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让一个人飞翔起来的翅膀。

园园搬到这座小城上学的那年,九岁。
全村人都羡慕园园呀,因为园园吃商品粮的爸爸终于从厂办副主任升了厂办主任,并在家属区分得了两间宿舍。园园一转身也变成了城里孩子。
园园感觉自己很幸福,也很骄傲。
可是园园的骄傲很快就被打败了。
园园转学到了城区的实验小学,第一天就被同学们嘲笑。
班里那个最调皮、又尖酸刻薄的女生满是嫌弃地说:“看,咱们班又来了一个柴火妞!”
园园明明是穿着新衣服来上学的呀,可是园园的新衣服显得一点也不新了,因为班里的孩子们穿得衣服都很洋气。园园的新衣服,还是过年的时候妈妈才做的呢,在镇上买的最好的布料,还绣了好看的花。
但还是显得土了。
园园把头低了再低,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恨不得马上放学,她甚至想回家跟爸爸说,不在这里上了,还回村里上。
虽然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
下课了,那些骄傲的学生们还是不肯放过园园。“你看她那破塑料发卡,真是土呀,又土又难看,简直就是破烂儿堆儿里捡来的。”
“恩,没准儿她也是捡来的呢。”
园园感觉心里好难过呀,园园低着头,默默地把那个粉红色的塑料发卡从头上摘下来,放进了抽屉,手刚放下,还是觉得不妥,最后又把发卡塞进了书包里。
整个上午,园园一句话也没说,甚至连厕所也没上。总算熬到放学了。
园园拼命地往校门口跑。
妈妈来接她,身上还粘着面粉。妈妈原来在老家农村种地,爸爸分了房子,妈妈也来了,爸爸给妈妈在厂子职工食堂给妈妈找了一份临时的工作,择菜、帮厨、蒸馒头。
妈妈已经很知足了,可是园园现在看着妈妈的样子,觉得和自己一样丢人。
园园低着头,拧着眉头,撅着嘴。妈妈问:“咋啦?受气了?”
园园还是不说话。
到了家,园园闷头吃了两口饭,就钻进屋里写作业,把身上绣花的外套脱了,扔出老远,发卡从书包里拿出来,瞅了两眼,然后一发狠,咔嚓一下就折为两半,也扔了……
第二天,园园不肯去上学,说肚子疼。
妈妈就说去拿药、打针,园园就说,不那么疼了。妈妈一眼看出来了,她这是吊猴呢,就喝斥她赶紧穿衣服去上学。
园园就哼哧哼哧地磨蹭,就是不穿那件外套。妈妈就急了,吼道:“叫你是来这里上好学的,不是叫你来吊猴的,你赶紧,别让我拧你呀!”
园园的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妈妈惊疑地问:“到底是咋了吗?你倒是说呀,你个小祖宗,你要气死我吗?我一会儿还得去食堂上班呀。”
园园就吞吞吐吐地说,不想穿那件衣服,妈妈好像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
妈妈翻箱倒柜找出一件衣服,递给园园说:“这件行吧?”
园园瞅了瞅,就穿上身了。那是北京的姑姑捎回来的表姐不穿的旧衣服,但样子很别致,很新颖。
尽管穿在身上有些晃当,号大,但园园想,只要不是家做的衣服就好。
妈妈又扯过她来,给她梳了两把头发,说:“你看你这头发乱的,像个疯妮儿。你那发卡呢?拿来,戴上。”
园园说:“不戴,丢人。”
妈妈想拧她,但到底手没有拧到身上就停住了,长长地叹了口气。
园园穿着袍子一样的衣服去上学,同学们换了眼光,但还是不屑的。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园园还是没有朋友。
园园感觉自己很孤独,一个九岁孩子的孤独。
园园的普通话一直说的不那么标准,尽管她一直在努力,但课上读课文和回答问题,还是经常引起同学们的发笑声。
每次园园的脸都红得厉害,烫的要命。所以,她也一直不主动举手回答问题,除非老师偶尔点到她的名字,没办法了,只好硬着头皮张口。每一次张口,对她来说都像是一场战争。
连老师都以为,园园可能天生有口吃的毛病。
但园园没有,绝对没有,她原来一点也不口吃。
时光过得很快,时光也总会帮助人们解决很多问题。一转眼,就升五年级了。尽管园园还是那个土里土气的园园,不招人喜欢,也没有朋友。
但园园好像强大一些了,因为园园成绩不错,甩那些瞧不起她的孩子一大截,园园从班里二十名考到十名,从十名考到前三名。
每科老师都说,你们都看看人家园园,基础不好,但人家知道要强,一路进步,这才是好样的。
园园的心里终于铺进了一些阳光,园园再也不低着头了。
园园不仅学习努力,劳动也努力,每逢她值日,总是把黑板和玻璃擦得发亮,一尘不染,只为老师一句表扬。
六年级,学校举行运动会,园园犹豫了好久,还是报名了。
园园报名的决心只有一个,那就是要为班级争光。
园园报名的项目,是谁不愿意报的,因为那是一个很累人的项目。
八百米跑。
但这个项目,不只是取前三名,只要跑下全程来,就给班里加2分。
这就是园园报名的理由。
号令枪响以后,园园就像箭一样飞快地跑出去,但班主任老师喊了一句:“园园,这是长跑,要保持体力。”
但园园不管那么多,她就是要飞快地跑,跑到最前面。
二百多米后,园园已明显感觉自己喘的厉害了,腿也酸疼起来,但园园还是努力地咬牙往前跑,跑在最前面,但她终究还是越来越慢了……
一个孩子超过了她,两个孩子超过了她,三个孩子超过了她……园园越来越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尽管她依然还在那么努力。
又一个孩子超过她了,园园的脸上已满是汗水, 8个队员,她现在是第7名了,园园都一个个地数着呢,她后悔没有听老师的话,可是她是真的想好好表现呀……
跑到一半的时候,园园感觉自己真的就快要散架了,肺管可能都要炸了,就在她力不可支的时候,最后那一个孩子也超过她了,园园的眼里一下子涌满了泪水……
现在园园是那个最后一名了。
园园的腿越来越慢了,也越来越不稳了,老师带着学生们一起喊:“园园,加油!园园,加油!园园,加油……”
园园的汗水更多了,眼泪也流的更多了,嘴里都是咸苦的味道。
园园感觉自己好像就要成为另外一个世界的人了,园园的视线越来越模糊……
园园一下子摔倒在地,膝盖一阵钻心的疼……
但是,紧接着,一帮人围了上来,一个人将她抱了起来,五六个女生都焦急地叫她:“园园,园园,园园!”
园园睁开眼,看见她的周围都是温暖的脸,一张张温暖的脸,那些平时里瞧不起她,嘲笑过她,甚至挖苦过她的人,现在,她们的每一张脸都是温暖的……
园园的脸也温暖起来,她笑了,她站好,用眼神告诉她们:我还可以,请相信我。
园园终于跑完了八百米,尽管是最后一名,可是毕竟还有2分呀,园园很知足,女同学们有的搀扶着她,有的擦汗,有的递葡萄糖水……
她们都说,园园你是最棒的。尽管园园感觉自己真的快要死了,但园园感觉自己很幸福。
那是她收到的最好的表扬:园园,加油!
现在的园园,已经三十二岁了,她也成了一位老师,尽管他们有的学习不好,有的调皮捣蛋,让她生气上火着急,但她爱她班里的每一个孩子,因为她相信他们将来都会成为好样的,就像当年的那个土里土气,但有着一身倔强的傻丫头……
那是可以让一个人飞翔起来的翅膀。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926.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