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琐事杂谈

这天,接到原单位财务科通知,是说去年的什么绩效已打来卡上,核实一下。感谢的同时心里掠过一阵小激动,快速翻开手银,并无发现信息提醒,反复查对两个卡号明细,结果相同,只出未进。问及几个退休同事,答曰,都已于昨天上午到账。想来已是12月中旬,正值年底,各单位各科室业务繁忙,或许还没顾得上,或许这次不是批量代发而是分批的。再耐心静等几天,依然不见踪影,无奈又电话询问,答曰,“向财政提供信息资料时,把你的卡号发错了,请再提供一下卡号。”错了也好,丢了也罢,自己按指示去做就是。年末的几天里,三番五次电话联系,几经周折,终于,31号下午,这笔小钱最终还是找到了它的归宿,姗姗地回家来过年了。好在当中电话那端小同事态度还算诚恳,并略带歉意,这让我浮在心头的那层略微的不快荡然散尽,谁还能没个大意的时候呢。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恰逢新年,不由联想到六年前的系列琐事,至今想起来心里总还那么耿耿地灰暗。
2015年元旦,我家老爷子走到了他生命的尽头,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姐弟几个灰头土脸忙碌几日,心情无比沉痛地送老人家入土为安。
当时大姑姐和哥嫂也已是祖父母辈的人了,疲惫不堪地料理完父亲后事,便各就各位又去为自己孩子奔忙。唯有我和先生工作比较清闲,儿子也已参加工作还没成婚,所以家务事相对地少,时间也较充裕些;又因大家出于对我们的信任,便把老人家身后事宜,委托我俩全权办理。
不几日,我们于2014年10月浮动的工资补发下来。当时我家卢先生心情也渐趋平静,便想起父亲同样由此补发的工资也应已到位,去卡里查询,却是空空如也。
于是电话里向父亲生前单位的财务人员询问,刚把意思说明,那端竟带有些没好气地把话投掷过来:“工资是补发下来了,共1400多。你们做家属的真是,涨工资了,也不说来打听一下。”
卢先生一头雾水,工资有浮动,你们是不是理应打到卡上或做通知,我们凭白无故时常去问你打听工资何时有涨,那岂不是财迷心窍?再说了,这不正在打听嘛,你怎么又抱怨起来?心虽这样想,但还是没能也不能说出口。
“既然已经补发,可卡上并没显示啊?”
“你们什么时候来我这里支取现金吧。”那端答非所问,挂了手机。
几日后接到通知,匆匆去财务科支取现金,中年女会计眼皮与两腮依然沉沉地一致下拉着,打开保险柜及办公桌抽屉翻遍所有死角,甚至把自己内外衣兜掏个底朝天,也没能凑出1400。
“既然没现金,什么时候方便,直接打我爸工资卡上好了。”卢先生有点看不下去。
“人都没了,卡就不能再用。”
“有哪条这样规定的吗?他工资卡不能再用,那就是说我爸生前存卡的几万工资 ,我还取不出了是不是?”心里实在有些不爽,卢先生问了过去。
女人并不作答,卢先生将自己银行卡递过去:“既然死人的卡已不能用,麻烦你打到我这活人卡上。”还不错,签字后亲眼看着她电脑操作,随即打了过来。
到卢先生回家,他仍然带着一脸的不快,我只有安慰说,你就当做她也许还有比你更糟心的事,心绪不佳罢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转眼到了初夏,春天的青嫩开始隐退,天气渐渐地泛热了。有日,财务科通知我先生,前去签领父亲的抚恤金。
尽管在老人生前儿孙们极其尽心尽孝,让他尽享着天伦之乐,老人家最后圆满安详地走完了他人生的85个春秋,但自他去世,我们睹物思人,但凡触及到与老人家有关的事物,心情总是沉重抑郁,只有暗自在心底珍藏着他的点点滴滴。至于生前身后钱财,还始终没有心思去做仔细打理,因而,抚恤金支票上数额的多少,我先生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当他没精打采地把票据放在我面前时,或许是自己所从事工作练就对数字的敏感性使然,我只就瞟了一眼,不由得开口道:“数额好像有差距,起码在万数以上。”
“怎么可能?人家也算是老会计了,肯定又不是第一次办理这类事,怎么可能出错?人家谁还不比你仔细?”他又没好气起来。
想来也是,我素以马虎著称,错的怎么可能是人家财务?可我平日里粗心归粗心,但涉及到诸如此类,自我感觉还是耐心细致,相当负责的。以人家财务人员的工作习性,理应更是心细如丝……
而任我怎样擦亮眼睛反复端详,怎么思量感觉其数额也还是有差距,于是又决定电话里再说明意思。
“那可能是财政把老人一月份的工资扣掉了。”电话那端,女会计好像有准备似地立刻做出回答,听起来言语也和气了许多。
老人家生前副处级别,按有关规定,即便元月一号去世,一月份工资还是照发的,当时他每月也就6000多,十几万的抚恤金如果真的差去这几千,不可能扫一眼就能让人感觉得出其中之差异,再说了,已过去几个月,一月份工资怎么可能和抚恤金合并在一张支票上?
带着疑惑与各种不解,为避免此后可能出现的尴尬,我又说:“你再仔细想一下,是不是报批抚恤金时,按了浮动前的工资额做的?也就是说把浮动以后那部分应有的抚恤金数额漏报了?可能一时疏忽忘掉了。”我感觉自己一直按正常思维为她找寻缘由,始终在提醒她。
“怎么可能!都上报了的。”对方十分肯定地答道。
我很任性,仍不死心,决定私下里去有关财政部门打听。很快,电话里反馈道,老人家2015年一月份工资已经按新标准打入他工资卡,另有,浮动工资后有抚恤金1.92万,已同步批复并做出预算,但原单位至今尚未签领。
心知肚明,我们不想再通过电话费口舌,直接去财务科刨根问底。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3张
她显然没想到我们突然的登门拜访,写满诧异的脸上居然还带有几分愠色。我们并没任何非常目的与不当要求,因此感觉她的表情与己无关,言谈一如地心平气和。
1.92万为什么不一起签领回来?给我们支票上的总数,常人尚能看得出其中有误,难道作为经验丰富的专职财务工作人员却看不出?如果是忘掉了审核或另有规定要求这么做,为什么我们电话里屡屡提醒却不做出任何解释而是另有说词?请出示文件,哪条有规定,人过世了工资卡就不能再用?既然不能再用,县财政是怎样把一月份工资打进去的?哪来的信息说县财政把老人一月份工资扣掉了?如果我们大意而不再追问这些,我的信息资料可是都在你这里存着,假如哪天你不小心信息泄露,1.92万不翼而飞,责任谁来担?此时的天气还并不太热,女会计鼻尖已沁出了细密的汗粒。她一时语塞,两腮僵硬地勉强上提,脸颊时红时白交替泛出,看得出因心脏不规律地跳动积压着稍微扭曲挪位的五官。
突然,她终于有话:”我去了解一下吧,过两天再通知你们来办理。”
目视着她此时的窘像,居然有恻隐之心在涌动,我们默默地看着眼前这个可怜之人……
工作之中时有疏忽失误,是在所难免的。既然察觉,在弥补挽回的同时,思维及作为应更要缜密严谨,其态度是否积极诚恳,是一位工作者能否规范其职业道德的体现。政府和人民赋予了你神圣的职责,每月又有相应薪水入囊,既在其位,则谋其职,谁人都没任何权力及以任何理由放弃原则,甚至背离良知把自己凌驾于一切之上,那是对人民最大的愚弄与不尊,是对岗位职责的极大亵渎。

虽然最终有了了断,心里却五味杂陈,感觉不到一丝的欣慰。那天,我俩一直沉默无语,父亲的音容笑貌始终萦绕心头,犹如健在。他老人家1947年参加革命,在伟大的人民解放战争中身经百战,九死一生。51年肩负祖国希望人民重托,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他驰骋战场屡建战功,最后带着满身弹痕与荣耀凯旋回国。老人家戎马半生,党和人民给予了他崇高的荣誉,胸前挂满着金色的勋章,让他自豪一生并激励后人。他又积极响应国家号召,拖家带口转业到地方工作至离休。几十年如一日,为人民对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为国为家鞠躬尽瘁,他老人家磊落坦荡德高望重,深得大家的尊敬和爱戴。老人一生更是视金钱为身外之物,从不过问自己工资的多少,我们每每告知他工资有浮动或有特殊福利时,他总感不安。逢年过节有领导前来看望,老人总感激地说:“我给国家做不了贡献了,给我那么多工资,我已经很满足,钱应该多给工作中的年轻人。”
老父亲就这样高节清风,毫无私念,谁知在身后不久,竟因金钱滋生出这连连的波动。思来想去,总觉得是因了我们做儿女的普通与平凡,让刚刚在天国安息的老人无端地受到了俗庸的纷扰,惊动了他老人家的在天之灵,亵渎了他老人家无上的高贵品质,实在惭愧!
望天地迷茫辽远,心灵深处抖落着阵阵痛楚,两行清泪无声地滑落下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16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