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寞的火焰

如果你是一个爱好旅游而在乎光鲜外表的人,你决不会把脚步停留在舒塘,她不是你的目的地,因为舒塘既老且旧–老得斑驳陆离,旧得支离破碎。
从桃江县城沿资北公路上溯12公里左右,临江有一个聚居点–甚至算不得一个小村落,这就是舒塘。当经过这里的时候,你甚至不会多看一眼。
然而,舒塘有条老街。这条老街隐身于一条宽阔的水泥路之后,埋在那份厚重的历史尘埃之中。作为一个匆匆过客,是无暇亦无意在此停留的。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曾经,舒塘如一根刚划燃的火柴,繁华就像那团火焰,如今,当火焰熄灭,一切化为最后一缕青烟,随风飘逝,透过浓酽的时光,隐隐留有一丝气息。

有过历史的地方,就有故事,舒塘亦然,虽然没有沿承美好。
在一个夕阳满江的夏日,我们来到了舒塘老街。以发现美的名义,为自己的贪玩找了一个高雅的借口。
走在狭窄的街道上,游走于古老的时光中,木门上的蛛网,无声诉说着昔日的繁华。
收拾一份浮躁静静地徜徉在舒塘老街,寻找尘封的历史,舒塘本为明清时驿站,临水而建,因水而生。当年陆路闭塞,唯资江水运发达,码头众多,从洞庭湖上溯安化,从安化顺流益阳的船只均在此落脚,货物在此中转,逐渐形成商贾云集的商埠。江上千帆竞逐,街头车水马龙。上世纪50年代末期至顶峰。当时商号林立,楼馆密集。1958年的一场大火,烧掉民房数十间。从此,舒塘就如耄耋老者,步履蹒跚地追逐渐行渐远逝去的青春。
后来,修了公路,再后来,泥水路变成了水泥路。江里来往的船只越来越少,舒塘繁华不再。人流穿梭的渡口,已成阿猫阿狗嬉戏的乐园。
年轻人都已搬出,只有老人还在坚守,留恋着那一份远去风景。一张木门和一把把铁索,尘封着二十年多的时光。

整条大街都是静,人们说话都是轻的。偶尔能听到沉重木门的吱吖声。货品并不丰富的杂货铺,痴痴地等待着顾客。柜子上的煤油灯沾满油渍,当初是否照亮了这厢木壁下凝望窗外的少女?
一条小黑狗,跟在主人身后,慢慢地溶在金色的夕阳里。街边的老人,坐在门前,悠闲地吐出一缕青烟,幻化成思绪,随风飘逝。
永难再续的荣耀,当繁华褪尽,也许,落寞是她的注脚–你无须叹息。
在最后一缕斜阳中离开舒塘,带着她的故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68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