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手机报道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准备要在早晨的8时出车于矿井装煤,先是倒了一杯开水。水是妻子特意为我烧开又特意灌入保暧瓶,杯子是透明的玻璃杯,是我小儿特意给我从网上给我订购的,一瓶开水,一只杯子,都是最亲的亲人为我量身订做的日常生活用品。倒入烧开的黄河水,喝了一口,甘冽提神,养胃暖心!就在这时,老黄猫悄无声息地从门里溜进来,又悄无声息地盘卧在了我的右侧,一股刺鼻的恶臭弥漫在了空气里。没有在意,可能是老黄猫在向体外排泄臭气,又过一阵子,又是窒息呛人的味道,仔细一看,老黄猫被污浊的粪便浸染成黑色。旋即戴上橡胶手套,用铝制大盆倒入温水,在院子,给老黄猫洗澡,吹干。

老黄猫,恪尽职守,昼伏夜出,但有一样,它在夜巡捉老鼠的过程中,常常忘记了自己的年龄,迎难而上,奋不顾身,且有马失前蹄,力不从心,必竞年龄摆在那里,老猫玩不了新花样。

车入国道,正对二十里墩的公交站点,看到两名年轻的黑衣女孩嘀嘀咕咕地共话未来,白雾漫卷,使得能见度不足30米,对面车辆,开启双闪,谨慎慢行。

井口,有昨夜产的新煤,装车过程,接到妻子桦的电话,说是尕仁女人打来要煤电话。尕仁和尕仁女人虽然和我同龄,论辈份,在白姓家族,我是她的姑爷。尕仁的儿子,见我没有叫头,有时就叫老哥,有时叫我姑太爷,没办法,妻子在人丁兴旺的白氏家族,辈份太高。平川白氏,隶属白居易的后裔,天才较多,也有鲁班的子孙,白尕仁,就是远近闻名的白木匠。

白尕仁的妻子,会宁人,中等身材,长发披肩,紫嫣上衣,紧身裤子,眼睛雪亮,皮肤红润,操会宁口音,用极富柔性的声音对我说:“姑爷,这是我的快手作品,这是唱的歌曲,这是我的号码,请您关注一下。”

好,晚上听听您的快手歌曲。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76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