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贝尔湖说起

非常遗憾,人到中年以后,用来备课的时间减少了。
今天拿着蒙古国出版的地图和中国出版的地图在同学们面前对照,贝尔湖的地方确实不一样:蒙古国的地图上,整个贝尔湖都圈在其国境线以内,好像贝尔湖和国境线“相切”的样子——允许我用个几何术语吧,真的不是故弄玄虚。中方的数字:贝尔湖93.4%属于蒙古国。
有幸学会了西里尔字母,继续学。当然不是要学蒙古语,而是了解亚洲北部、中部的事情真是用不着日语。转型,向前。
蒙古的历史与政治是相当不好讲的话题。乾隆皇帝时代的蒙古地区,邹有恒先生的笔记里写到了一点。18世纪50年代讨伐准噶尔的战争,所有的书几乎都不提。俄罗斯帝国东扩的时候,中华帝国也竭尽全力采取行动了?至于乌兰巴托(库伦)的晋商盛德奎商号,还涉及到商业文化。应该比较一下晋商和徽商,过些天要去浙江工商大学演讲了,十五分钟足够了,要好好准备。
我提倡有广阔的学术视野,不是说日本学者的文章就都不读了。今天领着学生读了伊原泽周的一篇论文,涉及到重要人物越飞、后藤新平、孙中山,讲的是中苏日三边关系。确实是“以小见大”,讲了日苏邦交正常化前的一个关键细节。我不过是希望当代中国的史学超过日本而已,并没有否定日本的学术环境和成果。知识分子充当不了越飞、后藤新平那样的角色,那个时候日本的首相是加藤友三郎。
《孙文越飞宣言》涉及到外蒙古的问题,“孙文越飞会谈”的时候,共产国际已经提出了建立革命军队、军事学校的问题,第一次国共合作从史实的角度确实是共产国际主导,他们是主张以国民党为主的。今天的授课让我想起二十多年前北大国政系印红标老师讲的专业课。那是一位直率的、真诚的先生,他在那个年代对“国共合作”就有不同的讲法。祝福他,普普通通的北大的先生。
希望能把好好讲课的传统保持下去。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191.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