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记北伐敢死先锋桃江英烈胡焕文

今天,我们重温党史,缅怀一位英年早逝、鲜为人知的共产党人,他,就是北伐敢死先锋,桃江早期英烈—胡焕文。
胡焕文,原名胡国鉴,字树人,原益阳县(1951年9月桃江从益阳析出)三堂街(今桃江县三堂街镇三堂街社区)人。1899年(己亥)十二月初九日[1]出生于一个乡村知识分子家庭。幼年随父读了几年私塾,后考入省城长郡中学,在长沙求学期间,开始接受新思想和变革救民的道理,加入了毛泽东组织的船山学社并积极参与活动。长郡中学毕业回家后在常德汉寿和三堂街等地任小学教员,传播和探索救国救民的道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1923年冬为追求革命真理只身来到广州,就读于国民革命军大本营军政部陆军讲武学校学习(前湘军讲武学堂))。在校期间,团结进步学员对陆军讲武学校旧式的教学方法和野蛮的训练方法提出质疑。1924年5月黄埔军校成立,陈明仁、左权、李文、胡焕文、丁隆德、刘戡、陈启利、李默庵等人联名向孙中山、蒋介石请求加入黄埔军校。1924年11月19日,陆军讲武学校158名学员经孙中山同意全部归并黄埔军校,蒋介石、周恩来、廖仲恺亲自到码头迎接[4],胡焕文等编入黄埔军校第一期第六队。胡焕文积极参加“青年军人联合会”等革命进步组织,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2月黄埔一期毕业,胡焕文被选入黄埔学生军教导团第一团任参谋,旋即参加讨伐陈炯明的第一次东征,任入伍生见习排长后升连长。黄埔军校成立之前,在周恩来的活动奔走下,由共产党人为核心的一支小型武装力量“铁甲车队”在孙中山批准建立起来,这也是中国共产党直接掌握的第一支革命武装,叶挺独立团就是以这支铁甲车队为基础建立的。周恩来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后,为保证独立团的扩大和不受干扰,将其置于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名下,任命共产党员叶挺为团长,共产党员周士第为参谋长,又从黄埔军校一、二期毕业生调来一批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军人充实其中,其中就有曹渊、胡焕文、吴兆生等人[2],胡焕文任第九连长。
1926年5月初,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叶挺独立团作为北伐先遣队从广东肇庆出发挺进湖南。5月底抵近湖南永兴县,5月31日接到国民革命军第八军军长兼前敌总指挥唐生智十万火急电报:速援安仁。救兵如救火,为解安仁之围,叶挺独立团连续两天冒雨行军160余里到达安仁县城。时唐生智部被吴佩孚击败,全线崩溃,安仁县仅剩第39团王东原一个营在渌田一线防守,但已是惊弓之鸟,不堪一击。独立团要以一团之力正面挡住吴佩孚六个团的进攻,形势万分危急。当时北伐先遣队出师湖南,两百里奔袭湘东,吴佩孕部毫不知情,且一路胜利、骄傲自大,根本不把唐生智的部队放在眼里。独立团利用敌人这一心理,及时联系地下党组织并充分发动当地农会组织,决定发起夜袭,大胆穿插、各个击破敌人。6月2日夜11点独立团发起了龙家湾战斗。胡焕文所部第九连出奇制胜,以一个连击溃一个加强团,胡焕文因此受到叶挺的嘉奖。龙家湾战斗首战告捷为北伐先遣军入湘和稳定北伐局势打下了基础。
龙家湾战役胜利后,7月9日,国民革命军13万人马在广州誓师北伐。泗汾是通往醴陵的门户,独立团抓住战机,决定乘胜追击,攻占醴陵,进逼浏阳、长沙。1926年7月10日,泗汾桥战打响。第九连奉命担任正面攻击的主力,泗汾河水深流激,仅一桥可通,敌以一团之众,凭险据守,加上大炮和机枪等重火力作掩护,易守难攻。敢死队员几次冲锋都失败了,危急时刻,胡焕文端起刺刀带头向桥上冲,边冲边喊:“为了解放被压迫的兄弟姐妹,冲啊”,敌人认出他是一名军官就集中火力向他射击,胡焕文腿部连中两弹,倒了下去,但紧接着扶着栏杆站了起来,又喊着“同志们努力杀贼,为民众谋解放,我虽死无憾!”又一弹飞来击中其喉,胡焕文晃了几晃,终于仆倒在桥上……时年27岁[3]。
胡焕文倒下了,他壮烈而短暂的一生定格在年仅27岁冲锋杀敌的那一刻,惊天地,泣鬼神。他是北伐以来第一个倒下的黄埔军官,也是黄埔军校师生中为民主革命的胜利而斗争牺牲的69名共产党员中北伐牺牲的第一人。
1926年7月11日醴陵全县举行追悼大会,追悼胡焕文等在泗汾桥战役中阵亡的英雄们。7月底烈士灵柩运回故乡,附近乡民十里缟素相迎,三堂街、桃江镇市面香烛、花圈、白布为之一罄,连续三天祭祀英灵,中央政府给银元500元治丧。1938年国民政府核定按每年200银元抚恤其遗孀。
新中国成立后,胡焕文之子胡寿宁多次写信给上级有关部门和中南军政委员会要求确其父的革命身份,1952年,中南军政委员会回信:“胡寿宁同志,悉你父胡焕文革命事迹,主席知晓,已特函你县按连长职务抚恤。中南军政委员会”(注:中南军政委员会是新中国建立初期成立的六大行政区之一,驻地武汉,军政委员会主席林彪,副主席,邓子恢、叶剑英、程潜,张难先。惜此信原件在文革时损失)。[5]
1983年6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给胡焕文遗属换发了《胡焕文烈士证明书》:“胡焕文同志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中壮烈牺牲,经批准为革命烈士,特发此证,以资褒扬。”

1986年7月9日黄埔同学会(注:新中国黄埔同学会于1984年6月16日在中共中央和邓小平同志的关心下成立)举行纪念北伐战争60周年活动,其特刊《黄埔军校师生北伐阵亡英烈事迹》写着:“胡焕文,湖南益阳人,黄埔一期毕业,任第一军第一团参谋,旋充连长。北伐任叶挺独立团九连连长。在龙家湾战役中,创造了一连人抗击一个团加一个营的以少胜多的光辉战例,在泗汾桥战役里带尖刀队克服敌拒守的天险,一举渡桥,敌见其指挥冲杀在前,遂以排枪向其发射,全身中弹多处,卒不能支,仍奋力呼喊:‘同志们努力杀贼,为民众谋解放,我虽死无憾!’声震长空,十分壮烈。”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 我们缅怀先烈,激励后人就是为了牢记历史,牢记英雄。1988年9月《桃江英烈》一书在桃江县委、县政府的支持和关怀下出版了,该书收集了解放后经省军级以上领导机关承认并颁发了革命烈士证书的桃江籍246名烈士事迹。从牺牲时间看,胡焕文牺牲仅排在沙基惨案中为群众挡子弹的黄埔军校生文起代之后,是桃江最早牺牲的革命烈士之一[6]。后人因此有诗赞颂:
投笔从戎别故乡,男儿立志救危亡。
红旗引路疑云散,黄埔熔身正气张。
七月泗汾悲草木,百年风雨证沧桑。
英魂一缕家山绕,长使共和汗竹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06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