿了,你们就向上拱,如果不是,就不动。”张老太叨念起来。
张老太和小儿子紧张地看着,筷子果真朝上拱了,张老太的心紧了一下。
“还是算了吧,妈,这能准吗?”
张老太眉头紧皱,没有说话。半天才跟小儿子说,不许声张。
在艰苦的岁月里,大儿子时不时给母亲和弟弟送来几个玉米饼子。那可是救命的。
在张老太去世几年后,小儿子无意中翻出了那件祖传宝贝。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19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