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有友如此,夫复何求?

列个单子,给你买点菜。
看到微信上朋友发的信息,心一热,眼泪差点流下来了。不过,理智让我马上拒绝:不啦,家里还有菜,还能坚持几天,多谢多谢。
放心,不去你家,从消防通道给你递进去。
唉,朋友一定是从公号上看到了我家缺菜——非常时期,谁家不缺菜呢?也一定是从公号上看到我怕出门,过于小心翼翼,为了打消我的恐惧,才这么说的吧。
这可有点冤枉我了。
我是怕,但怕的不是自己,而是一人不小心可能带给周围一群人极大的麻烦和恐惧,怕的是朋友出门同样不安全,菜市场更是一个人与人近距离接触的场所,我哪忍心让朋友冒险买菜呢?能避则避吧。
想请你来我家也来不,小区不让进了。为了安全,你还是老实呆在家里,别出门乱跑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也许嫌微信上半天掰扯不清楚,朋友干脆打电话了。
我爸妈那里没菜了,我必须出门买菜,给他们送过去,不是专门给你买菜的,我没那么伟大。已经出来了,顺便给你捎点,解决燃眉之急。来回都要路过你家门口,就让我把出门一趟的价值发挥到极致吧,也就不太心疼浪费一个口罩了。我停好车了,马上进菜市场了,你快点,别磨叽。
说完,朋友就挂了电话。
我的脑子马上高速运转起来:盐,就剩下一点点了,这个不可或缺,没了盐,厨房就彻底瘫痪了;姜和蒜也要一点,没了这些,炒菜还是差点味道;很久没见过正儿八经的绿叶菜了,买点青菜吧;还是得买能放长久些的,那就土豆和胡萝卜吧;对了,还有鸡蛋,最近烙饼都没有鸡蛋放了。
我在微信里列了单子,发给朋友了。
 
过了一会儿,朋友回道:OK,上车了,到了通知你。
我不能不知好歹,真等朋友通知的时候再做出门的准备吧,我必须提前准备好,让朋友暴露在外边的时间尽量少一些。
我马上开始换衣服。被迫闭关的这段时间,就两套家居服换着穿。如果不出门,人对钱的需求真没多少。现在要出门,当然得换衣服了。
换好衣服,连鞋子都穿上脚了,只剩羽绒服了。我坐在电脑前有一下没一下地看着,全部注意力都在手机上。
鼻尖冒汗了。穿着在室外的衣服,呆在暖气房里,真的太热了。我把窗户打开,也算给房间通风了。
终于,朋友发来消息:快到了,你稍等会儿再下楼。
 
我马上起身,穿上羽绒服就出门了。进了电梯,我才发现匆忙间忘了戴口罩了,明知无用,还是下意识地用衣领遮了遮口鼻。
站在消防通道口等着,我心虚地四下打量,唯恐看到有人出来,我怕人家翻我白眼。这个时期,不戴口罩就大逆不道。
幸亏大家都窝在家里,没看到有人出入。但我心里依然不踏实:会不会有人在家里憋屈得不行,此刻就站在窗口开始形而上的放风呢?万一看到我没戴口罩站在楼下……我马上缩了缩头,徒然地想把自己藏在衣领里,而且后背马上烧了起来,觉得已经承受了千万句的咒骂。
眼睛长时间近距离视物,到了楼下,视野稍一开阔,竟感到隐隐作痛。我不自觉地眨了几下眼睛,接着干脆把眼睛眯了起来,来缓解“广阔”的楼下给眼睛带来的不适。

 

等了十分钟左右,朋友的车停在门外,她戴着口罩出来,打开后备箱,把给我买的东西拎出来,向关闭的铁门走来。
两扇铁门是用铁条焊起来的,两根铁条之间的空隙比较窄,铁门距离地面也有一段空隙,也不宽。
我跟朋友一个门里,一个门外,开始交接蔬菜。
没有一个袋子能塞进来。
朋友只好蹲下来,先把绑好的一盘鸡蛋解开,把上边的蛋盘取下来,分两次从门底下塞了进来。我这边接过来,再重新捆到一起。
朋友再解开装菜的塑料袋,把里边的小袋子一个一个递进来,我在门里再重新装进大袋子。
没有几句寒暄,交接完毕,她挥挥手,说了一句“走了,以后记着戴口罩”。我双手都占着,就冲着她的背影说了一句“知道了,再见”。
有友如此,夫复何求?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07.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