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温暖的冬夜

久旱未雪的腊月,霾很重,浓得化不开。隔壁的病房里彻夜的咳嗽令人烦厌,门外楼道的光亮从门缝透钻进,屋内没有开灯,母亲费力地翻了一下身,有点轻喘。哪怕十八岁的棒小伙,也架不住汾渭平原这一轮流感的侵袭。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一个身影轻轻地推开病房的门,闪身进来。凭第六感,我起身,心动加速,高大的黑影矗立床头。“爸,你回去休息,有我在!”第一次毫无准备地听到儿子讲如此担当的话,我即感动也心疼。手机的光亮告诉我,正好凌晨四点钟。我们低语,劝他回去安睡,没有惊扰母亲难得的短暂休息。
冬天的夜寂静绵长。圪垌村的鸡开始打鸣时,透过窗帘边缘仍能看到外面深黑的夜空。母亲呼吸均匀,偶而有一两声咳嗽。又有一个瘦削的身影侧身挤进熄灯的病房,凭感觉,是七旬的老父亲,时间还不到五点半。
父亲执意打发我回去休息会,以按时上班。天仍未亮,我离开病房返回到家门口时,儿子坐在楼道的石阶上借着昏暗的光亮读书。他说“真不好意思,那会没和爷爷打招呼出来想替换你照顾奶奶。可再回来进家的话,三单元那边影响爷爷休息,一单元这边又影响妈妈……”。我听闻,紧紧与儿子相拥。他身上散发的青春气息让我久久难于平静。
儿子长大了,我已是中年,父母也白发如雪。成长与衰老,总让人觉得岁月无情,难以释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60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