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朵,开在春天里。

他的裤子就是这样被他们扒掉的,视频可以作证,他是那个被一堆臭男人争相宠爱着的大男孩。

他一百二十几斤的体重,在抱人这个环节,尤为显得抢手。
其余的人,一百四,一百五,一百六,二百零八,二百一十二,体重一路走高,谁也懒得抱谁。也的确不好抱。

老二,是我们这硬汉训练营里的男宠(男人们宠爱的负重)。

我没有去录下老二以他一百二十斤的体重和二百一十斤体重的东东对抗时的场景,那老二杠杠的,相差一百斤,竟然扛得住。

老二在这几年里磨砺下来,有了一身抗摔的好功夫,尤其是和新人耍,老二永远不会说困。
按小宇的话说,老二最喜欢的就是收拾他们这样的菜鸟。

男人么,都喜欢自己是条硬汉。

下午,在一碗面对面的小关茶叶喝茶。
茶艺师穿一身红色的茶服,小关穿一件红色的兜帽服,镜头里像极了两个人是提前约好了的样子。

一泡生普,一泡六堡茶,消解了饸饹面与鸡腿的饱腹感。消解了中午时间的困顿。
看茶艺师那纤纤玉手在茶桌上云来云去,很是享受。

汤色从澄明到咖色的透亮,把人的精气神带进了春色的萌动里。

上午,又跑了躺四十二院。诗人孔长河已经砌起了院墙,他把他那几株“蓝色阴雨”栽下,给我们构想着那花儿爬上篱笆墙时候的样子。
我看那花,有的含苞待放,有的已经绽开。
没有我所理解的蓝,它是带着蓝色元素的粉紫。
一朵朵,开在春天里。

院墙下劳作的孔诗人披头散发,像极了一头猛兽。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937.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