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愿我静好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久未伏案提笔,多字遗失。幸有智能手机,一机在手,应有尽有。
只需输入简要音拼,便有多字呈现。几年来,好与否,坚持不懈,随笔与我日月相随。
花有落,雨有停,日月交替。唯独你所记下的文字,始终存于心底,是你生活中的一种习惯。愿我的人生如我的文字,自然真实,不争朝夕。
初写日常时,只觉趣味,有趣就不舍丢弃。俗语云: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把这些点滴的琐碎小事,用文字连起来,如一堆碎布,经巧娘缝制后,便是一件别具一格的衣服一样,使你眼前一亮。
幼年时,写作之梦,随着那袅袅炊烟,悠悠的清风,飘向天空。不知何时是适时,能圆我之梦。
仰望天空,成群的飞雁,成堆的云烟,好像都是我的情感,又好像只是云烟,缥缈的,是飞在天空的信念。
夕阳之下,回巢的鸟儿,归来的庄稼汉。欢快的牛羊,如诗成画。此景,尽收眼中,无以形容。
刻在心上的,是深秋里,夜幕低垂,轻雾蒙蒙,学堂回来,在厨房里扒出母亲给烤的红薯,边吃边朝着母亲做活的方向奔跑。说是迎接母亲,不如说屋空院旷,心生畏惧。怯胆之意,方自知。
田间虽大,夜色降临,有母亲的地方,就有你的胆量!风雨无阻。有时天黑雾重,看不到母亲,会用足力气,让你的声音撒遍田野。母亲的回应,似吸铁石般,使我与母亲快速重逢。
有时,刚出村头,远远望去,只见微胖的母亲,常穿着那件深色上衣,围着一个咖色头巾,或担或扛,或抱或拉,姗姗而来。都是田里收起成熟的庄稼。
无论什么季节,母亲都会因时而宜,给我们做出应季的美食。若大一个院子,只要有母亲在,即使寒冬腊月,也不觉寒气袭人。
院子里的每个角落,都充满着母亲的关爱。花草,蔬菜,母亲都精心种植。鸡鸭,牛羊,母亲都亲自喂养。在院子里,每个生命都有属于它们的地方。每个地方,都有母亲矫健的身影。
农闲时节,母亲会坐在屋檐下、太阳处绣花。五颜六色的丝线,团团簇簇,经过母亲之手,便成一只只蝴蝶,一对对鸳鸯,一朵朵不起眼的小花。绣在我们的衣服上,鞋子上,帽子上,则如活物般灵巧。有时我会给母亲增添麻烦,把那些花花绿绿丝线,搞成一团难解之物。母亲的百般嘱咐,耳边经过,根本不会入心。
母亲是心灵手巧之人,凡是她看过的衣物鞋袜,样式、图案,一看便会。邻里之间,多有找母亲剪、裁、缝补之人之多。
尤其是新年将至,曾经我家缝纫机上的衣服,一叠一叠,定有一尺多厚。都是母亲义务为左邻右舍提供的免费服务。
说我们家曾经有过热闹,虽不抵门庭若市,但客人不断。从我记事起,几乎每天都会有客人来。因父亲是一位好客之人,母亲热心。父亲的话是:一个人要看他的长处,你相处的是他的优点。所以,就是一些外乡人,到此地做买卖,父亲也会给他结为忘年之交!父亲的交友方式一直影响着我,我也认可。
若大一个院子,因父亲的去世,母亲的失明,使院子成了一个空院。只余下寂寂花草,肆无忌惮地生长。月季、蔷薇、桂花,都是父亲心爱之物。没有父亲关爱的花草,已经没了型,只是一味的对着那掉了漆的门窗、空洞的院墙,诉说着那远去的过往。回味着从前的儿女情长。
原来我的心被搁置在山野村庄,始终不曾走出来。我可以忘却一切人生漂泊的旅程,却将旧时光的味道铭刻于心。永远,永远悠长……
无论我写什么话题,离不开的,还是存放心灵的那扇门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91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