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未分类 正文 下一篇:

伯侄情

未分类的图片 第1张

又是一年清明时,早起,点起一支烟,独坐窗前,思绪飘远,不由得想起了已经离我远去的伯娘。
未分类的图片 第2张
伯父因家庭成分问题一直未婚,伯娘因丈夫病逝,无力抚养四个儿女,经人介绍,于上世纪80年代初嫁给伯父,当时年龄应该在45岁左右,到伯父家后,没有生育孩子。记得第一次见到伯娘,是一个暖暖的冬日,5岁左右的我,有一些当时伯娘模糊的记忆:头发花白,有点胖,抽烟,耳朵不好,交流还行。因为不知道伯娘的含义,只跟着一群小伙伴去讨要香烟和零食,至此,开启了我们近40年的伯侄情缘。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父亲身体一直不好,抚养一双儿女有些吃力。偶尔,早上起来去刷牙,发现自己家已没有牙膏,我便大摇大摆、理直气壮地拿着牙刷去伯娘家挤牙膏,心想,这牙膏是伯父的,不是伯娘的!看得出伯娘眼神流露出一些不舍,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因为淘气,因为贪玩,总有一些被父母“批斗”的时候,每当“批斗”即将进入实质性阶段的关键时刻,耳朵不好的伯娘总能及时出现,她迈着蹒跚的步伐,扯着巨大的围裙,迅速将我包在怀里,用粗糙的手擦去我满脸的泪水,嘴里还骂骂咧咧地责备着父母,似是给我出气评反,我委屈的心灵和幼小的身体,被伯娘的围裙裹得严严实实,形成了铜墙铁壁般的安全堡垒。尔后,再来几块冰糖或零食,成为止住抽泣和泪水的灵丹妙药。
日子在不经意地滑过,伯父母相敬如宾,生活过得清贫但也恬淡舒适,转眼已是几十年,伯父母从中年到了老年,我也从一个索要香烟和零食的鼻涕小孩长成了膝下有子的男子汉。
经济稍有宽裕,我将房子建到了离老家约3里外的小集镇上,伯父母仍然住在村里老旧的木房子里,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给自足的农家生活。由于上班,只有连续休息或有事时才进村看看。每个周末,进村时老远就能看见在门口张望的伯娘,当看到五六岁的“宇伢子”(我大儿子)又径直到了他的小伙伴家而不是去伯娘家时,她的眼神再次流露出我儿时挤牙膏时的失望与无奈:宇伢子,到哪里去呀?伯翁妈给你烧了鸡蛋,快来吃!儿子或是不理,或是丢下一句她听不见的话:等下来!伯娘火急火燎地擂好茶,做好饭,就走上找“宇伢子”的征程,多半是找不到,或是找到了也不来,或是连哄带拉接到家,使出浑身解数来留住这个血浓于水而又往往留不住的侄孙:烧熟的土鸡蛋,久藏的糖果,上次节日喝剩的饮料等等,尽管这样,可总也抵不过玩伴的一声呼唤,伯娘再次用无奈的目光送他走到与小伙伴一起……

2016年初,为了方便照顾他们,在众人的帮助下,我在离家200米左右的集镇边上给伯父母建了几间新房子,搬离了偏僻的小山村。由于我自身经济条件不好,和伯父母商量,如果他们手里有钱,拿出来给他们做房子,伯父很是爽快,伯娘却有一些担心,迟迟不肯将钱交给我,我能理解,没有强求,东挪西借12万多给他们建好了房子。4月22日,将他们正式搬到新居,伯父母很是高兴。谁料,好景不长,7月,伯父因脑梗塞病倒,生活不能自理,我上班之余,全心护理;8月17日,伯父因再次大面积脑梗塞昏迷不醒,8月22日便撒手人寰。我用家乡的风俗习惯较为隆重地送伯父登山入土为安。葬事毕,伯娘将毕生所存1万元发黄的纸质存折交给我,接到手的是一张皱巴巴的存折,收获的却是一个年近八旬老人对一个并无血缘关系侄子的认可,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与担当!

伯父走后,伯娘的儿女多次接她去养老,她不愿,要一个人住着,而是每天盼着我们能去坐一坐,陪她聊聊天。拿出她自以为很珍贵(现在想来确实十分珍贵)的糖食、水果来留住我们的人,交换我们的心。年少的我们,总以琐事纷繁为由,送去一些并不丰厚的物质代替着陪伴。每次临走时,依然能从她眼睛里读出一些不舍与期盼。
伯父在20年前就将二老的棺材做好,其时,因家境不好,所以棺材比较小,我一直有心愿给他们换大一些的棺材。伯父逝世时,种种原因没换成。伯娘的棺材我是下定了决心要换,我悄悄在邻居木匠家定好了,怕她阻拦我一直没和她说。某日,天气晴好,伯娘串门到邻居木匠家,木匠指着木房里的大棺材问她:将来你逝世后用这口棺材怎么样?伯娘围着尚未完成的棺材转了又转,露出怯羞的表情喃喃道:我没有这个八字(福分),这个比我的大一圈,我波伢子负担重,没有钱!请人搬运棺材回来的时候,伯娘欣喜之余,连声道谢帮忙师傅,打了一碗香甜的擂茶以表谢意。
随着年龄的增大,伯娘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去年下半年,尤为衰退严重,渐至卧病在床,邻居们总说:你伯娘在念叨你呢,怎么还不来?当时,我在离家几十公里外的乡下扶贫,实在分身乏术,只能将她送到汉寿儿子家中,住不几日,终不习惯接回;后实无人照料,勉强又至汉寿,临危之际,手攥一把钱,儿女均不肯予,当我到达床边叫一声“伯娘”,她吃力的睁开眼睛,伸出瘦骨嶙峋而又颤抖的手:这钱给你,你要带好两个伢呀(意思是培养好我的两个儿子),我要回家……
再接回,不几日,2020年10月3日,时年85岁的伯娘随伯父而去!
每年2月19日,是伯娘的生日,也是岳母的生日,岳母大度,总是说,你去给你伯娘过生日吧,到我这里来吃晚饭就好!今年,不用去给老人家过生日了,不变的是亲情与思念!
如今,再至伯娘家中,再也没有一声“伯娘”可叫;再也没有过期的零食和发烂的水果、再也没有那期盼和无可奈何的眼神,再也没有那“波伢子负担重”的牵挂,只有那堂屋之上神龛里的遗像,静寂的注视和护佑着我们……
谨以此文,感谢所有乡亲邻里对伯父母(特别是他们生病期间)的关照,也纪念这段40年的伯侄情缘。

未分类的图片 第3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996.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