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春尽红颜老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1.

噼里啪啦的雨声引得我看窗外,人家屋顶上的红瓦因了春雨油亮亮的。

一株柳树,在灰蒙蒙的天空下有了明显的绿意。而高高向上的白杨,依然朴素的模样。

2.

“卖辣椒、豆角、黄瓜、茄子秧子嘞……”

在拖地时听见男人拉长的声音。此时,我的手机里喜马拉雅马未都先生正在播讲老北京的胡同,他说那时大爷大妈们与小贩讨价还价,特有生气,但现在的胡同里再也没有那样的声音了。

我一边听着他的播讲,一边听着小贩的叫卖声,不禁微微一笑,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

我以前听马先生说过北京的潘家园。他说潘家园刚开始就是个地摊,专卖旧货,但好东西是真多,他的很多好东西就是在那淘的。

嗯,记起他的一个故事。某一天,他在潘家园逛摊时看见一尊佛像,当时他就想请回家,与人还价(请佛不能说还价,怎么说的?我忘了。),这时,外面有人叫他,那人朝他招手,他不知啥事,好不容易挤了出去,(话说那时的潘家园是摩肩接踵的人),却不再见人。等他再回去请佛像时,佛像不见了,原来,被人请走了。

“让他回去对着佛忏悔吧。”马先生的原话是这样的。

3.

一只肥肥的鸟歇在桃树上,好像在思考。我看它,它不看我。我掏出手机对准它,它马上飞起来,不过三四米远,又落下来,与我觑觑相对,警惕的样子。我掉头,回屋,站在台阶上看它,它已是安然的样子了。

爸爸的花猫喵呜着过来,鸟扑簌簌飞起,像一缕光,转瞬不见。它惊慌的气息让人感觉到压力、危险。

4.

在隔壁方林叔那买三十个土鸡蛋。

“给她送两个啊。”方林叔对玉珍姨说。

于是,三十个鸡蛋的钱得了三十二个,满心欢喜。欢喜的不仅仅是多出的两个鸡蛋。

5.

在路边看见嫩生生的芥菜,忍不住掐了一把回家。我拿在手上,边走边看,是真好看,碧绿碧绿的,还有一丝丝清苦的气息。

6.

地上的花瓣真多呀,粉红粉红的。

大自然真是神奇,每一片花瓣都如此美丽,每一片花瓣都会凋谢。

看一片花瓣的飘落,是可以感知到人生的无常的。正如贾宝玉听见黛玉在山坡上葬花时唱《葬花词》,不觉哭倒,怀里兜的落花洒了一地,那时他想到黛玉、宝钗、香菱、袭人……的花容月貌都会无可寻觅,自己又安在?

敲至这里,不觉翻开手边的《红楼梦》,再读一次《葬花词》。“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这首词里,我最爱“天尽头,何处有香丘?”与“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这真是一件没办法的事。

我有时想到这些,不禁黯然神伤。又想,生而为人,且好好地活这一遭,不辜负来这尘世一次。
2021-3-17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781.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