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家乡味道桑葚果

周日清晨,漫步在这个南方的小街市,熙熙攘攘的人群,小贩的叫卖声,散发着诱人香味的南方早餐包点。这一切,感觉新鲜而又熟视无睹。忽然,街边一位白发鬓鬓的老者,操着白话(粤语)叫卖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不仅是因为老人自家种的蔬菜,而是一袋袋殷红发紫的桑葚果令我驻足不前。老人说是自家菜园子的桑葚果,为了进一步证实还伸出两只手,桑葚果的汁液使老人两手发黑,才五块钱一袋,一袋足足一斤。于是买了一袋,顺便也买了老人的一捆红苋菜。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漂泊他乡这些年,未曾尝过桑葚果的味道,记忆中家乡每到夏季,桑树枝头挂满沉甸甸的桑葚果。在夏收场活休息的时间,伙伴们爬上桑树,采摘熟透的桑葚果。桑葚果从浅绿变得艳红,最后到发紫近乎黑色才算成熟。成熟的桑葚果酸甜可口,令人食欲大开。家乡的桑葚个头不算大,但是味道独特。由于黄土高原的独特的气候及昼夜温差大,降雨量不是很充沛,桑葚果含糖量高,口味甜。

家乡每家每户都有桑树,主要是养蚕抽丝绣花。久负盛名的庆阳刺绣用的丝线,都是纯天然蚕丝。初夏,每天提着篮子去摘桑叶,看着蚕从米粒大的卵中孵化而出,吃饱桑叶,便酣然入睡,一天一个样。等到蚕吐丝结茧,桑树上的桑树也成熟了。母亲围着竹匾挑拣结茧的“姑娘包子”,我们便坐在桑树枝头,既可以乘凉,又可以吃桑树果解馋。成熟的桑葚果颜色由紫色变黑色,这时候,味道最甜。贪吃的伙伴们嘴唇手指都被桑葚果染成黑色。这天然的黑色不用担心,过几天就自然消退。吃不完的桑葚果,灌入吊针瓶,灌入凉白开。上学时带上,既可以解渴,又可以向同学们炫耀。

从菜市场没回来的桑葚果,按照老人的嘱咐,用盐水浸泡,以清洗灰尘。捞出迫不及待的尝一个,有点大失所望。南方雨水充沛,气温高,桑葚果在农历二月便成熟,味道自然没法与家乡的桑葚多媲美,酸味大,甜味不足,只好用白糖搅拌,才稍微好点。

吃着南方的桑葚果,想着家乡的味道,想着家乡的夏季。从朋友圈看,家乡才是春季,桃花杏花,竞相绽放。可能是想家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902.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