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封皮上的“第一”与“第二”

“署名权问题”是《儒林外史》无意中提出的,中国当代知识分子也非常关注的一个问题。说起署名权,四大名著的作者全是糊涂账,而吴敬梓对《儒林外史》的署名权——知识产权是毫无争议的,“太清楚了”是不是这本书没进入四大名著的原因?
当然不是。《儒林外史》太难懂了。
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还可以翻翻《红楼梦》,读“范进中举”做什么呢?还不赶紧相约考研、考博?老百姓看不懂吴敬梓,知识分子就是不之乎者也,也天生有点脱离群众。“署名权”不属于老百姓的生存权,就连假官员、假考卷都和贩夫走卒没关系。而俄国的贩夫走卒应该可以看得懂《钦差大臣》。
“署名权”是小说第十三回出现的:
那日在文海楼彼此会着,看见刻的墨卷上目录摆在桌上,上写着“历科墨卷持运”,下面一行刻着“处州马静纯上氏评选”。蘧公孙笑着向他说道:“请教先生,不知尊选上面可好添上小弟一个名字,与先生同选,以附骥尾?”马二先生正色道:“这个是有个道理的。站封面亦非容易之事,就是小弟,全亏几十年考校的高,有些虚名,所以他们来请。难道先生这样大名还站不得封面?只是你我两个,只可独站,不可合站,其中有个缘故。”蘧公孙道:“是何缘故?”马二先生道:“这事不过是名利二者。小弟一不肯自己坏了名,自认做趋利。假若把你先生写在第二名,那些世俗人就疑惑刻资出自先生,小弟岂不是个利徒了?若把先生写在第一名,小弟这数十年虚名岂不都是假的了?还有个反面文章是如此算计。先生自想也是这样算计。”说着,坊里捧出先生的饭来,一碗熝青菜,两个小菜碟。马二先生道:“这没菜的饭,不好留先生用,奈何?”
这么长的原文,引用也是无奈。
蘧公孙和马二(马静马纯上)都是小说的正面人物。蘧公孙是早年靠“诗”出了点名,马二一直在考试辅导资料这个行业苦熬打拼。马二的核心意思:能单独署名绝对不共同署名,第一作者和第二作者千差万别,第二作者容易被人误解是“赞助商”。
名著为什么是名著?因为作品超越时空,写的事表达的思想在后来的时代也毫不过时。
您或许听说过,博士生单独发论文“好”杂志不认。后来,由学术机构规定让导师担任第二作者,于是,这个知识产权就成了糊涂账,到底谁的劳动多?导师担任第二作者的意义究竟是什么?还有人认为导师就应该是第一作者,博士(学术工人吧)可以是第二作者。说糊涂账是好听的,其实是“烂账”。个中滋味,博士、导师,还有本篇文章的读者自己去体会 。
我写过很多书了。都是单独署名,以后应该也是。
令人惊奇的是,马二有原则,可马二也很灵活,在某个行业带挈着自己的朋友。他“坚决不肯”,后来还是松口了,通过给蘧公孙署名第二作者的机会,让他熟悉“辅导资料”这个行业,给朋友分一杯羹,进而分蛋糕,后来,蘧公孙也成了有名的“辅导资料专家”,他做的东西在考场外卖呢。
马二不错,虽然缺少点武功,但比那个客死他乡的牛布衣混得好些。至于为啥他自己在考场上考得不太好,这个我想也不必深究。每个人在儒林中都有自己的位置,人的命,文曲星注定。努力,加上变通。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18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