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情意知不知

“妈,我回来了。”打开厨房的门,一眼就看到餐桌上,一口象牙白瓷碗中,一个个白嫩嫩的小馄饨,浮在清汤中,宛若晶莹的珍珠。旁边的紫菜,尽情地舒展自己,再撒上些翠绿的小葱,原来美食也如此让人心动。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好似带走了一个星期的疲惫。轻嗅一下,仿佛空气中也带着鲜香。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妈妈系着围裙,正在水池前清洗蔬菜,伴着哗哗的流水声,闻声转过身来,说道:“回来了,我下午刚包了馄饨,估计你回来要饿,坐下来,先吃碗馄饨,晚饭一会儿就好。”

我赶忙放下书包,坐在餐桌前。说实在的,现在正值初夏,南方的天气总是着急得很,炎热早早地来报道,一刻也不肯延迟,空气里还带着南方独特的潮湿。这种天气面对刚出炉的馄饨,对我来说真是一大考验。

拿起勺子,舀了一个小馄饨,一口咬下去,剁得细碎的肉末混着清汤,一瞬间唇齿留香。疲惫散去,神思开始放飞:我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馄饨呢?我已经记不大清了,唯一记忆深刻的便是小时候的我身体不好,口味又刁,很多时候都不肯好好吃饭,为此妈妈费了很大心思。而馄饨却是我为数不多的喜欢,可是妈妈并不会包,所以只好偶尔带我去外面的餐馆解解馋。这下问题又来了,妈妈并不放心外面的饮食安全,生怕一个不小心,我会被病毒再次光临。在这种矛盾下,我吃了好长一段时间的餐馆馄饨。后来,我竟然在家里的餐桌上看见了一碗馄饨,虽然卖相并不好,只有一个个馄饨皮裹肉,剩下的便什么也没有了,但是馅很好,我最后也就勉强吃完。接下来,馄饨出现在我家餐桌上的频率越来越高,卖相也与外面卖的别无他二,馄饨渐渐地在我家有了一席不可撼动的地位。

我正怀疑妈妈的手艺怎么进步如此之快,一次无意间的谈话解了我心头疑惑。和往常一样,我在餐桌前享受我的心头爱,爸爸看到便在旁说,看来你妈在外面学了一星期的包馄饨很值,至少你还挺喜欢的。你这么刁的嘴,也就你妈愿意顺着你了。一时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心尖像是被人揪了一下,有点疼又有点酸。碗中馄饨变得很烫,蒸得我眼前一片模糊。

不知不觉中馄饨吃了小半,我转而舀向紫菜。紫菜在清汤中泡得软了些,入口没什么味道,但我喜欢的是它有些硬又有些滑软的口感。这就像是叛逆期的感觉,披着坚硬的外壳,但内心还是柔软的。就像再温驯的动物也会有锋利的爪牙。当时沉重的学业压力,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想要减压,却不得法。想要长大,却受限制,家长的不理解,一点点积压着,就等着一个时机,从边边角角中爆发出来。

那天,天空阴沉,四下无风,颇有些山雨欲来的意味。“妈,我出去了。”我套上鞋子,就想出门。“等等,这天马上要下雨了,你出去干什么?”妈妈有些不赞同地说。“怎么老出去,现在学业那么紧张你不知道啊……”估计是年少时,觉得长大了还被家长制止不准出去是件特没面子的事。我关上门就走,也关住身后的絮叨。在外待了一天,回到家,一时间尴尬弥漫了整个家,好在妈妈打破了僵局。“回来了,坐下来,吃碗馄饨。”我顺势就坐在桌前,默默无声。馄饨不知人心,只是卖力的展现自己的美丽。看着馄饨,愧疚涌上心头,嚅嗫着道:“妈,对……对不起。”声音小的很快飘散在空中,妈妈没有回应,只是切菜的手微微停顿。

“想什么呢?馄饨都要冷了。”妈妈转过身来说。我看着妈妈,还没回过神来,这些年来好像都没好好关注过妈妈,这才发现,妈妈似乎和记忆中不大一样了,鬓间不知何时添上白发,眼角多了岁月的象征,只是属于妈妈的温柔愈渐加深,“没什么,妈,我这星期在学校……”妈妈听着我在学校里鸡毛蒜皮的小事,一点儿也没有不耐烦,认真地听着。听到我的糗事时,无奈一笑,好像听着我的故事就是和我在一起生活一般。

不知不觉,我对馄饨有了一种近乎执拗的感情,那种感觉是任何食物都无法替代的。尽管生活中有诸多的不如意,只要回家,坐下来吃一碗热腾腾的馄饨,一切都可以抛却。万般情意都包含在一句“坐下来,吃碗馄饨”,就不知道是否有人知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666.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